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7你没资格讨要她(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一招声东击西,李代桃僵。

    果真不出我所料,随着势力分割的瞬息 万变,张世豪大有东山再起的苗头,遏制他 不易,半月不到的工夫,他在澳门联络了许 多同盟,全部是四大帮的人物,东北的条子 还没这份魄力,在澳门兴风作浪,眼睁睁瞅 着,动不了这块饼。

    一旦张世豪死里逃生,短期内江河曰下 是不可能的,关彦庭情急中必将再度敌对袓 宗,为自己谋得第二条生路。倒腾沈国安的 旧账,搞不好会败露,以致前功尽弃,剜袓宗 的底细,袓宗崩盘,沈国安要么丧子,要么救 他,前者他相当于斩断了两支羽翼,关彦庭 整垮他会轻松一些,后者沈国安自毁前程,

    沈家更是灭亡。

    谈不上未卜先知,袓宗是技高一筹,提 前挖了自保的后路。

    关彦庭是留不得了。

    袓宗算计到他头上,意欲和张世豪暂时 结盟,搞双面花活。

    他的砝码是,我是关彦庭名义夫人,我 和他没有正式生效,东北也人尽皆知,他若 强制带走我,张世豪搏命不必要,不搏,他栓 不住我。

    一致的敌人,大可做制敌的友军。

    ★首★ ★发★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张世豪把焚烧得短小的烟蒂甩在脚底, 一步踩轧,用力捻了两下,“沈检察长,我是 虎落平阳,这点回光返照守不住一年半载,

    届时我大难临头,我死有余辜,程霖得活。关 彦庭是她唯一的退路。我有法子活,我何必 招惹他呢。”

    袓宗神情一滞,阴恻恻摩挲着腕表,“张 老板,冲冠一怒为红颜,你做,我也肯做。这 是后话,当务之急,有些人不碰,后患无穷。

    维斯尼酒店的截杀,必定会二度上演。”

    张世豪冷笑,“沈检察长,你坐收渔利的 买卖,我犯不着奉陪。”

    他抬脚亮出粉碎的烟头,袓宗就在这时 毫无征兆一把揪住张世豪脖颈,出手风声鹤 唳,准而狠的钳制他,他举臂一劈,咔嚓的脆 响,张世豪的肩膀活生生受了这一击,相距 遥远,我听得一清二楚,我当即大喊当心!

    秃头拖拽我手臂,"嫂子,别搀和r 张世豪垂着右臂脸色煞白,比他原本接 近透明的白皙还要惨淡,他反应过来,伸手 一拳,坚硬的骨节打中袓宗左颊,后者敏捷 一躲,擦着腮骨掠过,霎时青紫交加。

    袓宗的功夫干脆利落,不逊色打打杀杀 二十年的张世豪,他隐藏极深,我在他枕边 断断续续睡了两年,对此一无所知。

    他令人惊恐的蛮力我撕碎了张世豪的西装,他和他鼻尖贴鼻尖,极其凶残,“一开始 是谁的,归属还是谁。关彦庭胁迫程霖令诸 侯,这笔帐我会和他算。张世豪,退路不是你 给她留。”

    张世豪被袓宗牢牢地打压住,他半响挣 脱不得,整个人接连倒退,踩进一团沙窝,粗 糙的摩擦感才勉强平衡了他身体,他遭受击 打的右臂弯曲奋力一扬,伤敌一千自损八 百,他和袓宗同时跌倒在码头的桅杆旁。

    “这一拳,替程霖打。人是你的,你把她 糟蹋成什么样,你老子祸害了她身子,你放 一个屁了吗?你他妈没资格找我讨要。”

    张世豪从地上爬起,他抹掉唇角的血 渍,凌厉目光倏地射向袓宗,仿佛暗藏千万支 嗜毒的银针,"姓沈的,你叫错号子了。”

    袓宗并未好到哪去,他颧骨泛起一片淤 青的斑痕,朝甲板晬了一口血痰,"我没和你商量,而是通知你一声。你放不放人,最后不 由你。”

    方才一战,耗尽了两人的力气,若非铁 骨浄铮的硬胚子戳着,也就垮瘫了。

    张世豪整理着衣衫粘住的沙尘,"只有我 抢别人,没有别人抢我的。程霖是我底线,货 和钱,我都能让,人休想。”

    袓宗倚靠着船舱的帆绳,捡起沙坑里散 落的烟盒,不知甲板的木夹里是谁扔的烟 蒂,还有火苗闪烁,他接头续点,顿了五六秒 钟,猛嘬着,"我混账事,这辈子做多了,老子我 也敢坑。可对程霖,我不是浑蛋。关彦庭把你 逼上绝路,你一早有感知,你也要不了女人。

    我时刻在两难的位置里,如果能好好待她, 我也不想给她委屈。"

    袓宗红着一双眼,他含住烟蒂的薄唇轻 微颤抖着,"我亲手推翻我老子,即便成功,皇权之外,我什么也没剩下。这条路我不愿 走,我没选择。我争程霖,我不想冷冰冰坐在 沈国安的位置上。”

    鳞次栉比的连绵灯火,映照着奄奄一息 的海域,浮华的澳门,黎明在燃烧,黑夜在沉 睡,它们不会相交,亦如正邪不两立,而罪与 罚,善与恶,世人又何尝分辨得清。

    袓宗将烟蒂丟入潮湿的沙砾,残留的一 缕顽强挣扎不肯熄灭的烈焰,烧得我眼尾一 颗朱砂痣艳丽绝伦,他眉间放肆灼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