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6张老板,别来无恙(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孟小姐与我结盟的霎那,她已然深思熟 虑,她叛变的概率微乎其微。

    我脑海萌生了一股不妙的预感,〃东北的 条子?〃

    张世豪瞟反光镜,他不知看清什么,面 孔顷刻阴鸷。

    "沈良州动作够快。W

    我没听仔细,飞驰的烈烈戾风把耳膜砸 得天崩地裂,张世豪欠身,脊背拱着车顶 篷,掀开了秃头的手,他扣住方向盘,另一只 脚利落踏在油门板,他瞅准时机一个突如其 来的急转弯,车呈四十五度倾斜横跨左右夹 击的越野车中央仅仅不足一米宽的纬度,负荷过重的单只轮胎被强力压瘪,疯狂摩擦着 地面,爆发噼里啪啦的火星子,整辆车险些 离地,磨着越野车门的边缘,几番精彩的滑 行漂移,咣当落地。

    追剿最凶残的越野仓促报废,滚下道旁 的树丛,霎时火光滔天。

    安全气囊在惊心动魄的撞击中弹出,张 世豪面不改色,语调也不见半点气喘,“往前 开,我干掉右边的越野。〃

    少了一大劲敌,秃头也松了口气,他费 力扳动引擎,车速不减反增,数秒的缓冲 后,燃着一地火苗冲向晦暗的江边。

    张世豪动作干脆绐随身携带的勃朗宁上 膛,五枚子弹一字陈列,为防止对方偷袭,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他并未探出头颅,而是依靠过硬的枪法和定 位直觉,小臂侧拧,以腕发力,三发子弹分 别射中两只前灯和挡风玻璃,猛灌的劲风扑朔在司机脸庞,他根本抵御不了风速伏击和 巨大的惯力,车速不出所料减缓,只是一 瞬,便被甩掉了。

    张世豪如法炮制,对孤军奋战的吉普车 发动枪击,可惜吉普的驾驶者具备让人瞠目 结舌的娴熟技艺,他同样精通漂移和竖驶, 而且由于座位的便利,他玩得更狠,车摆出 漂亮的一条六十度离地斜线,接连毫厘之差 躲过了张世豪五十米外靶心穿洞的两连发。

    子弹刺破树干,与此同时,吉普安然无

    恙落地。

    秃头说豪哥,这是硬茬子。

    张世豪弃了勃朗宁,命令秃头减速。 吉普极速飚行,与奔驰在转弯汇合,并 驾齐驱,袓宗右手凌驾方向盘,挽起衣袖的 臂肘支着窗框,眉目邪气横生,像是方才的极限之战,操纵者并不是他一般云淡风轻。

    “张老板,别来无恙,很想念你。"

    袓宗耐人寻味看了我一眼,"五日之期, 我有些反悔了。我的马子叨扰张老板许久,

    我不是滋味。〃

    祖宗的出现,使我大惊失色,我下意识 反锁了剧烈抖动的车门,我声嘶力竭朝秃头 大喝,“快,往四通八达的国道开,途径最黑 暗的角落时,让张世豪下车,我和你缠住沈 良州。"

    我慌不择路拉扯张世豪的衣领,"不能回 1902!去见大B。亨京是威尼斯人的场子, 老板安德森非中国籍,东北的公检法拿他没 辙,只要大B肯保,万事无忧。大不了,我 们再让他一成利润。〃

    张世豪显露的神情比我淡定很多,他攥紧我冰凉的手指,"小五,别怕。沈良州的随 从都被甩开了。单打独斗他不是我对手。"

    〃你看到刚才情况了吗? 11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袓宗的身手不在张世豪之下,这许许多 多年,东三省的黑白两道小觑他了,他从不 孱弱,更不是虚壮。

    惊天动地的刹车向此起彼伏炸开在码头 厚重的铁门外,我重心仰倒,耳蜗巨响钻心 般的锋锐,两车南北衔接,头对头盘踞。

    车灯一前一后熄灭,只烟柱的轮廓若隐 若现弥漫着,片刻的鸦雀无声,张世豪拾起 搭在副驾驶椅背的西装,默不作声穿好。

    子夜的港澳码头,更深露重,几艘白色 客轮在岸边漂浮着,悠旷的蒸汽笛嘶鸣,划 破幽谧长空,祖宗率先跳下驾驶座,他反手 合拢车门,呼啸翻滚的海浪拍打着泊船的缆 绳,他轻扬下巴,示意张世豪跟上。

    我提心吊胆扯住他袖绾,“是不是有诈。

    秃头骂了句娘,"豪哥,公检法的老大掌 握了咱的行踪,恐怕1902漏了。通知兄弟们 撤吗?"

    1902是张世豪澳门的巢穴,一旦沦为东 北围剿警方攻克的殖民地,插了白道的旗 帜,在这片领域他等同过街老鼠,无根基支 撑,不久后运送入境的货物连藏匿点皆无,假 设过江龙一众俘虏反水,我们未必降得住还 没焐热乎的胜义老窝,这几天白忙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