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6张老板,别来无恙(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愤懑探身妄图捞回,他大掌箍在我腰 间摁在怀中,我咬牙切齿瞪他,“早晚我阉了 你泡酒。"

    他清朗大笑着,牢牢地搂住我放置在他 腿间,"不好喝。”

    我捂住右耳的绿宝石,这枚耳环和我输 绐大B哥马子的是一对儿,我的看家法宝, 连张世豪也不清楚个中曲折,我没说,亨京 赌场作为威尼斯人的台柱子,安德森归澳的 一举一动,大B哥是反水抑或是诚意合作, 通过那位得宠的马子,我掌握几成。

    之所以暂时无所收获,她似乎把宝石交

    付一家玉器行,雕刻作项链,我只盼它早回 马子的身上,否则我千方百计馈赠,失了意义。

    我握拳盖住张世豪的额头,“我让你一 局,你说吧,不要她们的因由。"

    他一本正经,"太肥。w

    我怔住,旋即扑哧破功,“张老板的无 耻,我孤陋寡闻了,寻不着第二个。"

    "程小姐受用就好。"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秃头把项链揣在盒子里,调亮了闪灯照 明,"豪哥行啊,三下五除二,绐嫂子哄得服 服帖帖。”

    我下巴懒洋洋支在张世豪肩膀,乌溜溜 紫葡萄似的眼珠瞧着他,"你豪哥采花,比蜜 蜂勤快呢。逮着时机,跑都跑不掉。管她是 九天仙女,还是黑山老妖。脱了裤子就炮。"

    张世豪眼窝噙笑,“暗渡陈仓的往事,程 小姐挺难忘怀。"

    〃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林子大了,张老板这种鸟也稀缺,我自然念念不忘。〃

    他张嘴含着我耳垂,“程小姐最近没有以 前水多,想重温旧梦是吗。"

    我积蓄了一腔唾沬的呸刚滑到舌尖,没 来得及啐,车越过一汪掘了井盖儿的枯井,

    冒失的一起一落,我鼻梁毫无征兆磕在张世 豪的腕表,疼得眼冒金星,秃头骂了声操,

    他蓦地一踩油门,车仿佛离弦之箭,倏地蹿 了出去。

    我和张世豪一同看向他,他脚弹动了几 下,目露恐惧,"豪哥,没退路了! w 六个字令我无比错愕,没退路?

    我本能眺望驶过的长街,沿途是灯火通 明,大大小小的白光六簇,交替而错的忽闪 着,两辆越野和一辆吉普组成了车队,堵塞 东南西三角,唯北部的国道一马平川,却是 逐渐逼近码头的必经之路。

    水与火,销赃亵命,猜不中对方底细,

    避而远之。

    秃头试图挣脱这伙人的包抄,然而他们 穷追不舍尾随,寸步不让的阵势,超出控制 迈速的轮胎轴溢出电锯割裂般的闷钝声。

    张世豪透过后视镜盯着有条不紊靠拢的 吉普,他镇定自若吩咐,"并道。”

    五分钟的生死险境,秃头燥得面红耳 赤,"豪哥,没法并!绿色的越野车隔住了!硬 顶车毁人亡!"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帮≥

    张世豪偏头打量,左副干道的越野稳扎 稳打,始终胁迫奔驰挤在狭小的轨迹,任何 车技战术无法发挥,完全处于被动劣势,而 右主干道的越野,则完全护送吉普车内的男 人,由此断定,幕后主谋亦是指挥这场围堵 的大佬坐在吉普车。

    电光火石的第一念,来者不善。

    我环绕张世豪脖子,竭力平衡跌宕的躯 体,"澳门帮派的人吗?"

    秃头慌得嗓子变了音儿,"黑道的倒他妈 不怵了,豪哥在澳门的生意像模像样,十四 K都服了,哪家的地头蛇这么不开眼?十有 八九是条子。〃

    黑吃黑不逊,可白加黑的麻烦不言而喻。

    追逐战上演的一刻便波澜不惊的张世 豪,隐约有了一丝皲裂,“澳门警署,收到消息 了吗。,,

    秃头说不能,郑总长忙收钱,哪有精力惹骚。

    麻六贿赂郑总长的内幕,孟小姐斩钉截 铁说,百乐门晓得的人不超四个。张世豪每 天周旋于几大帮派挖食儿吃,警署犯不着呛 他,巴不得图清静,孟小姐若有意玩谍中谍倒戈我,又暗中支会麻六,她才是找死,且 不说账本确实为真,麻六的性子,万万不会 相信背叛过自己的女人,哪怕是权宜之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