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7(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咱们相安无虞,您也是顾及头脸的人物,要 言而有信。"

    张世豪扣动扳机,眉眼阴鸷,“我没有杀 你,你是因公殉职。”

    郑长林大惊失色,他要开口讲什么,一 声尖锐的枪响在昏暗的夜空进发回荡,我掩 唇错愕得说不出话,郑长林仿佛一叶汪洋浮 游的狭小扁舟,在几番飘摇挣扎后,无力摔 落。

    他急促喘息着,额头浑圆的肉洞流泻着 紫红色的血浆,月光照拂中触目惊心。他伸 手不甘抓向半空,试图握住一根抢救的稻 草,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无边无际的朔风和船 鸣。

    他不曾瞑目,瞪大了眼珠,臂肘僵硬垂 下,重重砸在濡湿的土坑,弥漫的黄沙肆意 飞扬,将他褶皱的警服浅薄的覆盖了一层。

    郑长林牺牲在一场政权和阴谋的博弈里,确 切是他牺牲于自己的贪欲和愚钝。

    漩涡滔滔仍面不改色的沈国安,他了无 波澜的脸孔有了一丝焦灼的皲裂,他看向雪 白袖绾沾染了污秽血迹的张世豪,"谋杀警员 是十恶不赦的罪,你在我眼皮底下胆大妄 为,你当神不知鬼不觉吗。”

    张世豪取出弹夹,抛入遥远的江水里, 霎时被噬虐得消了踪影,“沈书记玩笑了,我 何来这魄力?众目睽睽之下,视人命做儿戏。 郑总长在破获一桩跨国跨省的贩毒大案中壮 烈殉职,他死得其所,遗憾是这艘本该警醒 各界的潜艇,焚毁于一旦。团伙的首脑、骨干 成员也侥幸逃脱。”

    他话音刚落,帐篷内涌出几十名衣着整 齐划一的工人,他们握着稻草捆绑的火把, 熊熊火焰在江岸迅猛燃烧,领队的阿炳一声令下,他们纷纷扔出,火聚栊一处,相距半米 之差,星星之火燎原,蒸腾雄伟的热浪,映红 半个海港。

    与此同时,灯火通明的北码头亮如白 昼,蛰伏在夜色中模糊的船渐渐浮出水面,我 瞠目结舌发觉,有两艘一模一样,一条铁链 拴住船头和货舱,大火包围推搡,船只也摇 摇晃晃。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张世豪松了松颈扣,露出健硕白皙的胸 膛,他单手撑在腰胯,唇角勾着嚣张狂妄的 佞笑,“贩毒潜艇制作了两艘,一艘是D001, 一艘是A001,沈书记圈进关押我十日,假冒 的A001停泊港澳码头,欺骗了所有条子。而 D001,折返云南西双版纳,在中缅边境交易 完毕第二批货量一点五吨的可卡因。如今承 蒙沈书记庇护,我出师告捷,在澳门赚足了 招兵买马的本钱。"

    沈国安冷笑,"好一招李代桃僵,瞒天过

    海。,,

    他眺望化作灰烬的两艘潜艇,目之所及 是直插云霄的浓浓黑烟,"价值数亿的武器, 你也舍得。”

    "世间难两全。再多的钱财无福消受,不 是给沈书记做嫁衣吗?你觊觎我的,岂止仅 是程霖。”

    沈国安恍然顿悟,他转身逼近关彦庭,“ 你们联合枪杀知晓底细的郑长林,拖我下水 做目击者,以此要挟我。关参谋长,你是党政 之光,是东北呼声最高、颇受爰戴的军官,你 演了一手好戏,你竟与十恶不赦的通缉犯张 世豪同流合污。”

    关彦庭接过张猛递来的丝绒手套,他慢 条斯理罩进手指,这是他故意彰显的不染血 腥,置之度外的清廉假象,"沈书记。正邪势不两立,您言重了。我关彦庭恪守军规,哪条 道也不与之为伍。”

    他扫了一眼栅门肃穆庄严的警卫,“沈书 记澳门受屈,我来得不算迟,截获了仓库残 余的五百斤毒品,以及罪恶昭著的贩毒潜 艇,我为保全东北河北省委省厅的颜面,免同 僚渎职的责罚,焚烧了潜艇,留一截舱尾作 证据,横跨中缅泰越四国、牵连云南、广东、 福建、香港、澳门五省的潜艇贩毒大案,告一 段落。澳门警署总长郑长林,与四大帮派暗 箱操作,内讧牺牲,给警署送消息。"

    张猛立正敬军礼,"是。"

    我踉跄匍匐在车门,是了。这一切原本 就与他无关,他是郁郁不得志埋没在官官相 护的污水中落选副国级的参谋长,他不怨不 恨,刚正不阿,在沈国安追剿张世豪无功而 返,遭澳门的四大黑帮攻击时,英勇截获,舍生取义救他危难,他救的不单是沈国安,更 是中央门面,内地政权的神圣。沈国安百口 莫辩,这两桩功劳,他只得记在关彦庭头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