手机上阅读

235(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世豪曈孔闪过一丝讳莫如深的精光, 他面上不动声色说,“这是白老板的事,我等 结果。〃

    阿威设宴的初衷,摸底,要货,送女 人,他没想到我杀来,第三桩无论如何达成不 了,因此谈妥了前两件,这场酒宴也就散 了。

    我们从十四K的铁门出来,辞别了阿威 的大堂主,秃头拉开车门侍奉我们坐入后 厢,他汇报1902的情況,过江龙的五百马仔被 困地下赌场,胜义老窝失守还未曾告知他, 他们逃不出,正叫嚷着要见张世豪。

    〃豪哥,怎么处置。M

    张世豪闭目养神,“交绐十四K,染血的 买卖,在澳门尽量不沾。否则警署握住把 柄,要挟的力度会削弱。"

    秃头答应了声,他隔着后视镜瞧我,点 了下头,我迟疑着说,“沈良州现在驻守澳 门。,,

    张世豪揉捏鼻梁的动作僵滞住。

    〃我和他在百乐门,傍晚碰了一面。〃

    他悄无声息良久,淡淡嗯,伸手将我抱 在怀里,车厢里气氛死寂,〃他容我五天时 间。〃

    张世豪撩起我鬓角的碎发,温柔掠过被 脂粉遮盖得淡薄了许多的朱砂痣,不言不 语。

    我注视他的眉眼,他并不怀疑我,也不 防备我,从容而平和。

    “沈良州和关彦庭是同一艘船。他们聚齐 澳门,想绞杀你。他们一个从我身上下手,

    诱我策反,一个暗中布阵,里应外合。〃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说实在话,关彦庭突降那一日,我没此时此刻的心慌意乱。

    袓宗觊觎权谋,是六亲不认的主儿,他 的伪装衣穿得太严实,也太不露痕迹,我始 终惊诧于他如何毫无蛛丝马迹坚持多年,白 道不论官商军政、高低贵贱,皆当他沉迷酒 色的纨绔二世袓,靠老子顺风顺水,市检察 长的官职也凿了后门儿,骨子里不堪重任, 包括沈国安也看他不入眼,事实恰恰相反, 不可一世的土匪头子张世豪山穷水尽了,一 贯弱不禁风被耍得团团转的袓宗在这潭漩涡 苦苦撑到了今天。

    关彦庭对张世豪斩草除根,对官僚拦路 石沈国安的逆子退避三舍,他和祖宗作盟友 、形同陌路,也不曾为敌。如果当时我没跟 张世豪,仍跟着袓宗,他不一定和我谈交 易,关彦庭的眼睛最毒辣,他看得透彻,或许 这场黑白博弈的伊始,袓宗百转千回藏拙的阴鸷狡诈,便在他视线中暴露无遗。

    敢残害岳丈推翻生父,袓宗的冷漠狠 厉,不是寻常招数斗得蠃的,他的屏障几乎刀 枪难摧,新旧数不清的二奶,幕后关联的都 是一名试图操纵祖宗、扯他垮台的大人物, 哪个成功了?

    我颤栗握拳,使了十分的力气,才抑制 住内心的波涛汹涌,我侧目凝望一排排陌生 而斑斓的橱窗,蓦然回首,我到底经历着怎 样深不可测的男人。

    我仓皇抓住张世豪抚摸我脸庞的手,囚 在汗涔涔的掌心,“世豪,沈良州比关彦庭, 更加恐怖。愈晚曝光真面容的人,才是道行 高明。〃

    他目视前方逐渐弥漫的夜雾,"关彦庭没 打算动真格,他率兵包抄威尼斯酒店闹大声 势,无非虚晃一枪,真正目的是逼不疾不徐的沈良州快速出山。"

    我不解问为什么,独揽功勋不好吗? “首先,他有十拿九稳的概率封我的咽喉 吗。其次,他名义的太太,在我和他交锋站 错了队伍,传进东北,他的颜面不提,他洗 得白一无所知夫人犯罪的过错吗。〃

    他指节弯曲饶有节奏的弹击膝盖,"关彦 庭擅长草船借箭的兵法。他不仅借旁人的 箭,还绐旁人机会借自己的箭。"

    车行驶至一处急转弯路口,秃头方向盘 打滑,朝着边道崖子撞去,他敏捷反应猛地 飞出十米飘移,车尾与电线杆子毗肩而过, 差之毫厘便酿成了大祸。

    幸而我坐在张世豪腿间,千钧一发之际 他护住了我,没被甩出去,他脸色很不好看 问秃头怎么回事。

    秃头嘟囔着方向盘松了,上路前检查过万无一失,开了一半倒出问题了。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张世豪没细究,他将颠簸中我披散的乱 发捋顺,"关彦庭在澳门剿我立功,副国级即 刻上任,沈国安的正国级选举繁琐,内定也 需按部就班的流程,很长一段工夫,他们会 平级,这意味他不必和沈良州继续结盟,他 有足够资本独立大肆运筹,沈国安的底细污 浊,他畏惧关彦庭死磕,沈良州失了东北唯 一克他父亲的盟友,和他老子捆绑一根绳的 蚂蚱,一起摔。〃

    张世豪的弦外之音,袓宗更迫切拉拢关 彦庭襄助,由他坐实和沈国安撇清血缘亲情 的状态,而关彦庭借刀杀人,省了诸多费 力,善与恶,他沾染少,好辩驳。

    换而言之,关彦庭是决定棋局存亡的遮 天棋子,袓宗是一条护城河,他城门敞幵, 引火自焚,辅佐关彦庭得偿所愿,在沈国安全线溃败后,他抽离沈家一脉,既不受牵 连,绞杀张世豪的赫赫业绩还使他平步青云, 顺理成章掌控东三省。

    那时的袓宗,黑白双料,比他老子猖獗

    得多。

    关彦庭资历薄,背景简单,副国级是他 政治生涯的终点,他翻盘的一线生机,就是 阻止沈国安调京,隔山打牛召唤牵一发撼动 整个公检法的袓宗。

     西子说——

    明天豪哥袓宗水妹的戏份,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