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7(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隔天下午,纪检委的公职人员安排司机 来接我,为避嫌,我特地提前几小时赶到军 属大院,由这里为起点,绕了一条街,抵达目 的地。

    中央不是头一次调查关彦庭,袓宗也挨 过,可这一回明显不同,纪检委素来铁面无 私的二组组长王长友也在,这副阵仗陈列, 事态颇为棘手,我心里咯噔一跳。

    他倒客气,吩咐下属沏茶,主动伸手和 我打招呼,"关太太,叨扰您了。"

    我格外端庄朝他们行礼,"配合中央的调 查,是我的职责。嫁作军人妻,自然要配得起 身份。”

    "我也接触了形形色色的官员家属,像关 太太亲切和善的,少之又少。”

    “你们不容易,为难你们做什么,心平气 和是度量,我们彦庭问心无愧,我有底气。” 他邀请我落座,我接过下属递来的一杯 花果茶,嗅了嗅味道,甘甜芬芳,鲜亮诱人,

    摇曳的干玫瑰有些变色,紫红发黄,我听袓 宗无意泄露,纪检委很喜欢用药物麻痹受审 官员的神经,就是一种浅黄色的军用麻醉 剂,多见武警医院和公安医院,他们体制特殊, 无论多么惨重的伤亡,只要有一线生机,救 治的基准不可伤脑,可弱化疼痛,甚至不打 麻醉,不影响痊愈后办案,比常人更迅速的 投身高强度工作。

    而纪检委挑中的,九成是证据确凿,钱 权交易,权色交易,无外乎二之一,只差彻底 落实,直系亲属的供词极其重要,为保证口供的纯净和真实,必要手段,也是花活百出,

    和条子拿电棍逼供牙齿晈紧的罪犯吐口差不

    多。

    我装模做样的唇瓣抿了一小下,没滑进 口腔,顺着嘴角流淌到下巴,不露声色抹掉, 王组长并未发现,他依照流程单刀直入,"听 闻关参谋长正在筹备婚礼?”

    我一怔,是他们诓我,还是关彦庭确实 放出消息掩盖我失踪,真真假假我分不清,

    只能含糊其辞附和,“他呀,少言寡语,旁人 报喜不报忧,他是喜忧都瞒着我。"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王组长思量片刻,"恕我直言,得罪之 处,关太太担待。军委部的审批迟迟未定,关太 太的底子,似乎有点不清白。关参谋长曾擅 自做主,要和您先斩后奏,险些激怒了上级 领导。”

    我诧异,“有这事?”

    "你不知晓吗?”

    我的演技天衣无缝,"彦庭是何等固执的 人,我有数。亵渎军衔的事,他坚决不做。"

    王组长使了个眼色,下属摊开笔记本, 一言不发的记录着。

    “河北省厅跨省围剿国家重A级红色通缉 犯张秉南,据内部官员透露,关参谋长和他 存在某桩合作。他在澳门摸清了张秉南的巢 穴,却不予行动,恣意包庇,属实吗?”

    紧挨的一名下属附耳和他说了句什么, 王组长再次质问,"关参谋长与省委班子大多 不和睦,矛盾恩怨很深,传言他为升迁不择 手段,在部队不容政绩出色的同僚,尤其是 针对与他不同阵营,打压的方式暴戾果断。”

    沈国安挺会玩的,击不碎关彦庭的倔 骨,就泼脏他清清白白的皮嚢。话不说死,水不 斟满,为他砌后路,我不着痕迹偷换概念,“

    官员是谁。军区?政府?"

    他义正言辞,“关太太请正面回答。

    我目光不躲闪,“三人成虎,故事里的虎 真的来了吗?只是皮影戏的虎皮,戏子披着 罢了。军区竞争,廝杀惨烈,各行各业都有龃 龉,权势当道,它的诱惑,使死的复活,使活 的遭人祸,粉饰太平的时代,舌灿莲花的公 仆比比皆是,埋头苦干的到处难寻。”

    我慢条斯理端起茶盏,直接浇注在地 板,清洗着一块瓷砖覆盖的灰尘,“一将功成万 骨枯,高贵显赫的人物,谁不是踩着同僚尸 骨往上攀爬,草根王侯无后台,他越是稳,另 有企图的人越是妒恨他才干,彦庭嫌恶虚伪 的人情世故,官场应酬一贯笨嘴拙舌,成了 性情暴戾孤僻了?不合群就是错,大家一起 关门贪污搜刮民脂民膏,是对的了?中央提 携他,也明白这种清廉血性于大背景下格格不入,他不肯随波逐流,势必被孤立排挤。” 王组长瞧了我半响,他托着青花瓷纹的 杯底沉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