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7(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舂怨》有一句诗文一一啼时惊妾梦,不 得到辽西。描述的正是我和彦庭。我们订婚 至今,我病中都没见他几面,省市区部队巡 视、特战大练兵、实战演练、军统会议、这一 件件数下来,占据了他的日日夜夜。他有心 思拉帮结派,为升迁上窜下跳,扎根军区不 是太愚蠢了吗?往中央多跑几趟,管他谁的 政绩呢,一锅端揽自己怀里,早得偿所愿了。 三天前沈书记的庆贺宴,他当着高朋满座, 斥责彦庭只顾军政繁忙,不顾家庭新婚,夕卜 人都一清二楚,中央能否理解我的苦楚。” 我抹着眼角的泪滴说,"我是女人,您也 有太太,官场树欲静而风不止,彦庭四十岁 才敢动感情的念想,他半生最好的时光,都为建功立业,戍守东北边疆牺牲了。他是一 座血染的丰碑,中央不铭记功臣,却以一桩 所有官员也扳不倒的黑社会团伙为幌子降 罪,公检法的官无能渎职,让张秉南嚣张十几 年,这是收了一座金山的好处吗?不该一一 撤查?沈书记贵为黑龙江省一把手,他放任 眼皮底下黑窝猖獗,他是得了几套宅子?” 几个人面面相觑,我竟拿沈国安开刀问 罪,他们肯定不敢接茬,嘻得哑口无言。

    保姆搀扶我站起,她吓得手发抖,“我不 抗议上级对彦庭的处置,只求杀鸡儆猴别挑 错人,审判不公,我会以参谋长夫人的头衔, 上告中央,要求省委班子全部问责。创下汗 马功劳的参谋长,在仕途逆流中护不住一 己,籍籍无名十几万底层士兵还有盼头吗?” 我气急,掏出方帕捂住唇咳嗽,咳得剧 烈,额角涨得绯红,保姆哭着央求我,"夫人,

    歇息吧,您禁不起折腾。您身子都垮了,大夫 不准下床,您偏说替首长委屈。”

    王组长后续哪里还问得出,他脑仁都被 我骂裂了,他负手而立,长吁气,"关太太,是 我们冒失了。京城距离远,深入的情况,我们 不了解。关参谋长战功卓著,许是存在误会。 不错怪,不漏网,是我们纪检巡视组的原则。

    我面带泪痕颔首,他们向我回敬了一躬 后,我在保姆的侍奉下走出办公室。

    迈门槛背对里屋的一瞬间,我的哀戚愁 容溃散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是一抹了如执 掌的得意之笑。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多谢桃花岛他教导彦庭,顾家为重,救 了彦庭的军权呢,祸从口出啊。沈国安哪想 得到,我装病引他的无心之失,供他戴体恤 下属的面具,他戴得心安理得,也搬了石头砸自己脚趾。"

    保姆疑惑问中央不会贬斥关首长了吗? 我仰头,遮着高楼抛洒的晚霞,不灼烈, 也刺目,这潭无时无刻翻搅的漩涡,困境挣 扎,居安思危,活很难,屹立不倒更难。

    司机拉开车门伺候我坐进后厢,我抱着 一只冰袋纳凉,“当然不。正国级待任的沈常 委称赞彦庭刚正不阿,舍私情取大义,中央 会自毁颜面吗?不褒奖他升半级都亏他了。” 保姆欣喜若狂,“所以关首长保住了官位 和军权。”

    我淡淡嗯,精疲力竭阖住眼眸,隔绝外 界一切光影颜色的霎那,街巷逆行的人潮 中,我窥探到一抹熟悉的身型,本能的疑窦,我 顿时一激灵,我命令保姆下车给我买一支冰 糕,我极少吃寒凉的食物,她纳闷儿但瞧我 神色不好看,也没劝诫。

    保姆离开,我抓着驾驶位的背垫,跟上 去。,,

    司机一愣,"夫人,那就是普通的桑塔

    纳。,,

    我紧盯着车屁股,“少废话,跟丟了我开 除你。”

    司机不敢怠慢,他踩油门尾随,始终维 持在一段相对安全的车距。

    行驶了二十多分钟,车速逐渐减慢,扎 进胡同口,一辆银色面包车闪灯,从相反的 地段缓缓停泊在一处拐弯橱窗的角落。

    那辆车是专程与袓宗汇合的,外观平庸 且陌生,完全不起眼,也很陈旧,袓宗率先推 开车门,他迈下一条腿踩地,漫不经心掸着 裤腿的褶皱,当近在咫尺的面包车后座玻璃 摇下,曝露关彦庭那张面庞,我曈孔猛地睁 大,每分每秒急速颤栗的缩放。

    袓宗把玩颈间的酒红色领带,"关参谋长 在我老子的明逼暗斩中节节败退,吊着仅剩 一口气强撑,若不是程霖拋头露面,及时操 控大局,已经一败涂地,我老子信以为真,想 你也不过是纸老虎,军政吹噓你厉害言过其 实。,,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关彦庭臂肘支着窗框,大拇指腹似有若 无的摩挲鼻梁骨,语气不疾不徐,"我最岌岌 可危那一阵,我以为沈检察长假戏真做了。”

    袓宗闷笑,“关参谋长是吃素的吗?我坑 你,不也是坑我自己。"

    他松扯着系紧的纽扣,"关参谋长,我要 的筹码,希望你谨记,假以时日你食言,从不 曾合作,与盟友反目,后者的宿怨更不可消 灭。"

    关彦庭勾唇浅笑,“沈检察长履行承诺, 我不会有任何问题。沈国安一倒,张世豪的头颅与地盘,我双手奉上。秘密送去中央的 检举档案,我将动用我的人脉暂时截下,我 等你亲自找我赎回那一天。”

    袓宗阴森眯眼,"张世豪死在哪我不管, 你必须保程霖毫发无伤。”

    关彦庭面无表情合上玻璃,空余一缕缝 隙时,他沉声说,"你不用提醒,我也会做。"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也 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看 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百万 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