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6竟是他的孩子(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缓缓弯腰,这一拜干娇百媚,却是他 难以享用的美味,他呼风唤雨叱咤疆场,哪 里甘愿受窝嚢气,勃然大怒的后果,父子相 残愈发惨烈,我猜袓宗筹备了十之八九,下 属说他不打无把握之仗,他对沈国安恨之入 骨,报仇篡权是必然的趋势。

    沈国安一早识破袓宗虎狼野心,未必一 清二白他的计划,土皇帝自认屁股流出的 种,跟头翻不出他的五指山,一边欣赏袓宗的 困兽之斗,一边小施防范,袓宗轻易不折腾, 他伺机百发百中,如今各股势力碰撞,大戏 开锣,明着风光的沈国安,不一定是潜伏的袓宗的对手。

    沈国安有退路,祖宗没。

    愈是徘徊在万丈深渊,愈是殊死一搏。 他笑声含着不屑与自负,"良州纵然升了 厅长,在我眼中也是黄口小儿。你赌错了。” 我不卑不亢,“沈书记只手遮天,全当陪 我游戏了,输了,我任您处置,臝了,您见识 长子的厉害,沈家世世代代昌盛,不亏。” 我泰然自若上二楼,冲进卧房反手合拢 门,背靠墙壁长舒了口气。

    沈国安果真在庄园住下,一连三天,我 足不出户,吃喝拉撒都在房间解决,保姆偶 尔汇报他的动向,他不骄不躁,像放鹰的猎 手,耐力很稳,似是势在必得。

    袓宗早出晚归,不知绸缪什么,他和沈 国安的关系跌破谷底,彼此话极少,形同陌 路。这份暴风雨前的宁静维持了五日,整个澳门无波无澜,静谧得让我发虚,阿波每隔 一天会在露台现身,告知我1902的近况,郑 长林倒是没薄待张世豪,他也没胆量,衣食 用度件件优厚,再坐享其成,也是砧板的鱼 肉,我晓得他按捺不住了。

    大好时光荒废,贩毒潜艇是他东山再起 的武器,也是一颗定时炸弹,爆炸殃及数以 千计的马仔,全军覆没的灾难,哪个承受得 起。

    我吩咐阿波转告,忍了多时,别功亏一

    堃

    O

    他听出我的言下之意,"程小姐,有法子 吗?”

    “我不确定。但除了等,别无他路。"

    皇天不负,第六日黄昏我接到消息,关 彦庭的私人军机着落在澳门境内。

    我喜不自胜,他虽然失势,也是一省总军区的参谋长,痩死的骆驼比马大,好歹制 约澳门大幅度倾斜白道的局面,的确,他为 何帮张世豪?共同的敌人沈国安,就是他襄 助的动机。

    整垮张世豪立功,沈国安捷足先登,这 锅热乎的肉吃不进他嘴里,既然这条路堵 塞,反其道行之,现下正是沈国安疏忽关彦庭 的吉时。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私下会面,我首要甩掉袓宗的人,我找 了不同借口哄骗保姆和司机,趁沈国安外 出,几名特警护卫他也不在时,爬后门废弃的 扶梯离开了庄园。

    我抵达关彦庭预约的茶行,是半小时 后,他出乎我意料,高调安排了四辆驻澳的军 用吉普,并不打算偷见这一面。

    张猛在街口迎我,与此同时关彦庭刚好 下车,他目光打量我许久,旋即摘掉白丝绒手套,指尖拂过我眉骨,"痩了。”

    我哽咽着不吭声。

    “我说过,随时回来。你固执的毛病,什 么时候改。”

    我别开头,悄悄抹掉眼泪,“你自顾不 暇,我不愿牵连你。”

    反光镜倒映着我和他近在咫尺的身躯,“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有错 在先,彦庭,你仁至义尽了。"

    他松了松脖颈的领结,后厢车门沉寂几 秒,人影摇曳中,张猛再度拉开,穿着黄裙的 蒋璐从里面迈出,我顿时愣住,僵硬凝视这 不可思议的一幕,她是关彦庭送来的不假, 在澳门堂而皇之同处一车不免被张、沈的余 党窥探,岂非是大祸降临,多了一重麻烦。 而且他们为什么在一起。

    她没理会我,走向关彦庭身侧,唤了句关参谋长。

    我在她苍白削瘦的面庞,看到前所未有 的敬畏和安分,跋扈煞气荡然无存,确切说 是恐惧,对关彦庭的驯服。

    他淡淡嗯,"胎检报告。"

    张猛递上一枚启封的牛皮纸袋,“三个 月。秘书提供了录音,搪塞不掉,时间吻合。"

    “三个月? W我顾不上失态,无比诧异抓住 蒋璐的衣领,使劲拖拽她,"张世豪和郑长 林,你一 口晈定的答复是一个月!"

    咖啡厅一别,蒋璐模棱两可的陈述,委 实吓住了我,郑长林做了接盘侠,那么便是 张世豪的种,这是我最不想看的下场。

    若是三个月,张世豪在澳门,蒋璐在吉 林,鞭长莫及,怎会廝混。

    那这孩子。

    我下意识看关彦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