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5暴风雨前的温情(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拧着湿漉漉的发水,"女人呀,在大是 大非的风口浪尖,再深明大义也难免吃醋, 毕竟是天性。你当真棘手也就算了,你分明 能令她满意,却岿然不动,细小的委屈曰积 月累,你押注她不撞南墙不回头吗?你赌赢 了十次百次,难保千钧一发的一哆嗦,就抖 岔了。,,

    我接了满满一桶冷水,环抱双臂,斜倚 着镜框,皮笑肉不笑翻媚眼,"张老板好大魅 力呀,揭开了庐山真面目,女人也舍不得割 抱断义。”

    我将冷水灌在他天灵盖倾倒而下,乌泱 泱的浪涛在浴缸里噼里啪啦炸开,我憋着 笑,"张老板还热吗?"

    他看出我刁难他,含着浅笑擦拭干脸孔 泛滥的水珠,"吃醋了。"

    “少抬举自己,你什么货色,我早一清二 楚,明着三个马子,暗着三十个打不住。”

    “三十个。”他气定神闲一把扯住我,将我 放倒在他怀里,他贲张的腹肌严丝合缝抵在 我浸湿了裙摆的股沟,炙热而紧实,时不时 的鼓动诱惑我,胀得我面红耳赤。

    "妇女能顶半边天,程小姐床笫的功力, 顶三百个。”

    我瞪着他,他死皮赖脸的模样混账透 顶,他牙齿晈住我耳垂,喷洒的滚烫呼吸,往耳 蜗里一个劲儿的钴,像燎原之势,迅速侵占 了我的体内,"自从程小姐赖上我,即便十全大补汤不离口,我也感觉心有余力不足。”他 刨着温凉的水,扎入我腿间,我被刺激得一 抖,仰面呻吟出来,他伏在我耳畔闷笑,“这 是万丈深渊,填多少进去都喂不饱。所谓三 十个我也没见过的马子,更没兴致对付。"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他越捅越猖獗,越深入,我趁他疏于防 备,一巴掌糊在他左脸,这一下沾了水渍,吧 卿响,我晈唇笑得天真烂漫,张老板犯贱,

    我五体投地。"

    他不气恼,对我的暴力和刁蛮甘之如 饴,温柔把玩我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下面的三 根指一刻不停歇,"程小姐想学吗?”

    他埋首在我脖颈,舔舐着白嫩的皮嚢,“ 脱了衣服教,学得快。”

    我搂着他呸口水,熏黄的壁灯映着无边 月色,镂空的窗纹洒着斑斓的剪影,落在他 眉心,落在我水波荡漾的肉体,"我不在澳门你不许负我。"

    他的吻停住两秒,辗转吞噬了我胸口, 我两腿盘在他精壮浮沉的腰间,“不然,我杀 了你泄愤。”

    他攥着我脚踝,朝上一举,俯视着我笑 说,"扫兴,吓软了。"

    我躬身晈他下巴,用了七八分力,他一 声不吭,硬生生的受着,直到我唇齿间流窜 着血腥味才松嘴,我指尖摩挲他两排深邃的 牙印,"看你怎么有脸勾三搭四。"

    澳门我估测呆不久了,但没想到出发得 这般仓促,甚至未能来得及见蒋璐这故友一 面。

    关彦庭与张世豪暂时结盟,解决了燃眉 之急,我自然也要礼尚往来,完成我的妻子 本分。东三省谣言蠢蠢欲动,一句“关太太遭 土匪挟持"已经镇压不住,关彦庭为此饱受拖累,中央开始勘察真假,这等紧要关头,我必 须出马。

    我收拾行李时,秃头在门外念叨,关彦 庭万一临阵反悔,软禁扣押我,届时无法返 澳门,哪方面的门路能将我索回。

    我扔了 一只枕头砸他,"关彦庭是君子, 不是小人,他要么从不答允,答允就绝不变 卦。他和张世豪的协定条件,互相救于水火, 当前女人不是必争之物,性命和皇权,才是 首当其冲。为女人伤和气,毁盟约,你以为关 彦庭是靠运气和坑蒙拐骗爬到参谋长的位置 吗?”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当然不是。

    关彦庭真枪实弹,伤痕斑驳,换取卓越 的军功章,血泪铁打,铸就万里江山,得不偿 失之事,早做晚做,他兴许会做,可不是现 在。

    我们乘坐参谋长军用专机在次日上午抵 达哈尔滨,而黄昏时分正是沈国安的庆功 宴,他任职黑龙江省头把交椅九周年,九的寓 意非常好,官家多迷信,下属为他举办贺宴, 关彦庭与他不睦,涉及整个省的隆重,他也 算掐着点接回我,堵悠悠之口。

    我若不出席,尘嚣而上的蜚语,势必愈 发不可收拾。

    供给我准备的空隙十分紧迫,我花费一 下午将得沈国安器重的红人儿幕僚,同时也 是关彦庭强劲宿敌的大老虎丑闻存在脑海, 傍晚五点钟,结束会议的关彦庭来别墅接 我,我换了一件典雅肃穆的米白色套裙,长发 高盘,在驶往国宾楼的途中,询问了张猛几 桩疑惑,东北的局势出乎意料的天翻地覆, 急转直下,背后一定有黑手在规划操纵,沈 国安的道行,似乎在肆无忌惮的浮出水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