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2(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镇定自若扬起头颅,气魄从容尊贵,“ 阿痔,士别三曰刮目相看,你虽然瞎了眼珠 子,一朝小人得势,胚子打扮得也人模狗样 了。"

    他没想到我红口白牙的挖苦这么狠,脸 色一变,“劳恩小姐,安爷脚下,您嘴巴真脏 啊。,,

    我抚拨着帽檐垂下的珠纱,"比不了大名 鼎鼎的痔哥,卖主求荣的光彩。”

    他龇牙搓弄下巴,"道听途说的流言而 已,劳恩小姐和我素昧平生,保不齐冤枉我,可 安爷器重,他能走眼吗?”

    我面不改色暗箭伤人,“天下乌鸦一般 黑,不晈人的畜生一种德行,澳门大街小巷溜须拍马不务正业的狗还少呀,安爷清亮如

    炬,你讽刺我眼拙吗?放肆r

    我突如其来的呵斥,阿痔的保镖没防

    备,吓了 一哆嗦,我昂首阔步靠近他,"擦亮你

    眼罩子,鸡毛不是令箭,我敢烧威尼斯人的

    仓库,我就有法子当众废了你。”

    我倾身和他交颈,字字珠玑,"狗是狗,

    主人是主人,你背叛豪哥,他也养了你几年,

    没他的狗粮,你早横尸街头了。"

    他脊背略僵硬,半响冷哼,"劳恩小姐,

    话不能说太满,风水轮流转,张三爷在东北

    何其显赫,不也倒了吗。澳门是安爷的天下。

    "

    我嗤笑,“待会让你瞧瞧,你口中倒了的 张世豪,他马子怎么耍你的新主。”

    我和他一同退让两步,错开距离,我笑, 他也笑,仿佛从未敌对,"禀安爷和三爷,咱劳恩小姐到。”

    我装腔作势掸落裙摆不存在的灰尘,由 他引领到达包房,朱红的木门敞开,回廊传 颂着女人曼妙的歌声,分不清哪间屋子传 出。大B坐在安德森的东南方,一南一北是他和 张世豪,雅间里没姑娘陪,只有三盏西欧进 口的洋蜡,在纯金的鼎托内徐徐袅袅升着白 雾。

    我干娇百媚扭动婀娜的臀胯,一阵香风 袭来,我不等安德森质问,先发制人,"安爷,

    给您贺喜呢。"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背对我而坐的张世豪听到我声音,转动 扳指的手一顿,随即了无波澜端起酒杯,在 掌心摇晃着。

    安德森指节弯曲,似有若无的阴森笑意 徘徊在常年吸食烟雾而黑紫的唇角,他歪着 脑袋,不怒自威,比亚洲人稍浅的碧蓝曈孔蒙上一层不露声色的凶煞,不丑,不黑,不 胖,不矮,不俗。

    年过半百的黑老大占据五不,是格外稀 缺的,可见控制自我的能力很强悍,身处灯 红酒绿无尽诱惑,能抵抗纵欲无度的吃喝玩 乐,便是一顶一的硬茬子。

    他嗓音暗哑,像烫伤了肉,很是低沉,“ 劳恩?”

    我摘了帽子,眉目纯情,"是我呀。您的 马仔请我,还不确定我是谁吗?”

    他上下梭巡审视我,他并非不确定,而 是不敢置信,莫说我胆大包天隐瞒张世豪, 即便男人授意,寻常女子也不敢烧,水火无 情,烧死了人,烧焦了物,打心底怵,何况是 这般年轻的我,按说世面也该没禁受多少, 倒是有两把刷子拼。

    “你干的?"

    桌上摊开一摞照片,粗略一扫十一二 张,各个角度拍摄了 4号仓库焚火后的的惨状, 俯瞰墙壁的一行红字,邪恶又有趣。

    我扑哧一声,笑得清脆暸亮,秃头被这 副场面震慑得七上八下,他险些堵我的嘴,

    我甩掉他拉扯我的桎梏,气定神闲说,"安 爷,您既然提及这件事,我也不遮掩,常言道人 不犯我我不犯人,阿痔烧了我们的仓库,抢 救迅速也有百十万的损失,钱无所谓,谁是 吃素的呀?怎地,通情达理的蔡老板在呢,您 问他,我劳恩爽快吗,我们给亨京的货实在 吗,豪哥的价码合理吗,我们的诚意为何被 无辜践踏?安爷立威挑错人了。天灾我们认, 至于飞来横祸,豪哥敬安爷在澳门的威望, 我劳恩,不咽这口气,我锱铢必较。您烧我一 次,我还您一次,您再烧,我照样还。至于这 行字,另当别论,我不是示威炫耀,它的真实内涵大了。

    我热情伏在桌沿,"安爷,您久居国外, 这份贺礼是我们本土特产,几千年悠久历史 的书法。您看——"我拿着照片,指我的杰作, “这一撇一捺,行云流水,讲究笔锋和腕力, 没三年五年的苦功夫,敢在安爷您地盘献丑 吗?”

    安德森冷飕飕的目光,瞥一眼照片,瞥 一眼我,他舔着门牙,皮笑肉不笑,“劳恩小 姐毁了我的威名,烧了我的库房,留一行猖 獗的字迹,还邀请我一起欣赏你的挑衅吗?” 他点了一支烟斗,把打火机往烟灰缸里 一丟,刀片儿似的犀利视线剜割着我,“有意 思,我纵贯欧洲的灰色生意二十年,第一次 见识你这样狂妄的女人。软话不会说,三爷 教导的马子,让我很不舒服。”

    张世豪将酒杯搁在瓷碟中,他握住我的手,往他身后扯了半米,"安老板,我马子刁 蛮,昔年在东北,吃她瘪的人不计其数,到澳 门也不知收敛,我疏于管教,我代她赔个不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