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0(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安爷,您耳聪目明,威尼斯人调教出的尖子细作遍布澳门大街小巷,港澳码头突如其来的大火 , 您不可能不知晓。豪哥的潜艇也殃及了,仅剩的尾翼,军政收作证据。潜艇是他何等宝贝的利器 , 他发家的命根子呀。半价卖漳州的黑老大,也不至血本无归。危急关头 , 豪哥舍大取小 , 牺牲潜艇换您的毒品无虞,澳门没了张世豪 , 您垄断毒市 , 一人独大妙不可言 , 难不成您要共享资源,平分秋色吗?一山不容二虎 , 豪哥让位,是他的仁义 , 他开凿了澳门的毒品时常 , 四海臣服,短短一两周 , 1902的流水儿明显超了威尼斯人季度的盈利,您不堪忧吗?”

    安德森舌尖舔门牙 , 将信将疑。

    客厅一刹寂寥无比,良久他啐了口烟丝唾沫 , “张老板 , 你签个字据 , 你怎样畅快进澳门的 , 我也许你畅快出境。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张世豪朝秃头使了眼色,后者毕恭毕敬摊开事先预备好的字据,白纸黑字斩钉截铁 , 张世豪弃澳门毒市 , 1902只涉赌,不涉毒。

    安德森舌头一卷,“但愿张老板言而有信。”

    六名马仔簇拥气势汹汹的安德森 , 收了字据走出别墅 , 秃头盯着他背影瞅了一会儿,“豪哥,安德森万一灭了1902,永除后患呢?”

    “1902有四百马仔 , 胜义三百,突击不易 , 缜密筹谋必有风声泄露,也许襄助的盟友,十四K和威尼斯人剑拔弩张,很多宿怨 , 十年,五十年也拆解不开。百乐门是区区窑子,在帮派的纷争中不成气候,灭1902的,还没出生。”

    秃头长松一口气,“有豪哥的威名震慑着,他们的确要三思。”

    跟随张世豪回黑龙江是艳阳普照的7月初。

    窗外的砖石泥泞污浊,飞机湮没在一万英尺高空的云海,这座不甘寂寞的城市 , 洗刷了一场瓢泼大雨。

    我不知张世豪,他一贯猖獗自恃,重回故土只有满腔征战的热忱 , 可我,我忌惮它 , 也憧憬它。

    我心怀侥幸 , 当它是黎明。

    滑轮徜徉过跑道,轰隆隆的巨鸣。一缕刺透飘渺蒸汽的锋芒投射在遮阳板 , 我捂住眼 , 骨骼破了一处缺口 , 灌满银针,扎得密密麻麻 , 疼痒难耐。

    血雨腥风结束了吗。

    不。

    它一帧帧波涛汹涌的演绎着。

    佛,鬼 , 神 , 魂。漩涡一并张开倾盆大口,牙尖嘴利折磨着。

    抵达哈尔滨当天 , 我们在别墅吃过晚餐 , 约八点钟,残阳褪去日暮 , 湖泊的花灯点亮 , 张猛驾驶着一辆军绿色的防弹吉普前来接我 , 他尚算敬张世豪三分 , 过门不入。

    自古土匪也有高低贵贱之分,混到张世豪的咖位,军官商在面子上都客客气气的。

    他今非昔比,兴师动众在东北扎根 , 扎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深 , 犯不着惹骚。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关彦庭人尽皆知的夫人,我该维持的交际礼数,夫妻相敬如宾的恩爱 , 因双方图省麻烦 , 是务必遵守的,最起码,青天白日的 , 我得端着参谋长太太的架子,夜幕降临 , 怎么搞好商量。现下绝非解除关系的时机,关彦庭千辛万苦赢了沈国安一回合,他禁不起变数,我也不适宜催促 , 有些不通情理。

    和关彦庭做戏,于我百利无一害,虽束缚,有我的牵连,关彦庭围剿张世豪风吹草动,是瞒不了我的。

    他们二人合作的时代,在澳门揭幕,也在澳门土崩瓦解,我一清二楚 , 关彦庭要伺机向张世豪下瓮了,千锤百炼二十三年的精湛的官场格斗技术,会花样百出为他缝制天罗地网。

    张世豪抽了餐巾拭口 , “后天我接你。”

    我淡淡嗯,保姆搀扶我坐进车厢 , 门合拢 , 我屈肘慵懒支着额角,气若游丝的倦意 , “中央有消息了吗。”

    张猛系上安全带 , “关首长卧薪尝胆 , 忍常人不能忍,凯旋而归是意料之中 , 常委会风评极佳,暂时按兵不动 , 这副印象牢固了 , 下一步才险中求胜。”

    我怏怏打哈欠,“他的城府 , 我不担忧。沈国安不生事 , 彦庭不论盼什么,都十拿九稳。”

    张猛一踩油门 , 吉普恍若离弦之箭 , 嗖地蹿出公路 , “关首长留宿军政大楼 , 他一月奔波往返澳门东北,堆积了百余封文件,他批示完毕会抽空陪夫人。”

    我笑说公务要紧,我识大局的。

    趁夜色驶向西郊庄园 , 比往常缩短了十分钟的车程。

    衔接露台的玻璃栈勾着屋檐 , 悬吊两枚嫣红的纸灯笼,明黄的流苏穗子,腐蚀的蜡油蔓延底部 , 蜿蜒曲折的凝成一朵奇形怪状的花。

    我驻足仰视 , 保姆拎着拖地的水桶垮下篱笆架台阶,她泼掉污水用围裙擦拭双手,碎步迎我 , 喜悦的调子说,“关首长命令的 , 夫人年轻,二八年华,宅子布置艳丽,您会高兴。您怕黑 , 他不在,到处光彩熠熠的,您能睡得安稳。”

    我举臂触碰穗子,“我们的婚姻不算久,可他了解我。”

    张猛站在庭院说,“关首长这辈子,唯一费尽心思讨好的女人,是夫人。”

    似乎所有都没变。

    澳门的杀掠,博弈 , 算计,是凭空的臆想,是杜撰 , 是故事,是谎言。

    它不存在。

    每个人的神态 , 是如此司空见惯 , 波澜不惊。

    我离开过吗?

    是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