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8(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38

    物是人非,炙热的情肠,也有抚平时。 搭载安德森的香港轮船驶入南码头,停 驻在一艘货轮旁,灯火通明的刹那,卸载货 物的二十多名马仔牵住了缆绳,将两艘捆 绑,摇摇晃晃的舷门拨弄着江港,发出阵阵四 溅的水声。

    一辆加长林肯泊在港澳码头的第一重铁 门,鸣笛示意,两排马仔簇拥着身穿黑色衬 衫的安德森,宽阔的防弹伞遮住男人上半 截,步履匆忙迈入车厢。

    我问长吁短叹的秃头,"你怕了?〃

    “洋鬼子玩命,亲爹都砍,亚洲差火候。”

    我不动声色瞟袓宗,“沈良州也杀他老 子,安德森的霸名言过其实了。威尼斯人对抗 葡京,怎样凶狠怎样传,是御敌的战术。真独一份的横行霸道,四大帮早收作他的殖民 地,轮得到偷渡的张世豪作威作福吗。” 秃头龇牙咧嘴的竖起大拇指,在我眼前 转悠,"嫂子,澳门混了十来天,安德森想必 也听闻您了。豪哥的马子,巾帼不让须眉。别 说,您在胜义帮的炮楼够野的。”

    我严肃瞪他,他嘻了后半句,畏畏缩缩 的不吭声了。

    袓宗吸完指缝夹着的烟,他不曾留意火 苗焚了指腹,烫得皮肤嫣红,兀自凝视着3号 客轮投洒在甲板的微光,安德森乘坐的港船 旖旎拖延着一缕油带,悬浮在浑浊黯淡的江 浪里,暗示澳门更大的血雨腥风,在酝酿爆 发。

    "我错过了最佳时机,东北寺庙虎落平阳 一无所有的你,我碾死如同一只蝼蚁。”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张世豪噙着凉薄的笑意,他托住臂肘,晈牙一拧,右胳膊犀利的脆响,他腮帮流淌 着汗渍,低哑说,"时过境迁,那样的局势,不 会有再一次。"

    袓宗津津有味观摩他,单腿弯曲走下甲 板,他歪着头颅,涂抹下颔的泥泞污秽,半挑 衅半认真,"你来澳门的前三天,我绞杀你也 易如反掌,关彦庭先动了,我以为他能旗开 得胜,未想到,他的铁骨浄铮败绐了程霖的 哀求。我和你,一直在交锋,一直无法定论输 M〇 ’’

    他拍打张世豪的脊背,后者寸步不退, 才接回的脱臼手臂反钳制他,袓宗比他的敏 捷度提速了零点零一秒,他弯腰躲闪,从头 顶扳住张世豪的腕子,折叠贴向敞露的锁 骨,"能和平商量,你不识相,你抗拒与关彦庭 博弈,他不见得退避三舍,你捏着他老婆。”

    张世豪猛地一搪,袓宗手滑,坠落在腹腔,被他寻觅空隙,拎着衣角,"所以我要背 水一战,不给你们任何人踩我的机会,而你 争夺权势,是私利为主,最后才是程霖,我们 不一样。我张世豪半辈子值了,吃喝玩乐,钱 财胜利,我不缺。除了不甘心,想活着护她, 在哈尔滨寺庙我弹尽粮绝,关彦庭封锁边 境,南通的援军迟迟不来,我就打算认栽了。你 沈良州率队围剿我,只要敢冒头,我枪里的 俩枪子儿,一枚崩你,一枚崩我。"

    袓宗垂眸,打量他扼住领结的手,他咕 哝了一口带血的睡液,喉咙滚动咽了下去,“ 关彦庭唯有两条道,死在澳门,踏着我沈家 的尸骨,升中央。阶下囚的日子,我一分也不 过。我拥有一切的时候,我守不住女人和江 山,我落魄成布衣百姓,我更加没资本。”

    张世豪楸住他朝自己胸口拽了半尺,阴 鸷可怖的语气说,"澳门不是你的地盘,你公检法的后备军,在这里屁也放不响。"

    袓宗微抬仰,他掌心倒扣张世豪的拳,“ 看过动物世界吗。雄狮觊觎领土和母狮,廝 杀得头破血流。我和张老板就是两只雄狮, 关彦庭是猎人,或者一匹披着铠甲的狼,合 力废掉他,再鸣锣开战,亦是它捡便宜吃腐 肉。是你我仅剩的路。"

    张世豪一字一顿,“我不信你。"

    江水巨浪在涨潮后,涌到前所未有的高 坡,3号客轮侦查了风向,扬起白帆提前出 港,轰隆呼啸的汽笛久久回荡,覆盖了他们结 尾的几句,袓宗收拾着糜烂不整的衣裤,驾 车扬长而去,他没看我,也没留只言片语。 轮廓逐渐清晰的张世豪同样褴褛不堪。 我装作全然无知他们发生了什么,用方 帕擦拭着他肩膀渗出的血污,“疼吗。"

    张世豪云淡风轻握住我手,放在青肿的唇边吻了吻,“小伤。程小姐对我温柔些,就 不疼。,,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我没好气抽出,"多大的人还意气用事, 打残了当我照顾你吗,我跑得最快。”

    他再度死皮赖脸攥住我,操纵我的整只 手背在他眉眼处流连抚摸着,闷笑说,"程小 姐没良心,我不是第一次见识。你跑了不意 外,我捉住慢慢训,家里的狼狗都顺服了,总 能调教好你。"

    我呸了他一口,"王八精骂人不吐核,我 听不出吗?”

    张世豪打横抱起我,秃头隔着车顶棚, 合栊了门。

    他右臂软绵绵的,承重时很费力,袓宗 功夫不赖,何止不赖,他是深藏不露。

    我没警醒张世豪预防他,经此一战,他 应该有数了。

    袓宗和关彦庭究竟几分真假还未可知, 贸然结盟,保不齐玩死自己,张世豪的抉择 非常正确。

    1902赌街横贯东西大道,坐落在澳门市 区一处仅次于威尼斯人的繁华地段,向来寸 土寸金,对街的媚色酒吧生意格外兴隆,出 事故查封后,始终没有商户盘店,毕竟是血 案,三年五年的洗不清,秃头说空置这么久, 有人接管了,且似乎从张世豪进澳门的初曰 起,便热火朝天的装修,竟紧赶慢赶的在半 月末竣工了,几百万的租赁费眼睛不眨,说 白了,冲着赔得血本无归来的,哪位人物大 手笔,又神龙见首不见尾,竣工的当日也没 现身,一群马仔筹办了开业典礼,最重要是 马仔文质彬彬的,没有江湖混子的戾气和浑 相,整条赌街打牌的杂耍的对酒吧新任幕后 老板十分好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