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7你没资格讨要她(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37你没资格讨要她

    张世豪沉思片刻,他凝眸打量袓宗先行 的背影,后者潇洒从容,不像赶尽杀绝,“不 急。,,

    秃头挠着光溜溜的脑勺,"豪哥,别是调 虎离山吧?〃

    我斩钉截铁否决他的猜测,“沈良州不玩 这出。东北十几年,你听过他黑吃黑吗?他一 向黑吃白,或者白吃白,黑吃黑他不碰,市检 察长的名衔,局限了他在黑道的手段。”

    秃头说时移世易,他也难免入乡随俗,

    澳门就是黑帮荟萃的三教九流之地。

    我笃定摇头,“沈良州十有八九,谈一笔 交易。他故意带几名马仔迎战,他确信张世 豪有能耐甩掉他们,他的意图也是一对一。 为打消疑窦,他摆明自己技不如人,居于弱 势,单打独斗的后续发生了什么,全凭他如何说。他想混淆谁的视线呢?暗中跟踪他的 公检法奸细,与军区的间谍。”

    袓宗的交易内容,恐怕和关彦庭有关。 秃头是局外人,这盘棋间隔三年的廝 杀,他从未参与,但每个执子的棋手,我了如执 掌,张世豪也一点即通。

    他眯眼追逐着百米之外的袓宗,眼底精 光变幻莫测。

    港澳码头的南港,此时开闸流淌一汪洪 流,洪流涨落,驶入一艘体积格外硕大的货 轮,伫立的白帆书写着猩红的安字,我一怔,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安德森?是香港发出的船。”

    秃头满面凝重说安德森提前了,澳门的 情势,他爪牙多,在欧洲有耳闻。

    安德森的顾虑和眼界比大B长远,大B图 私利,安德森除了赚钱,更多计较他是否驾 驭得住一亩三分地,做澳门赌界的总瓢把子胜义全军覆没,在澳门江湖投下一块巨石, 涟漪之中是狂暴骇浪,改换了四大帮平分春 色的格局,张世豪搅翻一池漩涡,他不忌惮 是假的。

    他有五成几率会干扰威尼斯人冒险,垄 断毒品黑市的版图,而我们目前,不能失去 大B这棵摇钱树,张世豪比任何人都渴望动用 潜艇贩毒,他需源源不竭的资金加持,他的 计划操纵澳门、拿下银三角、重回云南金三 角、吞噬东北,斥退河北省公安厅的咄咄逼 人。

    这条漫长曲折的路线,大B是至关重要的 一子,半点差池不可出。

    我心有余悸问秃头,“大B的合作,还有 戏吗?,,

    "他倒是没来信儿说不干。安德森吃澳门 的肉,按规矩办事,他也得买警署面子,咱有麻六的筹码,十拿九稳牵制郑总长,他旁敲 侧击提点安德森,毒市条子不管,他没理由 阻挠。钱不烫手,豪哥稀罕,他也稀罕。” 我深呼气,张世豪安抚性包裹我冰冷颤 抖的手,放在掌心搓弄揉捏着,"等我。”

    船鸣咽的蒸汽直插天际,幻化为薄霭,

    云层之上的世界,肉眼凡胎是捉摸不透的。 它所谓的祥和往往酝酿着杀机和阴谋。

    张世豪松开我,泰然自若跟上去,秃头 给奔驰上了锁,他附耳说,“五年前,道上传 言,哈尔滨市检察院检察长沈良州,是内地 官场首屈一指的阴险,年岁不大,心思相当 深奥,不过内地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都以 为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世袓,吃老袓宗江山 的,现在回想,澳门的警署没看错他。但凡他 早点栽跟头,豪哥也不至于这么束手无策。” 我不解问澳门怎知晓东北的官员?

    秃头抽了根烟,卡在耳鬓,“州哥的名 号,在东三省让豪哥镇压着,云南他没涉足,南 通香港广东他不是没地盘,豪哥有数,被困 在寺庙那阵,南通的援军说什么进不去,关 彦庭堵死了边境,他怎么知道的呢?豪哥的 马仔训练有素,口风儿漏不掉,说白了,沈良 州南通的马仔放声了。南通是云南之外第二 大贩毒枢纽,内地兜售的支线七成以上出自 南通,沈良州的皇粮够暍几壶洋酒的?他养 了八百多爪牙,他买卖不小。”

    东北这几年血雨腥风,落马的高官不计 其数,一半在公安厅供出了沈家父子,专制 贪赃,枉法结党,随便一桩罪,都是关押秦城 监狱的程度,土皇帝稳居头把交椅,枪抵住 喉咙倒不了,袓宗不一样,他若隐若现的污 点,已经遮掩不住了,纯粹是死扛过来的。

    我早该察觉,处处扮演粗暴孱弱有勇无谋的袓宗,为何屹立不倒,我独独识破关彦 庭的高深莫测,偏偏忽略了和他并驾齐驱三 足鼎立的袓宗,他哪来的资格割据一足呢。

    当局者迷,必受其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