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5暴风雨前的温情(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波诡云谲的黑龙江,风水流转得出其不 意且快准狠,打得战场措手不及,只道张世 豪穷途末路,原来关彦庭被沈家父子逼得也 陷入了山穷水尽境地。

    袓宗的弑父一说,到底真假,是引蛇出 洞,抑或虚晃一枪,不得不画问号。

    临下车前,我掏出化妆镜,在脸孔和嘴 唇涂了一层厚重的粉底,显得气色憔悴苍 白,我深吸气使劲勒紧衣带,尽量看上去比从 前更加清瘦单薄,做完这一切,我挽着关彦 庭迈上石阶,随迎接的侍者绕过回廊,径直 走进桃花岛。

    春末夏初的时节,桃花还未落,实属罕 见,我摘了一支最茂盛的粉桃,卡在鬓角,一 白一粉娇艳至极,衬得眉目血色尽失,任何 人瞧了,也由不得怀疑我的申辩。

    关彦庭揽住我肩膀,大部分重力担在他胸膛,我表象做戏,实则全神贯注张望,通过 坐席的划分,张猛复述的八九不离十,黑龙 江省委四名副书记,三名投诚沈国安,关彦 庭被排斥在外,他虽然在官场单打独斗惯 了,为人处事孤僻清高,但今非昔比,升调中 央,同僚不支持意味着暗处踩轧,大兴大衰面 前,选择是极端的。

    他急需仕途关系的缓和,沈国安大张旗 鼓收买了七成,大势已去再妄图力挽狂澜, 辛劳波折可想而知。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也就是城府莫测的关彦庭尚有翻盘余 地,换做旁人,干脆判了死刑。

    满堂的谈笑风生,在关彦庭携我出现, 不约而同收敛得彻彻底底。

    沈国安执杯打量我,半信半疑定格在我 面颊,一派讳莫如深的揣测,“关太太久不露 面,身子骨这么虚软了?”

    我艰难扯出一丝笑,“在家休养了半月, 今年春燥,我贪凉,浇了一场瓢泼大雨,一直 高烧不退。险些赴黄泉,鬼门关的阎王,我都 瞧见了。,,

    "哦? ”他摇晃着杯底,“病来如山倒,病去 如抽丝,关太太的幽默万幸没有被烧坏,有 趣的女人,是多么难得。不过阎王的样子,我 比关太太多活了四十年,还没有见过呢。”

    “那有什么稀缺,保不齐沈书记哪日乐极 生悲,脚底打滑,溜进了湿鞋的黄河,阎王 啊,就见了。"

    关彦庭探我额角的温度,"还烧着,沈书 记不计较,你倒任性没边了。"

    沈国安丁点的信任,在一唱一和间荡然 无存,不说未免避重就轻,说了适得其反,也 只能硬着头皮演,他语气意味深长,"关参谋 长,在部队岗位鞠躬尽瘁培养精兵良将,也要多体贴夫人啊。"

    关彦庭面不改色搀扶我入座,他脱帽递 给张猛,拆解着军装纽扣,“沈书记的忠告, 我熟记了。”

    桃花岛附庸风雅,给一群素日的衣冠禽 兽,装饰得也文绉绉了,桃花茶,桃花羹,桃 花糕,桃花鸡,四大招牌上齐十几桌,香味拂 动帷幔,我拿着丝帕掩鼻孔。

    沈国安和关彦庭假惺惺寒暄了一番军政 的公务,他话锋一转,“张世豪挟持关太太, 这假消息他也认了,你澳门之行,我牵肠挂 肚,生怕他新仇旧恨,与你清算。"

    关彦庭撂下茶杯,“沈检察长率公检法三 司,围剿一败涂地的张世豪,霖霖和他是旧 识,牵制拖延他,确有此事。为沈检察长争取 抓捕的时机。不过张世豪很精明,他挟持霖 霖自保,在澳门边境释放了她,为了安抚东北他的余党,以免爆发骚乱,我顺水推舟。” 他覆盖住我手背,含情脉脉的眼神藏满 失而复得的庆幸,"其实霖霖被当作人质,生 了一场大病,承蒙沈书记挂,折煞我们夫妻 了。"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沈国安并不吃这一套,他千方百计逮住 关彦庭假公济私的疏漏,哪能轻易放过,"如 此说,关太太不是劳恩。”

    我吃糕点的动作一滞,不着痕迹掀眼皮 儿,朝漩涡中心窥伺着,万副书记故作诧异, “沈书记也晓得劳恩?”

    万副书记是省委四名副书记之首,权力 最大,也是沈国安的第一爪牙,道貌岸然的 皮相,他从小科长披着,一路过关斩将,披到 了今天。

    沈国安饮了口茶水,“这个女人是澳门短 短半月横空出世的女土匪,东北籍贯,也不知怎么,在黑龙江声名大矂,竟然有人谣传。

    他夹枪带棒的犀利目光射向我,"是偷渡 的关太太。”

    硕大的桃花岛鸦雀无声,每个人各怀鬼 胎,静待东风吹盛,万副书记装腔作势估算 了几秒,“关太太失踪起码有十四天,时间倒 也对得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