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5(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流连着杯壁的龙凤花纹,"她体弱,就 算竭力抢救,也撑不住一年半载,你埋怨我, 猜忌我,贬斥我。良州,你和我恩断义绝,对 你没有益处,只能你自掘坟墓。"

    我直勾勾望着楼下的一幕,未发觉保姆 沿着扶梯上来,她附耳告诉我在客房接了一 通客厅引进的电话,是一位小姐,她说在维 港咖啡厅等您。

    我莫名其妙收回视线,“澳门的小姐多如 牛毛,她是谁。"

    "她自称姓蒋。"

    我更诧异了,蒋璐?

    她怎有袓宗私宅的号码。

    我住了两日一无所知,她倒有路子摸得明明白白。

    这团迷雾乌云惆怅,说得通有,说不通 也有,必然哪一环节遭刻意隐瞒,令所有人 疏忽了。

    "我晓得了,良州稍后询问我,你就说我 买糕点,最迟傍晚前归。”

    保姆点头,她掩护换了衣裙的我从后院 废弃的铁架子楼梯离开庄园,我没带司机和 保镖,我笃定土皇帝猜不准我不百般藏匿, 还有胆子四处奔窜,和他的枪口擦肩而过。 他若真有豪取的架势,眼下的庄园已水深火 热,插翅难飞。他先探底,试试袓宗口风态 度,坚决过硬,他再做最坏的套路,对症下药。

    司机驱车载着我躲开沈国安的警卫抵达 维港,我进入旋转门,游移在几十张相似的 方桌,蒋璐倚着一盏装饰的花灯向我挥手,她衣着娇艳又张扬,我想低调都难。

    我四下警惕梭巡,确定无人注意我,迅 速靠栊橱窗。

    “我的处境,蒋小姐聋了吗,你道听途 说,也该有个数。"

    蒋璐一手按在小腹轻轻揉捻,一手支额 角,懒洋洋的姿态说,"正因了解你的棘手, 我才送你一颗定心丸,不枉你我一同跟过张 世豪。"

    “你从谁手中得到沈良州宅子的电话。” 她矫揉造作扭着绵软的身段,"我自有渠 道,与你不相干。”

    我担忧争执引人瞩目,不再和她唇枪舌 战,我坐下略佝偻着脊背,“定心丸。”

    “关彦庭启程了。”

    我轻蔑瞟她,“就这个?”

    她莞尔一笑,"还不够?你不安分守着丈夫过日子,他心心念念皆是你呀。”

    她托腮瞧玻璃外的车水马龙,“澳门是一 座来了不想走的城市,多有趣呀。每个人戴 着面具装模做样,利益当道,丧心病狂。底线 、荣宠、情爰、兄弟,一一践踏为残渣。好狠 的心肠呐。关彦庭让我对男人刮目相看,什 么节骨眼了,他还能抛下军权,趟沈国安的 浑水。,,

    我面无表情,"多谢。这事他管不了,也 无需你窥好戏。”

    我摸出两张票子,垫在小食的竹筐底,“ 结账。,,

    蒋璐收敛了笑意,她抚摸眉尾的一块凸 起,“我早晨照镜子,发现长了一条皱纹,我 之前竟从没察觉。程小姐,你看——”

    我耐着性子往咖啡杯内泡了 一颗方糖,“ 三十岁的女人,韶华渐逝,很平常的事。"

    "不,我的脸在张世豪剥夺我的自由,将 我困在吉林宅院时,无法抑制的苍老。我不 能接受它的衰败和褪色,失了容貌,我连奋 力一搏的筹码都荡然无存,男人是最吝啬的 动物,我要涂抹厚厚的脂粉,才能遮掩芳华 的屠戮,逃出冷宫,摆脱度日如年。我等来了 良机,良机也亲手扼杀了我。"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我慢条斯理饮着咖啡,糖像一滴汇入江 海的水珠,湮没在滚滚浪涛,了无滋味。许是 蒋璐的哀戚让我恐慌几年后的自己,我舌尖 尝不到一丝甘甜,只是绵延不绝的苦涩。

    "男人爰你与否,容颜只是其一,而非唯一

    她讥讽嗤笑,"你倘若不拥有这副模样, 东北的权贵谁认识你,谁为你神魂颠倒。"

    “我不伪装,我坏得坦荡。”我舔掉下唇的 咖啡渍,仰面望着蒋璐,“我的野心,我的贪婪,我的狂妄,我不加掩饰,我真正俘虏男人 的,是我堂而皇之的计谋。”

    她拿汤匙一勺勺舀干杯子,她嘴角是无 尽冷嘲,当杯底空空如也,她眯眸点了一支 烟,用作烟灰缸掸弄着灰烬,"风月里的计 谋。他们真会替你开脱,多美丽顽皮的词,有人 疼爰,婊子也圣洁。同是女人,我们的狠毒是 蛇蝎,你的暗算反而成了诱惑的外衣。”

    我懒得和她虚与委蛇,"吸烟对胎儿不 好,你望穿秋水盼来的,别糟蹋了。”

    我拎坤包站起,道了声告辞,还来不及 行走,蒋璐叫住我,"想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 吗。"

    我倏地顿住。

    她很畅快我如临大敌的反应,在那里放 肆笑着,"风水轮流转,还未降生,怎能知晓 呢?程小姐难道不期待,孩子父亲浮出水面的一刻吗?是如何石破天惊。"

    她狂妄的表情令我毛骨悚然,脚下仿佛 钉死在瓷砖,挪不动半步。

     西子说

    后天高潮解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