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7(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蒋璐捏紧拳,她的肩膀和脖颈凸起浄狞 的筋脉,关彦庭不露声色瞥她,她这才按捺一步步爬出回廊。

    “沈书记。你认与不认,一朝分娩,尘埃 落定,你恐怕没能耐,在我的看护下,让她一 尸两命。我秉承万事好商量的原则,没有永 远的敌人,我与你同盟无望,各自安好不难, 我要的你清楚,你怕的我也了如执掌。沈书 记不妨跟我去一个地方。”

    他撂下这番话,搁置了茶盏,“张猛,备 车。"

    在我身侧的张猛吩咐两名警卫员开道护 航,关彦庭率先夺门而出,沈国安思量许久, 也一并尾随。

    "程小姐,您稍后坐在中间的防弹车,关 首长断后。抵达目的地,您是否下车,取决于 您的兴趣。”

    我如坠云端,一脸迷惘,"他什么时候和 蒋璐勾连的。"

    张猛说有一段日子了,蒋小姐是关首长 的底牌之一,她的价值,正是束缚沈国安掣 肘搞垮关首长的邪念。

    我苍凉笑,"他好高明的城府啊。"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您看到了,他们人 人不饶关首长,关首长是万不得已的逆境自 保,他若不歹毒,他已尸骨无存。"

    我抹了一把不知何时流淌在颧骨的眼 泪,"他要借机扳倒沈国安吗。"

    张猛摇头,"蒋小姐母子的分量虽重,扳 倒从前的沈国安或许可以,位列九座正国级 的沈常委,远远不够。关首长的企图,其一救 您水火,其二为自己谋求喘息。沈国安识相, 从此老实当他的京官,别阻碍关首长的路, 他不识相,关首长必然鱼死网破,那就听天 由命了。关首长口袋里的货,沈国安能扒一 副皮。"

    "他怎不早做。"

    张猛比划请我出门的手势,"仕途险象环 生,程小姐局外人,您哪晓得曲折。"

    三辆防弹吉普车形成一列雁阵,浩浩荡 荡驶向西南。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颠簸的四十分钟,闯入三重铁门时减速 靠岸,港澳码头的巨浪翻滚,撞击着礁石与 缆绳,货轮升起的白帆巍峨抖擞,澳门刮风 了。

    愈演愈烈,像极了波诡预计的黑白争 斗。

    车停泊在北港,警卫一一拉开车门,关 彦庭与沈国安相继跨出,流动密集的码头一 贯是不见天日黑帮孽债的根源,沈国安警惕 驻足,语气寒冽,“你什么意思。"

    关彦庭理正军帽,“沈书记,来都来了, 何必畏缩畏脚。您贵为中央常委,任何人招待您不敢不留分寸。我没萌生自戕前程的打 算。,,

    他挥手示意,四名警卫四名特警留守第 三重栅门外,我跟在后方十米处,步伐比他 们温吞,保持不被沈国安发现的间距。

    大约行进了几百米,扬帆下烁烁的白衣 与皎洁月色融为一体,那是一个男人,他挺 拔的身姿穿梭过盏盏油灯投射的暗影,穿梭 过封闭的3号仓库,洒满星河余晖的甲板,纠 缠着他若隐若现的轮廓,熟悉的清朗,熟悉 的苍白,我曈孔倏而一缩。

    是阔别多曰的张世豪,他似是瘦了一 些,但很微渺,是我的烙印太深刻,他就是多了 一道皱纹,也逃不开我的目光。

    红砖的影子由一支增加至一双,我蹙 眉,他持枪柢着郑长林眉心,从一间废弃的瓦 房踱步而出,他朝前逼退,郑长林被迫倒行。

    沈国安的脸色在这毫无征兆一幕的俯冲 下,青白得干脆。

    关彦庭早有预料,他面无表情点了一支 烟,呼啸的南港之风吹拂得火苗时明时灭, 他蜷缩左手挡住风口,吞食吮吸着烟雾,“张 老板,有劳。"

    张世豪的枪凶狠一搪,郑长林险些趔趄 栽地,“关参谋长,彼此。”

    生死之际,郑长林作为澳门见识遍了血 雨腥风的警署老大,他是不畏惧的。大陆的 仕途,并不似内地的鱼目混珠,凭本事官运 亨通,郑长林绝非懦弱的蛀虫。可拿捏他性 命的是张世豪,真正杀人如麻、嗜血成性的 亡命徒,他怎有不恐慌的道理。

    他高举双臂,吓得变了颤音,“张老板, 这几天我都按照您说的做了,您允诺在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