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7(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67

    沈国安饮茶的动作一顿,"哦?关参谋长 另有筹码。"

    关彦庭诧异挑眉,“这还不够吗。沈书记 忽略了正国级执行和待任的区别,您禁不起 浑浊风波。我是输了,输在中央的考核,您莫 重蹈覆辙。"

    他悠闲自得拿起一只崭新的茶壶,洒了 一杯龙井茶的嫩芯,填炉子的炭火稀疏,烹 了五六分钟,便有熄灭的趋势,他招呼回廊 候着的侍者,拎了一筐新炭,炭块用香料熏 过,烧着不呛鼻,噼里啪啦的噪音也无,一天 一夜的雨浇灌棚顶和屋檐,包厢潮得很,阳 台更是滋长了苔藓,茶炉亮着红光,一室暖 意,燥热也耐得住。

    鸿雁坊与鸿雁阁一泉池潭之隔,乳黄色 的帷幔束成一缕,流苏穗子低在瓷壁,窸窸窣窣的攘动,茶壶的火候旺了,关彦庭拾起 倒扣的茶杯,纳在清水浸泡洗涮,他姿态无 比优雅斯文,手腕沉在涟漪里,半点不沾湿 制服。

    “鸿雁南巡,青梅煮酒,棋逢对手。我和 沈书记在仕途的沼泽摸爬滚打,您图家族飞 黄腾达长盛不衰,我图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本是云泥之别,互不干预,无奈沈书记瞧我 碍眼,做着在东三省独霸的舂秋大梦。可现 在是夏季,时移世易,春天的梦,未必熬得到 秋。一季季总有凋谢的花草,不是沈书记,便 是我。,,

    他若有所思看着稍稍安静些的鸟笼,“沈 书记四十岁时,任职吉林省反贪局局长,我 在父亲碑陵前立志,为官改写贫民百姓的历 史。天道苍苍,我不信寻觅不了一席之地。沈 书记五十岁时,黑龙江省省委副书记,兼职政法委主任。我当兵三年,做了小小的班长, 中士警衔。官家子弟拥有一件东西,轻而易 举。而我,我白日苦战沙场,打靶打出满手的 茧子,不达十环誓不罢休。晚间不肯休止跨 越障碍横渡山坡,偌大的号角练兵营,几千 米的操场,我是最后一名离开的兵,风雨无 阻。我身躯六十五条疤痕,扶持我爬到今曰, 同僚说我干锤百炼无坚不摧,宠辱不惊薄情 寡义。,,

    他神情空旷寂寥,倦怠的鸟凝固窄窄一 线,褪成一幅黯淡的画,“我付出的艰辛,我 心知肚明。即使是装,我也装下去。”

    沈国安的茶水冷却,他也未喝一滴,他 腮帮鼓了鼓,紧晈后槽牙,"关参谋长,一张 面具二十三年不摘,我钦佩。"

    “沈书记错了。面具戴久,和皮相溶,分 不清孰是孰非。我的模样,就是中央和子民眼中的模样。”

    壶嘴沸腾,雾气轰扑着沈国安的面庞,

    关彦庭话锋一转,“以茶代酒,祝沈书记桑榆 晚景之乐,儿女成群,子孙环膝。"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他没忍住讥笑,眉梢显露的弧度极尽讽 刺,立在桌沿默默无闻的蒋璐泪眼朦胧抬起 头,“国安,三太太和齐小姐吵闹得你死我 活,你亲口告诉我,你厌烦她们,家不像家,规 矩不成规矩,你后悔养了这么多女人,想清 静了,无处可去。”

    她拍打自己胸部,绝望又哀戚,"国安, 是我!我背弃张世豪,替你做事,掳获郑长 林,钳制张世豪囚在1902,我为襄助你扫清异 己众叛亲离,我怀了你的种,还要罔顾廉耻 出卖肉体,三个月了,国安,孩子越来越大, 我没法藏他了。郑长林也察觉了,他要我的 命,张世豪对我恨之入骨,我只好投奔关参谋长,给我续一口气。”

    蒋璐带着我见犹怜的哭腔,她缓缓跌跪 在光滑的大理石砖,"你不要我,你指责我揣 了野种赖你,国安,我敢吗?三月前我在吉林 幽闭,除了你,我还侍奉过谁?张世豪的马仔 防贼一样盯着我,东三省你沈国安只手遮 天,你能调虎离山,旁人能吗?哪怕后来我被郑 长林糟蹋,我也是为了你呀!”

    蒋璐的嘶吼,情之真切,闻者哀恸,如此 绵软温柔的女子,像溪水一般,里通外国引 狼入室,算计得三省土皇帝沈国安费力招 架,芳节败退。

    他何其不可一世,胜券在握,他迷茫,混 沌,懊恼。

    他不该深恶痛绝蒋璐,她也不过区区一 枚棋子。

    操纵全盘的是提木偶线的主人。

    哪一环节扭转乾坤,让关彦庭钻了漏。

    抑或自始至终,他都稳坐钓鱼台,是在 三尺茅庐掌七分天下的诸葛。

    沈国安悲愤交加,他压着凛冽的怒火, 情绪几乎一点就着,他掐着蒋璐下巴,迫使 她直起身,咫尺之遥的对视,她抽嘻戛然而 止。

    “我待你不薄,你究竟要什么。"

    蒋璐舔着下唇的咸涩,"我要你娶我,将 三太太驱逐出门,给孩子正经的名分,我不 要我怀胎十月拼死诞下的儿子做见不得光的 私生子。”

    沈国安沉默半响,他噗嗤笑,低哑而荒 谬,"你疯了。孩子有一名疯母亲,前途也是 灰暗的。不如趁他无知觉时,送他升极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