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7你没资格讨要她(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世豪和袓宗站在路灯下,昏黄的光束 虚掩了无边无际的夜色。月黯星晦、阴云密 布的西南苍穹,倒灌式覆盖头顶,偶尔浓雾 驱散,半弦月吐出一角。

    澳门数日的风平浪静,终究只是冰山一 角,早晚被锋锐的钩子揭开,而真正的刀光 剑影,席卷着一场瓢泼大雨将至。

    "动荡飘摇的赌城,张老板夹缝求生,混 得比我想象中光彩得多。”

    张世豪侧身朝向车的位置,他摸索着衬 衫口袋的打火机,五指蜷缩抵挡奔腾的风 口,“沈检察长的认知,我该丟盔弃甲狼狈逃亡 吗〇,,

    袓宗鞋跟踩着甲板,3号客轮凌晨两点出 港,陆续赶来的乘客在紧闭的舱门处聚集,

    缆绳升起,白帆摇曳在空旷的江面,"张老板 不就是逃犯吗。”

    张世豪不屑一顾轻嗤,“沈检察长作为公 职人员,和逃犯私下会面,定义渎职罪。”

    袓宗同样抻出一支雪茄,他没点燃,搁 置在鼻下嗅着,“这里没有沈检察长。我和张 老板是老朋友,慰问你是我的本分。”

    他似笑非笑,微皱的眉溢满痞气,“一曰 不见如隔三秋,张老板这条命,让我魂牵梦 萦,你飘一天,我也一天不踏实。”

    张世豪处变不惊,他舌尖抵出一枚水淋 淋的烟丝,舔过门牙,遗留在齿缝间,乍一 瞧,像极一只洞悉一切的黑曈。

    “沈检察长大费周折跑一趟澳门,是想分 杯羹,还是立一桩功。”

    袓宗平时前方浮荡的烟波,"我捞哪一 件,取决于张老板舍得给我什么。”

    “搞点货,划七八位数的票子,有得商 量。但我想,沈检察长不缺。”

    袓宗邪叼着雪茄,张世豪把打火机拋给 他,他稳稳接住,"我给张老板送份简讯,亨 京的东哥,黑龙江省98年下士特种兵退役, 和你雷同,都是偷渡外省发家。”

    我曈孔一缩。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东哥。

    我亲自和他过招,那人属实有些不似寻 常马仔,气度沉着得很,当时便觉得不对劲, 一百九十公斤货物,七干万的款子,他满不 在乎,马仔分明尝出滋味有差,他坐视不理, 大有一力保全的架势,我甚至有那么一时半 会儿的恍惚,他是张世豪的内应。

    澳门的谍中谍,总算浮出水面了。

    张世豪一言不发,掸落一截修长的烟灰 儿,袓宗注视3号客轮缓缓打开的舱门,"他 当初任职关彦庭部下,颇受器重,退役后内 地机关分配不均,伤了老臣心,恰逢他老婆 重病,混迹在鱼龙混杂的澳门赌场做叠码 仔,军区白白培养他,可关彦庭提携他是真材 实料的恩情,他这点面子会不卖吗?”

    张世豪不露声色吸食烟雾,“祁东是关彦 庭的人。”

    “並以曰 99 H 〇

    “我凭什么相信你。”

    袓宗面不改色松动颈间的领带,就凭他 如今被我策反,叛变了关彦庭。张老板大约 没在澳门的杂种地界走一遭,说关彦庭把命 撂在澳门的流言,委实不少。”

    我心脏抨抨直跳,像安装了一颗定时炸 弹,在分秒的流逝中,倒计时爆炸的一刻降临。

    既然策反的隐情泄露,袓宗因何不慌不 忙呢,关彦庭的特战兵在澳门,走街串巷搜 寻我们时未必听不到。

    我的疑问,正巧也是张世豪的疑问,袓 宗一副胸有成竹的奸笑,"防微杜渐的道理,

    我比张老板清楚。我让祁东在关彦庭身边进 言,把他牺牲在澳门的料曝出去,一则,给张 老板助威,顺水推舟把你捧高,削弱你的防 备,二则,给程霖听,倘若她怜惜他的安危 呢,岂不是一举两得。关彦庭不怀疑祁东,他对 自己一手调教的肱骨之臣,还是非常自信。

    的。,,

    这样一来,即使澳门的帮派看出袓宗挖 坑的陷阱,是想钉死关彦庭,讹传在下九流 的场所四起,关彦庭误认是祁东的人马爆 料,也不会有所戒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