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5暴风雨前的温情(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45暴风雨前的温情

    我冷静下来,瞥了 一眼关合的门,二话 不说带着秃头离开了茶楼。

    约二十分钟,张世豪的轮廓在鎏金的旋 转门内若隐若现,我夺过秃头口袋里的64 式,在屋檐和大厅内来回瞄准,我不确定关彦 庭会否玩儿阴的,当面议和,暗中枪决,我枪 法不精,好在射程短,也不至五发子弹全盘 失手。

    幸而我畏惧的情况没有发生,马仔拉开 车门,张世豪弯腰坐进后车厢,他臂肘关节 处撕破了一道口子,血污黏着衬衫,遇空气 氧化,黑紫发乌,颇为狼狈,我吓得不轻,命 令秃头拿后备箱里的药盒子,蜷缩着四肢蹲 在张世豪脚下,为他清理伤口,隔着窗子惊 鸿一瞥,由警卫员簇拥的关彦庭也并非无 虞,他的脖颈有玻璃碴摩擦的伤痕,军装袖绾切碎成褴褛的布条,鲜血沿着指甲淌落在地 面的褐色砖瓦。

    张猛立在十米开外的吉普车尾,他抑扬 顿挫的腔调,仇视而生硬,"张老板,关参谋 长放你一马,该还的,你也麻利些。皆大欢喜 的结果,不是比两败倶伤,舒服得多吗。”

    我皱眉不解,盯着一言不发的张世豪, 后者聚精会神睥睨二楼一扇密不透风的窗 口,是方才我们的雅间隔壁,我恍然大悟,袓宗 的人也没落半步。

    我基本笃定,关张二人达成了瓦解沈家 父子的同盟。

    我不曾过问,这事百利无一害,张世豪 认可的,他想必深思熟虑,关彦庭的橄榄枝 未带刺儿,扎不着肉,他们此时抱团,是渡气 儿续命,袓宗心知肚明,沈关、沈张的合作绝 不可能了,非友即敌,再耽搁几天,他借沈国安的压倒性的权势,在澳门周边大举过境, 扭转乾坤才是天方夜谭。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我们驱车折返1902,驻守第一重铁门的 马仔风风火火大喊豪哥,他踮着脚向张世豪 汇报什么,我不露声色端详他,他意外之色 渺茫,像早有察觉,他有条不紊脱掉西装交 给马仔,牵住我的手,迈过半尺高的门槛,第 二重防弹门吱扭推开,豁亮的练武堂吆喝震 天,百十名马仔陈列方阵,拳脚整齐划一,不 似街边花拳绣腿的瘪三混混儿,搏斗的姿势 套路漂亮,卷起鹤唳风声。

    "安顿在哪。"

    “半小时前豹哥送蒋小姐下榻澳门塔附近 的酒店了,那是十四K的管辖,沈良州的人就 算鸡贼,恐怕也无精力看管澳门城的大街小 巷,他严防死守的无非咱这片地域。不留把 柄便是。再者——劳恩小姐在,怕二位姑奶奶掐架。”

    蒋璐现身,嫂子都不叫了,好一声撇清 地位的劳恩小姐,马仔个顶个的机灵,断断 不会惹臊。

    我冷哼,"办得周到,让豪哥赏你。"

    马仔谄媚笑,“我分内之事。"

    我从张世豪掌心抽离自己的右手,没好 气甩掉他,砰地一声反锁了卧室门。

    片刻工夫,马仔的哀嚎传出,我沉着脸 扳开锁芯,“姓张的,你打他撒气做什么,遮 盖多年的风流债吗?还不许实话实说了?” 我不等他解释,又是一撞,风袭弄着台 阶的尘埃,扑鼻一沓灰土,我故意耍泼,表明 我的态度,不欢迎蒋璐,危急关头,也不挤兑 她,我们的共处愉快与否,取决张世豪如何 分门别类,马子,助手,亲疏远近,拎清点, 我间接提醒他,分寸拿捏得宜,别激我的火。

    赌场的叠码仔对蒋璐的了解胜我许多, 她资历老,是张世豪身边最初一批马子,无 功无过,挺亲切的,她又擅长收买人心,扮演 安稳和善的角色,女人做到这份儿,也算老 实本分了。而我杀伐果断,不加掩饰的锋芒 胆识,让这群兄弟钦佩却敬而远之,我不叛 则已,一旦叛降,后果不堪设想。

    当夜张世豪在我屋子里洗澡,我特地穿 上新买的蕾丝睡裙,香槟色的真丝绸缎,摸 着滑腻如羊脂玉,情趣款式,胯骨和臀部仿 若透明,纱尾缀着流苏穗儿,一步三摇,千娇 百媚,在浴室的昏黄光束照耀下,恰似一朵 盛开的夜来香。

    张世豪躺在浴缸内正思量什么事,我破 门而入,若无其事在水池内舀凉水,清洗着 发梢,他眯眼望着我,我透过雾气朦胧的镜子,在胸部隆起的沟壑里点着乳霜,"蒋小姐 住在澳门塔,不是长久的打算,头三日避开 沈良州的追踪,往后呢?东北的消息仰仗蒋 小姐输送呢,别等她开口求,伤了功臣的心, 张老板不妨主动提及,让她住1902,宾馆房 间多,还差她一间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