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8(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眉宇波澜不惊,与沉浸在震撼中的郑总长强烈的反差,到底是自治区警界的扛把 子,和显赫的中央部长同级,大风大浪耍过, 自我恢复相当过硬,他变脸极快,粗糙黝黑 的指尖戳着字据边缘,竭尽所能维持嗓音的 平静,不露马脚和软肋,"张老板,什么意思?

    张世豪置之不理,他勾着我下巴,十足 的匪气,“宝贝,我烟瘾犯了。"

    我娴熟含住雪茄的烟蒂,接过秃头递来 的打火机,点燃后晈着下端的咖啡色烟纸,

    喂他嘴边,他长舌卷着我的唇,用力吮吸,把 烟头嘬进口中。

    张世豪意犹未尽吞食烟雾,我搂他脖子 笑容明媚,望着风起云涌的包厢,"灯不够亮 吗?郑总长不认字?来啊,把门打开,回廊的 灯一齐照,别瞎了郑总长的慧眼。

    秃头说得嘞,他刚要摸门,郑总长制止,他闭目呼气,"张老板直言不讳。闹得人尽皆 知,谁也没便宜吃。”

    张世豪也不和他客套,“东北的条子,陆 陆续续入境澳门,他们目的你清楚,澳门的 管辖却不闻不问,警署不作为。老张,黄泉路 我不乐意寂寞独行,我得拉垫背的,我不垮, 肥肉和乌纱帽,我让你撑饱了,我垮了,咱就 去阴间叙旧情。"

    郑总长横眉冷目,"你威胁我?〃

    张世豪痞得很,"算是。"

    郑总长牢牢捏着杯壁,他邪火撒不出,

    被人抓住小辫子,骂脏字都没底气,只这一 桩?〃

    张世豪夹着烟,雾霭熏得他睁不开眼,

    逼慑一丝狠厉感,"还有一桩。"

    他瞄麻六,“人多口杂。老郑我听你的。”

    弦外之音明朗,郑总长踌躇半响,将酒 杯往茶盘一推,“我们换地方谈。"

    “郑总长——"麻六急不可耐唤住他,他手 还没碰钞票,郑总长狞笑,“麻老板,你地盘 泄密,我的仕途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帐我还 要和你算呢。”

    他拂袖,张世豪留下秃头照顾我,他和 郑总长一前一后出了包厢。

    麻六急火攻心,扯落了桌布,浮于之上 的酒盏跌宕不稳,几只倒了,几只还立着。

    他斜眼窥伺我,"劳恩小姐,张三爷戕 行,戕得炉火纯青啊。”

    我恭恭敬敬推辞,"向六爷请罪了。” 他思量几秒,"绑了孟含春r 百乐门兴起这般迅猛,得益于麻六的歹 毒奸险,凡是他近身的马仔,一概掌握一家 老小的生死,莫说背叛他,惹他不快的胆量都无,孟含舂签合同唱歌,她是没把柄的。

    我置之度外捏了片西瓜吃,十分种的工 夫,马仔挟持着孟含舂迈入包房。

    她刚下场,浓艳的妆容未卸,神色无比 清冷,丝毫不怯朕,我没看错她,沉着的女将 之风,麻六冷飕飕问,“认识这位劳恩小姐 吗?”

    她面不改色否认,“不认识。"

    "哦?"麻六抄起账单砸她额头,“认识它 吗?”

    孟含舂看都不看,照样不骄不躁说,“您 冤枉我了。”

    麻六怒极反笑,“我养了你几年,原来你 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我没问,你也猜到了?”

    “涉及郑总长,不就是那件事吗。六爷对 我的态度一向温和,您恼了,自然是误解我 了。"

    我不晓得一楼大厅对峙的情势,为了防 止进退两难,我不能让孟含舂当场把我供出 来,我皮笑肉不笑,“六爷,有话好商量嘛。都 是吃这碗饭的,我还仰仗您呢。”

    本该顺遂的交易被不怀好意之人打断, 麻六犹如吃了死耗子般别扭,青白交加的面 孔难看至极,“劳恩小姐,我可不敢当,你差 点端了我的百乐门。仰仗我?往后的澳门,我 仰仗三爷了。w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赔着笑借花献佛给他斟了一杯酒,“人 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也是无计可施,总要混 干粮填饱肚子,不过六爷的恩情,我没齿不忘

    他哼了两声,一脚踹在马仔膝盖,"妈 的!给老子清场,哪来的母狗叫唤,你们都聋了 吗?”

    逐客之意再明显不过了,我也不至于不识趣,我巴不得赶紧走人,我临行时特意扭 头瞧了一眼被麻六喝令跪在地上的孟含春,

    她恰巧也看向我,眼波流转有几分殷切期盼 我施与援手的希冀,我无动于衷,吩咐秃头 备车,回1902。

    跨出百乐门的水晶梯,我健步如飞戴好 墨镜,衣香鬓影徘徊拥挤在四面八方,灯红 酒绿的不夜之城,是如此醉眼迷离。

    "癞子,给豪哥传简讯,我平安。回家等 他

    秃头答应了声,他拉开车门服侍我,我 坐进车里,有些疲倦揉捏着太阳穴。

    他驾驶着方向盘三番欲言又止,我余光 瞥见,“讲。我憎恶男人吞吞吐吐的。”

    秃头透过后视镜端详我,"嫂子,咱救孟 小姐吗?她是替您效力遭殃的。”

    “怎么救?"我目视前方,了无起伏,"已经得罪麻六了,继续变本加厉吗?又没好处捞。

    秃头不解,“可把孟小姐留下,麻六能饶 恕她吗?知道他贿赂郑总长的无外乎这几 人,麻六不傻,他失去白道的靠山,结了梁子, 错杀一千,不放一个。”

    我冷笑,“百乐门的家务事,碍着我的路 了?内部仇怨内部消化,插手做什么。麻六清 理门户,我何必惹一身骚,兵不厌诈,我没白 纸黑字承诺一定救她。”

    我升起玻璃,阻隔了外界的纷纷扰扰,“ 明知前面龙潭虎穴,为利益闯,理所应当,为 利用完的筹码赔不对等的价值,不划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