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3张关之战(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B哥在计算器屏幕按了一串数字,"安 爷,三爷肯给薄利价,卖咱一干元一克,咱出 五百万的潜艇油费,这是赚头。”

    安德森余光一瞟,烟袋锅卡在烟灰缸边 缘磕打烧焦的烟丝,“张老板,大B的价码,你 认可吗。”

    一千不低,也不高,银三角进货,金三角 出艇,折合成本三百多万,安德森掏五百,云 南边境打点两百,我们赔了几十,大B哥给出 的价码,一点五吨净赚一亿八千万,一单成 了,第二单荆棘阻碍接踵而至,再提价恐怕 更难,不能寄希望于未知,干一笔,发一笔的 横财。

    张世豪压在我臀部的手稍用力,我喷着 哈欠说,"安爷,涨几百吧,蔡老板门儿清,欧 亚南美拉丁美,贩毒的大行家,配置贩毒潜艇的规格,您能搭线的只有豪哥。物以稀为 贵,我们得回本不是?咱得初次会面算不得 愉快,我们也怕呀,这回合作顺利,二单再商 量嘛。,,

    安德森面色不善,他没立刻开腔,兀自 掂量着,我没必要继续留下,把窗户纸捅破, 其余他们男人谈,有的场合女人成事,有的 坏事。

    安德森显然不喜我在场干预,我的油腔 滑调牙尖嘴利,他数次败下阵,盼着我离场 呢,碍着我是客,不好驱逐罢了,我吐口他迫 不及待,他吩咐马仔侍奉我逛帝王会馆,我 看中的,一律稍上。

    我也没客套,先往赌场溜达了一圈,专 拣大牌桌,出手阔绰得很,一局十万起押,百 万封顶,马仔哪敢怠慢,使眼色一个劲儿放 水,七八桌杠完,入账两百多万。

    我原封不动给他,委托他转交大B哥,“ 我臝了的,便是我的,借花献佛,还蔡老板人 情,别嫌少,肥肉在后面,豪哥不亏兄弟。” 马仔不明所以,“您的意思?”

    我站定在大理石墙壁前,照着倒映的容 貌,"安爷常年居住欧洲,是威尼斯人的名义 老板,蔡老板是亨京的实际管事儿,天高皇 帝远,能巴结奉承的主子,才是你平步青云 的接替,原因你不必清楚,蔡老板会重用你 的

    马仔恍然大悟,他点头哈腰,满脸的欣 喜,"多谢劳恩小姐提拔。"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我看着他弯下的头顶,咧嘴笑,“识时务 者为俊杰,我一贯爰好提拔聪明人。”

    我耗了一小时,张世豪和安德森的谈判 仍未结束,马仔替我打探,包厢内气氛和谐, 像是安了。

    我安心离开帝王会馆,秃头到地下车库 取车的工夫,我不经意觉察巷尾停泊的军用 吉普,入夜十一点,这片城区寂静了不少,光 影醺弱,我鬼使神差靠近几步,关彦庭的轮 廓时明时暗,我确定是他,瞬间如临大敌,慌 不择路原道返回,刚跑了三四米,被胡同口 蹿出的武警拦住,他们不曾持枪,毕恭毕敬 低头,“夫人,您请。"

    我将坤包重重扔在武警身上,趁他们躲 闪时,跑向另一端,地面时明时暗摇曳的黑 影是车里迈下的张猛,与此同时阿波也从一 处高而窄的屋檐落地,他拔枪对准逼我最紧 的张猛,"撤退r

    张猛步伐一滞。

    我惊魂未定与阿波汇合,寸步不离置在 他看顾下,"他想怎样。"

    我脑海一遍遍闪过,关彦庭这样精确掌控张世豪的行踪,1902的老窝以及旗下的买 卖,会否也一清二楚?袓宗和关彦庭,为何皆 能在既定场所与我相遇,澳门的天罗地网, 不该是东北条子部署,他们哪有这般长的 手,间谍在张世豪身边如影随形吗?沈关是暂 时的仇敌,还是暂时的盟友?

    若是后者,袓宗的演技也太炉火纯青, 不露马脚了。

    张猛双手高举过肩,原地转了三百六十

    度,阿波见状,也松开了扳机。

    "夫人,您误会了。参谋长仅是见您一

    面,挂念您的安危和衣食,没有强迫您的意图。 "

    "我很好,你回他,我衣食无忧,安然无 恙。他和沈良州罢手,我会过得更好,连奔波 都省了。,,

    张猛先礼后兵,"夫人,您在澳门的足迹参谋长心知肚明,他能追到此处,也能追到 您最畏惧他知晓的地方。”

    阿波再次叩响扳机,我当机立断按住 他,〃别冲动r

    阿波说一不做二不休,反正终有一曰, 豪哥和他也是你死我活。

    我摇头,"不到穷途末路,枪杀参谋长, 全翻船了。"

    我猜测关彦庭绝不止于路旁这一面,他 十有八九和我有旁的说,我让阿波在附近守 着,至多半时辰还不现身再硬闯,我特意补 充,不准告诉张世豪。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阿波收了枪,飞快的跃上房梁,刹那无 影无踪。

    我跟随张猛抵达吉普,他敲开后座车 窗,"参谋长,夫人在安德森的码头闹了一出 戏〇"

    关彦庭陷入一团若隐若现的昏暗里,他 悠闲翻阅文件,似乎对我的胡作非为早有准 备,并不惊讶,漫不经心问,"她闹了什么。” 张猛俯身在他耳畔汇报了句,关彦庭剑 眉微挑,溢出几声轻笑,他合住文件夹,偏头 打量我,"长本事了。”

    我梗着脖子不吱声。

    "东北不够你折腾,来澳门也不老实,笃 定有人给你擦屁股,保你脱险吗。”

    我嘴硬辩驳,“我自己解决了。"

    “哦。”他伸手,文件塞进副驾驶的匣子 内,"很厉害。"

    我鼓着腮帮欲言又止,索性不理,拿脚 尖死命踢轮胎,张猛在一侧打圆场,"夫人冰 雪聪明,总能逃过一劫。W

    关彦庭一眨不眨定格在我脸上,"她是固 执任性,不辨是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