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4(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彦庭格外满意观摩棋盘,张世豪逼入 绝处,任何一格都是埋伏,只能接连失子,他 沉着说,"我清楚。"

    我仓促迈出两步,直勾勾注视他,“论你 的谋略,你甘愿做觊觎你脑袋的宿敌草船借 箭的牺牲品吗?张世豪背水一战,彦庭,你也 徘徊在生死边缘。我们的口头婚姻,是沈良 州离间你与张世豪的筹码。外界讹传,你的 夫人跟土匪私奔,你清明廉政,纯洁无瑕,是 我造成你颜面扫地,我认这份过错。但公私 不能混淆,现阶段,你们两败倶伤,沈良州斗 两匹猛虎艰难,斗两匹残狼易如反掌。"

    张世豪波澜不惊,一杯茶透了底,唇角 勾着胸有成竹的笑意,“关参谋长费尽心机约 我露面,无外乎两种可能。其一,你准备硬碰 硬,哪怕负伤惨重,有五成以上的把握置我于死地,便突破重围。处决了国内头号红色

    通缉犯,一等功勋你能吃完后半辈子,沈良

    州奈何不了你。你计划中的前程与步骤,一

    点没打乱。其二,距沈国安戴上正国级的帽

    子仅有半年,十二月份中央候补常委三个晋

    级名额,一正两副,盖棺定论。只待来年开春

    人大投票,人选和票数是内定,堵口舌的形

    势工程而已,关参谋长办不到扭转乾坤了。”

    张世豪用锡箔片覆灭了维持茶壶温度的

    炭火,他漫不经心搓捻着滚烫粉碎的灰烬,“

    东北见风使舵的官员何其多,沈家至少明摆

    大势所趋,同僚对你敬而远之,以免得罪沈

    国安。你剑指他,没有胜算,自然要和我联

    盟,我比沈国安威胁你官位的分量,弱了十倍。 "

    我如梦初醒,确实,东北这么大的罪恶 动荡,闹得沸沸扬扬,京城问责省委,关彦庭既执掌政权又手握兵权,他夫人卷入其中, 他百分百难辞其咎,何等节骨眼,他哪兜得 消,沈国安不趁机搞废了他,他还配当土皇 帝吗。

    狗急跳墙的关彦庭,正是袓宗反水钳制 的大好时机,遗憾是他为说服张世豪,泄露 太多,他妄图一网打尽的野心,大白天下,关 彦庭逆境求生,他也会搭张世豪这艘船。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坐在墙角放置鱼缸旁的沙发,心不在 焉捧着钵盂,抛洒零零星星的鱼食,关彦庭 重新蓄热茶,吹拂着浮荡的叶末,"张老板猜 测我是哪一种。”

    "聪明人,自会选第二种。"

    关彦庭怅然若失,他不饮不沾,撂回原 处,"如此说,我不是聪明人了。"

    满是弦外之音的一句话,我中指一颤, 多投了些干虫,六条金鱼疯了似的追逐着,

    缸口水花四溅。

    关彦庭平和儒雅的笑容荡然无存,陡而 萌生一股狠厉,"双北的警界,皆是张老板的 仇敌,而我的只沈国安一个。扳倒他,性命无 忧,前途似锦,张老板爰财,爰势,我爰权, 爰名。我们都有毕生所求,不付出代价怎行。 沈家曾有短暂的跌宕,那期间,沈良州弑父 的底牌,交换我为伍,伴随沈国安赴京,波折 归于安稳,沈家又活了。东三省的官僚纷纷 附和,沈国安这座山,我一时片刻移不动。即 便年底不生异数,副国级是我嚢中之物,沈 国安依然压我一头,他仍旧如当下,可以任 意绞死我。我赶在他之前,才是有备无患。” 一层层渗出的冷汗包裹侵蚀着我,关彦 庭极少与人吐露他的为难,他开口,必然是 一场不能挽回的恶战。

    张世豪阴恻恻冷笑,“关参谋长是无论如何,不放过我了。”

    "如果我没记错,程霖当初提醒过你,交 出全部势力与货物,还有一线生机。"

    “沈良州把我锁死在寺庙,我交了又怎 样。该我的劫数,躲不掉。"

    他们的长枪短炮令我如芒在背,而现实 由不得我多想,张世豪犀利的目光朝窗台一 扫,说时迟那时快,枪膛崩裂的炸响从遥远 的街巷进发,我尚没反应过来,关彦庭凭借 方才一句对准了他的后脑,果断迅速定位, 用精湛的直觉和半点偏颇皆无的过硬枪法, 抄起事先预备的打火机甩手一弹,玉石敲在 窗框,震得敞开的玻璃翻飞,千钧一发之际, 玻璃合拢,只零点零一秒之差,挡住了子弹。

    他全然无死里逃生的庆幸和心悸,面不 改色执黑子定在张世豪的白子区,"叫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