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2(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42

    之后十天,东三省的风头削减了些,白 道处在疏于松懈状态,张世豪通过1902的十 五名死士联络了吉林和辽宁,吉林省的林柏 祥对张世豪的阴毒颇为了解,毕竟他一手培 养,知子莫若父,吉林港方圆四区的边境和 黑道,他捂盖得严丝合缝,完全不露空隙,派 往探底的死士有去无回,撂了三条性命。

    黑龙江有沈家父子坐镇,关彦庭操纵,

    更是碰也休想碰,辽宁省是唯一的突击点。

    张世豪的余党溃败,被压在干年老二的 老仇,滋生了百万雄狮过大江的气概,大肆 掠夺侵占辽宁的场子,占山为王不可一世,

    没了劲敌,马仔也神气极了,物极必反,辽宁 省的管辖犹如一盘散沙,两名死士凿开北港 口,运出一批积压在油田库房的三百五十斤 海洛因,进境澳门西港。

    至此,张世豪的十五名死士,为这批货 牺牲了三分之一。

    情势证明,东北今非昔比,皮之不存毛 将焉附,张世豪的辉煌时代垄断了大半东三 省,堪称全盛,狡兔死走狗烹是人之常情,他 逃亡澳门丟盔弃甲,东北的势力明哲保身一 哄而散,重新召集,难如登天。

    除非有取之不竭的金钱做后盾。

    张世豪的计划也是捞足油水,二度颠覆 东三省。

    而港澳码头在经历两场突发火灾后,陷 入诡异的风平浪静,似是暴风雨前的祥和, 无人找茬我也乐得清闲自在,一场夏季的初 雨,吹开了庭院的炮仗树,我踩在石凳,扳着 铁钳子修剪枝桠绽放的红色炮仗花,秃头跳 下车门匆匆闯进客厅,四处寻不到我,他揪 着一名马仔问嫂子呢。

    马仔撩眼皮瞅房梁,秃头循着他发现 我,将马仔推了个趔趄,"嫂子,败露了。”

    我慢条斯理的拔一朵戴在鬓角,"喘口气 再说。,,

    秃头是急性子,他抱着扶梯,我硬生生 从上面抖了下来,他掏口袋取帖子,帖子不 是镶金丝的边儿,也不是银白金字儿,而是 黑纸白字,刺目得很,"安德森约您过堂。"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过堂。

    我翻来覆去浏览词句,难怪帖子的包装 都失礼了,内容说是邀请,语气却不和善。

    “我不赏光。”我斩钉截铁,“还他一封帖 子,我兴致勃勃养花儿呢,素不相识的人,懒 得应酬。"

    秃头接住我随意一抛的帖子,"安德森派 了司机和林肯车,咱理亏,不赏光这关过不 去。他不认识您,豪哥入境澳门第一日,阿痔就在香港,说白了,墙板子烙印的劳恩,他才 听闻您。”

    我扯着嗓子故意让门外的听,"那他凭什 么吆五喝六指挥我,就凭七个字?威尼斯人 的大老板太冒昧吧。”

    秃头说,豪哥在安德森旗下的帝王会

    馆。"

    其实我心里有数,扳回一城的作法过于 偏激,张世豪半个月不言不语,晾得够呛了, 再不出面未免太倨傲,当真反目为仇了。他 卖了安德森顺水人情,主动打招呼,表象试 图化干戈为玉帛,内则拖拉如此之久,也把 对方寒碜透了,安德森恶气不撒,马仔讨好 他,会陆续与1902为敌,解铃还需系铃人,

    张世豪可以护我,但不能不辨是非藏匿我。 我惹得祸端,我不冒头,是无法平息的。

    我那晚归来叮瞩秃头闭嘴,向张世豪断 章取义坦白了烧仓库一事,实际恶劣程度十 分,我马马虎虎说了五分,秃头当时没拦住 我,担忧张世豪怪罪,他巴不得揭过不提,我 写字挑衅,把安德森的备用仓库夷为平地, 他大约还不知晓。

    气得安德森登门挖我,原本在我的掌控 之中。

    我换了一件庄重的咖啡色长裙,戴了一 顶黑礼帽,乘坐安德森的林肯车驶向帝王会 馆。

    百闻不如一见,帝王会馆和百乐门坐拥 清倌儿、荤倌儿,名满澳门,目之所及珠翠龙 马,东三省最贵重的场子也不敌这份奢华。

    我单脚撑地,跨在喷泉池外缘的大理石 地砖,清了清喉咙,心虚说,“王八羔子可别 让我下不来台啊。"

    秃头还埋怨我擅自做主捅娄子呢,他没 好气说,"嫂子,您怕豪哥骂,不做不得了。”

    我没搭腔,二流子懂个屁,我径直迈台 阶,安德森冲着张世豪在场,给足了我面子, 既没五花大绑,也没冷漠相待,乌泱泱的保 镖仪仗汹涌,为首恭候的男人长了一张香港 恶霸的相貌,奸诈圆滑,他左眼绑着一块黑 色的药用绷带,剩下的倒三角右眼笑眯眯, 朝我颔首哈腰,“劳恩小姐,您吉祥。安爷送 您的排场,您别嫌分量薄。咱威尼斯,很少抬 举女人。”

    冤家路窄啊,阿炳料理的独眼龙阿痔。

    安德森将遭埋伏的阿痔拴在身边,招待 幕后主凶张世豪,目的明显,兴师问罪。这戳 破的口风儿,我绝不让他开,开了就麻烦了, 与亨京的合作恐鸡飞蛋打,没了这条线,十 四K啃张世豪的饼,啃得不香,也会模棱两可阿威掺合的关键,无非是栽亨京,虎口夺食 勇者胜,图名扬四海的彩头,四大帮派不撕 不斗,还叫江湖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