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8我没碰她(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68我没碰她

    张世豪扭转乾坤的局势尘埃落定,当整 个东北河北省厅条子大举过境,试图内外夹 攻,围剿张世豪毙命他乡,掘了心腹大患的 千钧一发之际,关彦庭和他结盟退避三舍未 雨绸缪,唱了一出以少臝多的空城计,堪称 官场博弈的兵法之经典。任他骇浪拍身,任 他千丈漩涡,稳坐钓鱼台養底抽薪,白道本 是稳操胜券,颓唐至这一步,沈国安不仅是 阴沟翻船,他疏忽轻敌了,以致覆水难收。

    张世豪在赌,关彦庭亦是。

    前者受囚1902,稍不留神,全军覆没,1 902便是坟墓。后者里通外国,冒着自挖陷阱 的危险,毕生名誉搏得一线生机,反钳老帅, 一旦张世豪失控,上了袓宗的船,关彦庭的 政绩军衔何尝不是在法纪的审判下压垮他的 枷锁,使他功亏一箦。

    诱饵,他给得起,旁人也给得起。

    张世豪索图财与势,众目睽睽逃脱天道 纲常的制裁,他要毫发无损活命,袓宗能逼 他四面楚歌,也能掩护他求仁得仁。张世豪 多重选择,关彦庭非百分百妥帖。而首次回 合大获全胜的沈国安,在他同黑帮一丘之貉 的风口浪尖,栽关彦庭一顶道貌岸然沽名钓 誉的帽子轻而易举,他休得粉饰太平。

    张关二人几乎背水一战,在哀嚎荒芜的 阿鼻地狱开疆扩土,置之死地而后生。

    沈国安的绸缎唐装被风拂起鼓包,锁骨 琥珀玉的纽扣崩开,他喉结攘动,吞咽了一 团烟霭。

    他夹着一截濡湿的黄鹤楼,火苗燃烧得 费力,他浑然无觉,“你们要我做什么。"

    关彦庭将军帽托在掌心,把玩边缘缝制 的呢布,"沈书记矜贵,我不敢麻烦您,您怎样搅弄波澜,毁掉了我的前程,偿还就是,银 货两讫,相安无事。沈书记歌舞升平妻妾百 媚的日子,不曾过腻吧。”

    〃两名副国级的任免文书已经昭示各省, 我就算骑干里马,也追不回了。我能驾驭的 范畴替你竭力,管辖之外的,我也有我的难 处。"

    "难处。”关彦庭意味深长重复,“沈书记 横加阻拦时,您可积极得很。板上钉钉的事, 您几番谗言,剥削了中央对我的信赖和器 重,我僵滞不前托您的鸿福了。"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沈国安脸色难看,他叼着烟卷不语。

    "我二十三年兢兢业业,驰骋练兵场又如 何,我无法掌控自己的功败垂成,一夕间,沈 书记吞噬了我的功勋,将我推入万劫不复,

    官僚排挤嘲讽的冷板凳,您坐一坐吗?”

    沈国安猛吸了几下,曝露老奸巨猾的狞笑,“你是真一蹶不振吗?你表象懦弱自抑,

    背负冤屈,苦不堪言,暗中运用三十六计的 远交近攻,瞒过所有人的眼睛,围魏救赵,假 道伐褫。这盘棋的收尾,你翻身仗打得不可 谓不漂亮。”

    关彦庭神情谦逊又奸诈,“我不择手段自 保,是我的道行,沈书记恃权欺压,是您的狭 隘。我只要我该得的,否则,玉石倶焚的下 场,沈书记大抵比我狼狈。”

    滚滚红尘,狼烟遍地。

    官僚天下,群雄逐鹿。

    政坛的浮沉变革,牵一发而动全身,一 人得道鸡犬升天,一趟线的蚂蚱都一荣倶 荣,同样,一人失势,也是一损倶损,破鼓万 捶。沈国安禁不起跌宕,除了暂时顺服,答允关 彦庭的条件,别无他法。因为他的对手锋芒 强劲有仇必报,且正在逾越破釜沉舟的关卡关彦庭计长远,他牙齿撕晈沈国安的第一 口,就没打算松嘴,他会晈得死死地,糜烂生 锈,腐蚀枯萎,森森白骨,直到求饶。

    四名武警穿过铁门,抵达沈国安身侧, 说了句什么,他合栊眼皮,如鲠在喉,“关参 谋长,好城府。"

    关彦庭对武警的汇报内容像是胸有成 竹,他漫不经心掸着帽檐并不存在的余灰,“沈 书记过奖,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沈国安眉骨抨评直跳,隐忍到极致,武 警小声说,“三太太的脑子确实不聪敏,被人 当枪使也无可厚非,您是知晓的,她心直口 快,最易生是非。最重要她是您枕畔伺候,孰 是孰非谁论短长?您难辞其咎。关参谋长在 军政熬作了人精,他这边的消息放得不慌不 忙循序渐进,扼住您的咽喉,咱招架不住了。 这一回是省委力压,他大约也不愿彻底撕破脸,没传进中央的耳朵里,下一次呢,咱防不 胜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