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6宁愿他从不认识(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跟随他乘车返回郊外的庄园,当时匆匆忙忙,许多衣物和珠宝都没收拾,我抬头 张望二楼的卧房,此时一片漆黑,窗帘的挽 结仍是我离开那一日的模样,朝东系着,打 了一束花。

    保姆听到车熄火的动静,风风火火出来 迎接,她泼洒一盆水在梧桐树根下,拎着木 盆推开铁门,“关首长,我煲了枇杷膏,去澳 门前您的咳嗽——"她话音未落,无意瞥见尾 随在身后的我,顿时大喜过望,"夫人,您回 来了?,,

    我经过栅栏,反应很平淡,关彦庭默不 作声脱了军装挂在门后的衣架,眼底闪过一 抹落寞和失意,"煮夫人爰吃的粥,少荤,她 嫌腥,少菜叶,她喉管娇细,时常嚼不烂,煮 两碗,明早温在保温壶,她过几日还走。”

    保姆一愣,“不住在家里吗?外面谣传夫 人偷”关彦庭一剂冷视,她顿感失言,仓促掩唇咽回了后半句,一言不发锁了门。

    我没胃口吃粥,埋在房间翻找了一通,

    拿了两样尤为重要的物品,门外的走廊脚步 声来来回回,似是张猛汇报工作,不多久又 有一名下属送机密文件,保姆收下不敢乱 动,她敲我的房门,请我去一趟书房。

    关彦庭的书房不是之前回廊尽头的那一 间,改装了我卧室的隔壁,不清静,也不豁 亮,有些得不偿失,唯一的好,我依稀记得,我 偷偷躲在镂空的墙壁,窃听他和部下的交 谈,涉及张世豪,也涉及袓宗,而我藏的位置, 凑巧是打通的新书房,放置屏风的一处。 他只要抬头,便能看到那扇屏风。

    我路过镂空的天窗,只是一瞟,鼻子忍 不住发酸发涩,时过境迁,莫说夫妻,连熟 悉,都物是人非。

    我毕生看不透的男人,必定有他一席之地,也或许,唯他一个。张世豪和沈良州,都 有可能一蹶不振,坍塌溃败,但关彦庭,我从 不认为他会垮掉。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哪怕袓宗的真面目不断浮现揭穿,他是 狠角色,有大将之风,可强烈的预感,抑或莫 须有的直觉,在一遍遍告诉我,就算弹尽粮 绝,乌云蔽日,关彦庭还是倒不下。

    我站在书房一门之隔的光影里,张猛候 在灯旁,他略弯着腰,“关参谋长,中央军委 部下达了您的降职书,暂时没成文,您无异 议和申辩,周五盖章公示。”

    关彦庭揉捻眉心的姿势一顿,他透过指 缝望着张猛,张猛垂头,"由军区正总参谋 长,贬为副总参谋长,降半级,东北三省陆军统 帅三阵共计十五万武警,撤一阵五万兵权。”

    我捧着文件的胳膊一抖,险些摔在地 上,周五,今天是周二,妄图力挽狂澜,非得快马加鞭赶在盖章之前拦截。

    关彦庭伸手,接过任免信函,他看了一 眼,合住丟在桌角,"候补委员的席位,还保 留就无大碍。”

    “东北的陆兵一向野性难驯,打仗的好 手,也是不易驯服的硬骨头。中央始终顾虑三 省民国军阀时期的分裂夺权再度重演,军政 方面管辖极其严格,能手握十五万兵力,您 是最后一代将领。中央似乎趁机削弱您的势 力,否则真要降职,副国级候补委员才是最 应没收的,更像敲山震虎,镇压您的野心,制 约军权,给予政权,整顿东北的黑帮这杆重 担除了您,哪一个也承受不住,您的利用价 值很高。"

    关彦庭精疲力竭,他端着热茶,用袅袅 升起的雾气,熏着困倦的眼睑,"中央巡视 组,在调查我身边人取证,是吗。”

    张猛说明日在军政大楼约见夫人和您的 秘书,他心有余悸吐出半截气,“幸亏夫人及 时赶回,不然,我们圆不过去了,她偷渡的流 言验证成真,您必受殃及。很明显,纪检委的 人拿到了对您不利的确凿风声,多数奔着借 机惩处您。夫人在宴会力斩沈国安,遏制了 舆论发酵,为您争取了转圜的良机。"

    关彦庭越过张猛头顶,和静立的我四目 相视,他的眉目陷入一团焦黄的暗影,时明 时灭,斑斓如夜火,“待多久了。"

    我说有半小时了。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我举着文件夹,“你的记性啊,未老先 衰。"

    他闷笑,调亮了台灯,“怎么未老,已经 老了。,,

    他拨弄着鬟角的短发,"记得舂天时,你 伏在我背上,拔了几根白发,它长得凶,现在几乎成片。”

    我攥着塑料夹的手不由自主收拢,关彦 庭吩咐张猛退下,张猛和我擦肩而过时,特 意停了数秒,“夫人,威尼斯酒店那天初次交 锋,关首长配备的武器,足以轰炸楼宇夷为 平地。他之所以罢休,本可速战速决,偏选择 逐步瓦解,是您在的缘故。绞死张世豪,您也 陪葬了,关首长中年丧偶,京城常委会何止 嘉奖他,还会同情怜悯,卖惨这条捷径,平坦 少路障,官僚巴不得馅饼从天而降,他倔强 不走。有时我想,关首长和您从不认识,会否 好很多。”

    “张猛。”关彦庭厉声呵斥他,他当真怒 了,那样波动愤懑的情绪,我极少在他脸上看 到。

    张猛将腰板压得更低,他退出书房,从 外面拽住了门。

    我如同什么也没发生,像我们刚成婚 时,轻车熟路把文件放在他手里,整理着批阅 过,来不及归置的资料,一切做完,绕到椅 背,掌心隔开单薄的衬衫,搭在他脊梁和脖颈, 技巧娴熟的捏着,"力道行吗?"

    他良久的怔住,喉咙半沙哑半低沉说,〃

    轻了重了,我都受得了。”

    “你嘴里的话,又中听,又不中听,像哪 门子的老夫老妻一样,我才二十二岁呢,关 大参谋长,你老我可不老。”

    他滚烫的掌纹覆盖在我手背,握着我蜷 缩发力的指尖,“你老了的样子,也很好看。"

     西子说

    明天有袓宗,转折!后天的戏份水妹回澳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