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3张关之战(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善恶有报,谁说了也不算,自有天罚。 天不罚,是非对错,一张嘴评定不了。”

    "霖霖。"他耐着性子打断我,"我求了你 这一面,我迁就你,你说得都对,别生我的 气。"

    他推开车门,关彦庭身姿修长,不挺直 也高我一头,我需仰视他才看得真切,他牵 住我的手,我有一时片刻抗拒,奈何他牵得 牢,我也抽不出,闹僵了我弱势,只得顺从 他。

    关彦庭临近选择了一座清净雅致的邬江 茶楼,前后院的木桥画廊悬吊一盏盏红白孔 明灯,瞅不冷一瞧,灯火通明,姹紫嫣红,他 也有心思找,这么合胃口的澳门再寻不到第 二处。

    张猛搁置好棋盘,摆了两盅围棋子,侍 者呈上龙井茶,一切就绪,屋内只留了我们两人。

    "听说你跟着沈良州时,擅长围棋。"

    "我擅长胡搅蛮缠,投机取巧,下棋狗屁 不通,你让我一子,我得寸进尺要十子,一来 二去,你可不输了吗。"

    他闷笑,"鬼机灵。"

    他将白子盅递我,棋盘沾染了几滴水,

    我抻纸巾清理着,他十分平和说,“下周末, 上级命令我赴京。”

    我擦拭棋盘的手倏而顿住,"是好事吗。"

    他捏杯盖拂着水面的茶叶末,“问责降 罪。"

    关彦庭官拜黑龙江省副书记,常务候补 委员,东三省的领导班子已无权干预他的政 绩,而是京城直辖。

    正因如此,他要么升迁,要么贬值,否则中央不会干里迢迢拖累他一趟。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我的戾气和敌意一下子软了,"能处理 吗?”

    他饮了口茶,“总不至于,剥夺了我的军 衔。"

    他腾空的手忽然握住我,“记挂你的近 况,很矫情。不问又不甘心,问了徒增伤感。”他 略带嘲弄,"你后悔了吗。"

    我垂着眼睑,他崭新笔挺的墨绿军装挽 了一尺袖口,露出里面的草绿衬衫,我抚平 淡淡的折痕,微仰头,望着他清俊刚毅的面 庞,“我不后悔。"

    细长上悬的眼尾温顺却坚定,红痣艳丽 如霞,绵软芬芳的擅香在雅间流动,淡黄色 的灯光,妩媚且沉默。

    关彦庭不自觉放下掌心的茶盏,和我视 线相碰,他缓缓说,"那就好。"

    他覆在我手背的滚烫温度散去,"我其实 后悔。"

    我一怔。

    “我该狠一点,霸道一点,专横一点,正 人君子有什么用,还不是拱手让人。”

    我喉咙泛起酸涩,一阵苦辣直窜鼻梁, 刺得眼泪险些滚落。

    万般俗世,痴男怨女,是红尘里的人,总 有一桩眷恋。

    抹不掉,捂不热。

    "彦庭。"我话音未落,咫尺之遥的门突然 被破入,"关参谋长约我女人下棋,不通知我 一声,未免有些失礼。"

    我曈孔猛缩,僵硬转过身,张世豪的出 现激起了我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我几乎坐 不稳从椅子跌落,冲过去奋力撕扯他衣袖,“ 谁让你来的!"我蓦地生出一股不妙的预感,

    在心间盘旋,关彦庭这盘棋,哪里是和我博 弈,他在迫使张世豪山穷水尽,我无非是诱 饵。

    张世豪拍了拍我脊梁安抚,他脱掉西 装,随手搭在门后的衣架,泰然自若走进里间, 在关彦庭的对面落座,“关参谋长不需要引蛇 出洞,你想见我,安排人来1902,我的根你 操纵着,不是易如反掌吗。”

    关彦庭含笑不语,他拾起一只空荡荡的 茶杯,斟满茶水,“我今日是故友的身份,不 是张老板的宿敌。”

    张世豪讳莫如深注视着愈发膨满的水,“ 这倒难得。”

    两杯满溢,关彦庭饶有兴味嗅着茶香,“ 张老板,这座临江茶楼的景色,是不是别有 洞天。,,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张世豪不露声色抬眸,似是在看关彦庭也似是在看窗外,他眸底精光凛冽,“关参 谋长的心头好,当然错不了。”

    关彦庭说了请字。

    黑子先定四角,白子本该摄中央,张世 豪棋锋一改,安插了棋子在黑子四周,两子 驭空,套中取套,霎间十面埋伏。

    关彦庭观摩了良久,"张老板的棋路很古

    怪。”

    "万变不离其宗,如果任谁都可以猜透我 要走哪一步,我还能活到今天吗。”

    关彦庭似笑非笑,“在东北我为官谨慎,

    同僚藏拙,我藏智慧。二十一年才显露狼子 野心,张老板和我,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 “只可惜。”他长吁短叹,"英雄惜英雄,不 知张老板算不算英雄。"

    关彦庭在棋盘落下一枚黑子,"此时相距 张老板八十米开外,有一支狙击枪,一支军用步枪,瞄准你多时。"

    我脸色大变,"彦庭!你答应过我的r 张世豪慢条斯理也随他落了一粒白子,• 关参谋长和我心有灵犀,在距离你七十米开 外的一节车厢,有一支国际恐怖组织专用的 猎杀枪,两颗折叠枪口在我进门的第五分 钟,对准了关参谋长后脑。”

    我身体骤然踉跄,呆滞而麻木停了所有 挣扎的动作。

    “我的人,比关参谋长的警卫更近十米, 枪法不相上下,你说,谁死在这里的几率比 较大。”

    关彦庭一手端茶杯,另一手执棋子,云 淡风轻说是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