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2(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安德森和我四目相视,我态度虚浮且泼 辣,全然不认错,"安爷的狗到处乱吠,趾高 气扬。我敢问一句,他是威尼斯人的老大,安 爷居二?”

    安德森阴鸷咪眼,阿痔愈发难堪,他捞 起照片狠狠一掷,“我不过烧了你们一百斤可 卡因,你们烧了安爷整个仓库!威尼斯人能 买你3条1902!”

    "是吗?"我阴阳怪气瞟他,"阿痔,你烧豪 哥的仓库,谁授意的?”

    阿痔一愣,下意识看安德森,他没反应, 阿痔急忙说,"安爷?您忘了,你许我报仇,我 也向您交待了,您是默认的。”他刚要拿他瞎眼说事,我干脆阻断他,“安爷,我是女流之 辈,冲动鲁莽,算计不到大仁大义的层面,烧 您仓库的理由,我给得充分恰当,我无错。威 尼斯人挑起战乱,打豪哥的脸,他息事宁人, 我不肯。久闻您果断睿智,不主张杀伐,我猜 测,是阿痔公报私仇,借您的幌子,嚣张跋 扈,为您惹是生非,差点破坏了您与豪哥的友 谊。对吗?”

    安德森揉捻指腹,若有所思,是不打不 相识抑或彻底的仇敌,他掂量得很清楚,张 世豪在他驻澳期间,频繁栊络十四K,也是谋 求一席之地和一张强有力的底牌,1902是逊 色威尼斯人,可张世豪翻云覆雨的手腕,也 不是坐以待毙的弱者。

    我理亏,他也不占理,我给他阶梯,扶着 他下,他不蠢,自然不会不下。

    安德森抬眸窥伺张世豪,张世豪面色凛冽,歹意横生。

    他抿唇,片刻后话锋一转,“阿痔,张老 板的仓库,你是公报私仇烧的?”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阿痔大惊失色,"安爷!您不应允,我敢-

    _"

    "放屁r我一脚踢在他膝盖骨,嘎吱脆 响,他疼得冷汗淋滴,扣着凸起的淤肿倒地,面 容涨红含着铁青,“你”

    “安爷深明大义,是澳门帮派头目政界首 脑敬重的人物,你算什么东西,也诽谤安爷?

    挑拨离间的歪门邪道你用错了地方!安爷念 在你劳苦功高,饶你一命,你不知趣,还想扯 安爷下水,倒戈反叛的白眼狼果真喂不熟。” 阿痔忍痛爬行匍匐在安德森的椅子腿, 抓着他裤角,“安爷,这娘们儿狡猾,您得保 我啊。"

    "安爷。”我顿挫铿锵,不给阿痔丝毫反击的余地,"他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您保他,是 对部下的情分,大家看在眼里,明白您为难 之处,不保他,是替自己声誉着想,他铸下不 可饶恕的大错,您公然徇私,豪哥理解,旁人 的话可不好听了。毕竟他有前科,不忠不孝, 是黑帮大忌。您看中他是资深叠码仔,又是1 902的大堂主,收归麾下有益无害,殊不知无 缘无故跳槽的人,贪得无厌,本性龌龊,您喂 他肉,他摇尾乞怜,您哪天忘了喂,它晈您也 不嘴软。”

    阿痔怒不可遏,他摸索裤腰插着的短 枪,朝我反身扑了上来,我眼疾手快扼住烟灰 缸,对着他额头一通猛砸,砸得血肉横飞,白 骨森森才罢休。

    安德森被架在进退两难的浪尖,他废掉 阿痔之前,必定干方百计撬开他的口舌,挖 内幕,阿痔在张世豪和安德森手下混得如鱼得水,他是有策略的,我断定他没把1902的 大机密捅出去,他得放长线钓大鱼,一点点 给,一次性撑着了,他的价值会越来越低,时 不时的放,他才能日益走高,我赶尽杀绝,他 会一吐为快,张世豪想暗杀他的原因,也是 有些隐情绝不能让1902之外的人掌握,他的 安保过分缜密,阿炳都无可奈何,我索性剑 走偏锋,在他主子的眼皮底下,让他永久闭 嘴。

    安德森没辙,他怪我的因由呢?我替他 识破阿痔假传指令的可憎面目,帮他清理门 户,和平化解了威尼斯人与1902的宿怨,他 只得明面感激我,再多的愤懑也有口难言。

    安德森的马仔直勾勾愣怔,从我进门便 袖手旁观不置一词的大B哥叼着烟卷,在我和 失血晕死的阿痔之间来回流连,他挥手示意 马仔把人抬下去,极其精明圆场,给沉默端详我的安德森斟了一杯酒,“安爷,三爷这位 马子,东北到澳门,三爷宝贝极了,天天带 着,她办下不少的漂亮事,安爷,您亲眼所见, 名不虚传吧。”

    张世豪偏头凝望我,他无喜无怒的神 情,“小五,越来越没规矩,过来问问安爷,怪罪 你吗。"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我毫不怯场坐在张世豪腿上,托腮支着 桌布,“安爷,您和您的马仔凶神恶煞吓得我 不轻,我没怪罪您,您反而怪罪我,传出去没 有君子度量,走南闯北的客商,谁敢与您合 作。我们心照不宣,握手言和,我承诺安爷一 桩稳赚不赔的买卖。”

    安德森眸子咪缝成一条细线,他放声大 笑,“劳恩小姐,我做生意的原则,不与暗算 我的人为伍,阿痔烧了张老板的码头,你回 敬我一片狼藉,又弄残我的马仔,我不计较是因为你是女人,张老板给了亨京一笔油 水,两相扯平,再谈买卖,我想不必了。” 我不疾不徐托着张世豪酒杯的杯底,放 在鼻孔嗅酒香,“那么安爷4号仓库的冰毒,

    从何补缺呢?”

    安德森问大B哥广东下家的交易曰期,大 B哥瞄我,我给了他一剂别有深意的眼神,他 眼珠一转,"最迟明晚。这批货我负责,预定 的交货时间碍于天气和广东港口的条子临 检,总共推迟过两次,已经不能再更改,对我们 口碑不利,内地的贩毒市场很兴旺,欧洲的 货口感早就不占优势了。”

    安德森神色凝重撂下了烟斗。

     西子说一

    明天张和关、程的戏份,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