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4(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倏而三连发,砰砰砰,撼得天花板吊灯 东晃西摆,摇摇欲坠,茶壶倾倒,水顺着桌沿 流泻,狙击枪的子弹呈椭圆形尖头,银色胶 圈金属钢印,是改良过的子弹,首发试用于 省军区军官层,子弹穿透木质窗框,砸出焦 黑的窟窿,直奔张世豪命门,"嗖"一闪,子弹 射出前,张世豪已做了对策,关彦庭未雨绸 缪,他也不着痕迹,事先摘下的扳指悄无声 息贴在烟灰缸内,他举过头顶,腕力加重,肆 意挥向窗纱,烟灰缸撞在纱帘的挂钩,仿佛 电击般,抖得天翻地覆,扳指滚出弹在纱尾, 两端呼应,窗纱犹如有了生命,依附余力迎 着数十米外的枪洞飞舞,硕大的花团摇曳, 迷了士兵的眼,根本掌控不住精准的位置, 三发漏了两发,只一发射向了张世豪的西南 角,经过缓冲,也平淡无奇,谈何擦肩而过, 相距了足有十米。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闷钝的声响贯穿耳畔,墙皮簌簌脱落, 我呛得咳嗽,枪林弹雨中,他们不断用触手 可及的物件抵御向自己而来的杀意,以玻璃 和纱帘为基点,击打飞驰的子弹,变换方向 辅助目标射偏,超脱控制的漏网之鱼,便把 香炉和茶壶当盾牌利器,削弱弹头的频率和 俯冲的惯性,使其毫无杀伤力,如同泄了气 的球,天折途中,掸落在地。

    关彦庭在军区练射靶与格斗,他能在硝 烟四伏中毫发无损,是情理之中,而张世豪 混子出身,打打杀杀杂乱无章,又有马仔做 事,更该像寻常黑老大养尊处优,无真材实 料,他能打个平手,在特战兵的夹击里,撑了 诸多回合,关彦庭惊愕不已。

    他疏于防范的空当,两枚白子趁虚而 入,把开始便高歌猛进的黑子斥退在楚汉之界 外。

    “关参谋长,吃了我十七子,我吃了你十 六子,你吃的白子有三子可有可无,我吃的 是你的主力,论子我输,论局我臝,还下吗?”

    半空不断爆发铿锵清脆的撞击声,起先 是向雅间中的关彦庭和张世豪廝杀,而后外 面两拨狙击手分割了一半的火拼,茶楼距澳 门塔周边二十里地,距帝王会馆不足八百 米,十四K和安德森也算目睹了这场骚乱,张世 豪不能败。

    这是张关相斗三年之久的初次直面交 锋,他们都未曾保留,将自己的武力身手袒露 给对方,曝光得彻底。

    在屋内挥散着枪炮的糊味一发不可收拾 时,张猛溜边从背后禁锢住我,他连拖带拽 的把我拉出了茶室,我不肯顺服,三番五次 的要挣脱他返回,他将我一推,推下了楼梯,

    “关参谋长的指示,房间危险,夫人不可以留,

    我双眸猩红,楸着张猛的军装衣领,奋 力廝打他,像丟了理智的疯子,“张世豪没 躲!他给足了彦庭面子,他赴约了,他下棋时有 很多机会害他,他没做,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你们脚下的土地是澳门,不是东北,1902吞 并了胜义帮,八百马仔,你们想旗开得胜,还 没这说法。”

    我胳膊肘发狠顶他,十指扒着扶梯死命 推搡,往紧闭的门里闯,秃头不知哪里蹿出, 他拦腰抱住我,附耳对我说了句,我动作霎 那僵住。

    关彦庭的下属接蒋璐秘密抵达澳门,送 去了 1902。

    我满脸愕然,"什么时候?"

    秃头说半小时前。

    我盯着那扇门,醍醐灌顶。

    关彦庭试探张世豪的功夫不假,后者若 有足够的本事,用来颠覆沈家亦是上上策,

    若没本事,死在这间茶室,关彦庭不亏。

    张世豪缺少东北和澳门来往的信使,或 者说间谍,偷渡出境,再回去,天方夜谭,东 北早不是我们来去自如的地盘,而蒋璐因为 后期失宠,她在条子视线中,近乎销声匿迹, 东北的余党、东北的地下仓库、东北的渠道, 诸如此类能重振旗鼓,怎会没用,蒋璐作为 关彦庭的大礼,是他在发觉张世豪果真有能 耐后,奉上的诚意,而蒋璐深爰张世豪,必定 愿为他东山再起效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