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4你真愿意吗(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袓宗乏了,他握着我的手塞回锦被,亲 吻我额头,他没说只言片语,关了床头的暗 灯。

    我无眠到天亮。

    隔壁书房也窸窸窣窣响了一整夜。

    我是被次日九点钟淅沥的雨声惊醒。

    才浑浑噩噩睡了一个时辰。

    我翻身下床,推开玻璃时,一晃而过的 人影惊愕了我,我本能喊叫,那人停在三米 开外的藤椅,"程小姐。"

    我皱眉,敏捷反手合住了落地窗,并拉 上纱帘,拽着阿波的衣袖扎进墙板凹槽,“你 太冒险了,时势今非昔比,沈良州警戒他老 子抢人,高强四壁都是摄像和电网,稍不留 神败露行踪,你想躺着走吗?”

    阿波弯着身躯,头也不抬说,"我不理 解,豪哥在1902水深火热,您怎和沈良州搅合在一起?他是什么人,连弑父的买卖也敢绸 缪,您羊入虎口,吃容易吐出难。若是为豪哥 分忧,一干多名马仔鱼死网破,还不够威慑 警署吗?”

    我松开他,"决计不够。蒋璐叛变郑长 林,后者捏着张世豪在吉林的一些底细,他公 报私仇,警署数万条子是他泄愤的冷箭,一 支支插在1902的心窝。张世豪澳门讨生活, 这里干变万化,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胜义以 少胜多的战役,不可复制。1902_旦死杠, 东北河北两北省厅顷刻包抄突袭,你当马仔 是钢铁铸造的机器吗?鱼死网破-一”

    我冷哼,恨铁不成钢拍打他头顶,“这念 头,你最好打消。1902全军倾没,旗帜毁烂, 毫无资本,张世豪平安了又能维持几天?条 子如今忌惮的,不就是他在澳门的声势吗, 你只看短暂,不理长远,他靠逆水行舟才能在法网的眼皮底下安然无恙。”

    "因此您借沈良州的手,制衡幕后主谋沈 国安,您回归他情妇的位置,沈国安位列中 央九常委之一,他多少得稳住清誉口碑,和 儿子抢女人,传出贻笑大方。您采取离间计, 把战火从1902转移父子残杀。可您是否想 过,干钧一发之际,您未必舍得罔顾沈良州的 安危。况且豪哥不愿牺牲您得到喘息。再者, 咱老实困着,两北省厅就放过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眺望飞掠湖泊的白鸽,它们自由而圣 洁,在雨雾蒙蒙的午后肆意活着,“至少帮张 世豪反败为胜撕下逃犯标签有所拖延。你根 本不知道,东山再起的欲望,在他脑海里多 么强烈。他不要苟延残喘狼狈度日,他是野 心勃勃的。刚来澳门的曰子,他每夜凌晨睡 不着,金字塔尖跌倒,被他一向仇视轻蔑的 白道踩踏,他苦不堪言。"

    我触及长发掩住的后脑勺,"他有一块反 骨,很凸起,所以他总是梳着背头,隐藏他的 虎狼面目。他长得像儒雅斯文的书生,更像 大病初愈的病秧子,我记得我初次见他,不 相信他是威吓东北三省的张世豪。你信吗?” 阿波直起腰,百感交集说,“您是全天 下,最懂他的女人。"

    我勾唇,“不,我是最贪得无厌的女人。

    鲁曼喜欢他给予的风光,喜欢所谓的风月,

    陈庄将张世豪视为信仰,视为这世间独一无 二的男人。她不在乎一切,她需要的是一种 慰藉,这男人是他的,有一半是他的足矣。而 我,我要他每一下呼吸都是我的。”

    阿波不吭声,我扬下巴示意他翻墙,“我 和沈良州,你叮瞩能进出1902的马仔先瞒着 他。,,

    我坐在梳妆前换了衣衫,保姆进屋送汤羹时,我让她搀扶我下楼,保姆告诉我袓宗 一直待在书房批示文件,连早餐也没吃,询 问我用不用亲自送一份。

    我琢磨了会儿,我和袓宗昨晚也算不欢 而散,彼此都有了隔膜,我这时贸然前去,保 不齐适得其反。

    我推搡了她一下,"他熬了一宿,火气 大,米粥配几碟酱菜开胃,油腻的荤腥他不想 闻。"

    保姆听出我弦外之音吩咐她去,她答应 了声,直奔厨房。

    我捧起一只紫金钵盂,伏在阳台的贵妃 榻喂鱼,院子里的雨越下越密,敲击着藏青 色的大理石,压垮了芭蕉,一柱细弱的水流 从砖瓦缝隙潺潺飞溅,像盛开的白花。

    我探出手接着雨滴,客厅大门此时忽然 爆发一阵尖锐铃声,保姆匆忙应和,跑出打开,迎进来一名略眼生的中年男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