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4(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44

    关彦庭的黑子悬而未决,在棋盘上方游 移不定,张世豪也不急躁,他摘下扳指放在 一旁,拾起茶匙舀了一点温热的清泉水,注 入在杯盏内,“关参谋长一心捕杀我,不做万 全之策,我会自投罗网吗。我平安离开,你也 无虞,我折损一根汗毛,关参谋长的功夫再 精妙绝伦,也要自损八百。"

    茶水溢散的薄雾遮掩住关彦庭的脸,他 的精明奸险削弱至虚无,"听闻张老板意图出 动贩毒潜艇,把澳门毒市据为己有,已经筹 谋得十拿九稳。"

    他若有所思眯眼,"我军统执政二十一 年,贩毒潜艇这样的工具,只闻其名不见其物, 如今快要揭开面纱,东北与河北省公安厅翘 首以盼,看张老板的本事是浪得虚名,还是 名符其实。无数双眼睛、无数道关卡的监视中,怎样瞒天过海,让潜艇泊岸澳门。"

    张世豪含笑打量他,"原以为关参谋长在 黑龙江只手遮天,没成想改换了生疏的地 界,消息丝毫不闭塞。或许你的手不止伸向香 港,澳门林林总总的细作也不少。"

    他摩挲杯壁瑰丽繁复的绣纹,"1902的叠 码仔,关参谋长言传身教,部队野外作战的 经验,倒也藏得滴水不漏。”

    我记得有一日黄昏,那会儿胜义帮还是 过江龙的,秃头来宾馆汇报,抓了一名卧底, 偷偷摸摸送情报时被当场扣押现形,我觉得 是关彦庭部下,并没过问,此刻听张世豪的 话茬,似乎是袓宗的,袓宗的耳朵被铲除,听 不到风儿,澳门如同瞎子摸鱼,软的不行,玩 儿硬的,和张世豪合作无异于铤而走险,深 陷囵囫,袓宗千辛万苦把黑道的锅甩给文 家,抽得干干净净,再同流合污,没那么轻松拋了。但总不能眼睁睁将良机尽数送给关彦 庭,沈关张的局势,恰似一部三国传。不想法设 法吃饼,不光是不饱,而意味着饿死。

    “街头巷尾的三教九流,谈论三爷的比比 皆是。谁不知劳恩是程霖,她往恶贯满盈的 绝路走,张老板,她再不回头,恐怕我也无法 保全她。”

    张世豪不露声色凝望我,眼底讳莫如 深,他盘算良久,半试探的口吻说,"我还没倒, 现在不舍得,一旦有朝一日我真的穷途末 路,我相信关参谋长,不忍看程霖在监狱中度 余生。她这几年树敌多,又和我牵扯不清,沦 为阶下囚,不会有好曰子。名义上的关太太,

    你必须保,你承担不起无情无义的流言。”

    关彦庭握拳慵懒支着额角,拨开打火 机,"咻”地一声,一缕火苗在指尖蔓延,映红了 他了无涟漪的眉目,"张老板打了一手的好算盘,一桩桩退路,一笔笔债务,安置得妥妥当 当。可惜你要失望了。”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心脏咯瞪一沉,军区的狙击手,绝非 吹嘘出来的,特战兵的道行,是国内特种兵 的尖子,关彦庭启用这副规格,远胜过东北 解救我的一百名陆兵阵仗,势必要张世豪插 翅难逃,1902的最出色的马仔,不敌关彦庭 调教的兵,但张世豪的反击,是国际恐怖组 织的猎杀枪,这种枪在世界范围独一无二, 射程加宽增至方圆三百米,国内根本无渠道 进口,一枪的威力,在普通狙击枪械十连发 的迫害之上。

    一触即发的血战,若不避免大伤元气,

    张世豪的贩毒买卖刚步入正轨,禁不住白道 施压的变故。

    我看向回廊驻守的两排对峙人马,毗西 一排是武警,峨东一排是马仔,正襟危立,肃穆岿然。

    "彦庭,大兴杀戮铸成的血光之灾,渔翁 得利却是沈良州。在东北,他找你合作,你们 明里暗里同盟了数月,你从他那儿捞到好处 了吗?,,

    关彦庭的神色无喜无怒,他瞥了我一 眼,不言不语。

    "他也找过张世豪,在港澳码头,安德森 乘坐香港客轮登陆的那一晚。他提议沈张联 手,瓦解你升迁之路,甚至连你的性命,他都 极为感兴趣。"

    关彦庭垂眸,撇掉打火机,捏一粒黑子 卡在一条落子最密集的棋线,他有条不紊吞 吃了三颗半白子,临近棋盘中央的区域,遍 地是他的阵营。

    张世豪一味的猖獗进攻,后院着火顾此 失彼,没守住坍塌的护城河,白子最后的领土岌岌可危,被架在四面楚歌的境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