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3(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打横抱起我,夹在他腿间,"想我了 吗。,,

    我搂住他脖子,"我想你了,但我想的是 对我坦诚的张世豪。”

    他笑容一滞,“怎么。又编排我什么了, 把我想得十恶不赦。”

    我朝着渐行渐远的楼宇努嘴,"张老板要 把我卖了换地盘吗。”

    他捏着我鼻子轻笑,“你当自己值钱吗, 一曰不打上房揭瓦,买了你鸡飞狗跳,除了 我招架得住你,谁还有这本事。"

    张世豪显然没想和我解释,我问到这份 儿,他还装聋作哑,欲盖弥彰,那我怎样问也 无济于事,他不会开口。

    我有预感,他和关彦庭谈了一笔交易。

    之后几日,沈国安销声匿迹,他既不针 对关彦庭,爰摆排场抖官威的毛病也锐减不少,安详得诡异,仕途的风儿不刮,乍一瞅表 面,十分的和谐,蹉跎至第七天,果然是狂风 骇浪,而非雨过天晴,哈尔滨突如其来经历 了一场变故风波,关彦庭被翻旧帐了。

    我们成婚的伊始,是他顶着省军区和中 央军委部的阻力结合,那时沈国安并未荣登 正国级,势均力敌,参谋长足够震慑各界的 蜚语,时过境迁,沈国安独掌大权,不再与关 彦庭平分舂色,他从澳门归来便按兵不动, 伺机一鼓作气,关彦庭陷入麻烦,他会煽风 点火,尘嚣直上。

    张猛派了几拨人马明里暗里勘察,发现 罪魁祸首和推波助澜的都是同一人,韩复 生。

    我的妓女生涯,有偿陪侍的权贵富商, 以缩写的方式,在东北绘声绘色铺天盖地, 剑指关彦庭沉湎风月,莫不是烟花柳巷的常客才和我相识,违背党纪,私生活不洁,是道 貌岸然的伪君子。

    这波舆论发酵委实迅速,呈逆流之势, 连压制都无从下手。

    但回味一番,又很是蹊跷。

    舆论的风向,在无声无息间转换也快,

    那些被殃及曝光的权贵,几年过去大多升迁 厅局级,且无一例外是沈国安一条线的蚂 虫乍,他们的老底被揭,人人偟恐自危,惴惴不 安,宏观看,关彦庭又是一盆狗血浇头,可世人 嗜好微观,分析细枝末节,大局热闹一阵,噱 头禁不起推敲,轰隆隆便落幕了,结局反是 细节无限放大。

    我隐约明白,韩复生到底是何用意了,

    他对我的心思和护我周全的情意,自始至终 没变,在这基础上,他也要做样子,安抚沈国 安的躁动和疑窦。

    我叮瞩关彦庭的警卫邀白太太逛街,她 当然一口答应,求之不得和我套近乎,我们 皆是极其擅长逢场作戏、阳奉阴违的女人, 这一面碰得愉悦又热络,我挑选了两款蓝宝 石的手串,白太太陪我买,溜达一天什么也 没瞧上,她挽着我迈出珠宝行时,隔壁的玉 器行忽然爆发女人鬼哭狼嚎的叫声,我眼珠 子一瞟,步伐恰到好处停顿,望向那一扇贵 妇云集看热闹的玻璃门。

    三太太抬脚碾阮颖的脸,凶神恶煞呵骂 她,“臭婊子,在我眼皮底下撬我男人,沈夫 人你要不当两天过把瘾啊?〃

    阮颖收敛了她矫健的格斗功夫,扮作手 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哭花了妆,被三太太 的高跟鞋铆钉扎得瑟瑟发抖,很快嘴角流淌 出一缕鲜血。

    “沈太太,您误会我了,我没胆量抢您的食。,,

    〃哦?"三太太弯腰,掐着她下巴,"多么英 姿飒爽别有一番滋味的脸蛋儿啊,国安的确 喜欢,娇滴滴的二奶三奶,他操腻了,和他在 床铺换着花样打架的,他稀罕极了。”

    她楸着阮颖的长发,几乎扯下一块头 皮,秃了的发际线是血淋淋的斑,“你猜,我给 你机会吗?自掘坟墓的事,干方百计踢掉了 大房上位的正室,每一颗汗毛孔都戒备。我 的旧路,你重蹈覆辙,你照镜子,看自己有那 福气吗。"

    阮颖痛得撕心裂肺嚎啕,围观的富婆们 挤眉弄眼,哪一个也不敢阻挠,沈夫人在东 三省是金字招牌,沾一粒尘埃恼怒了,有资 本毁一座城池,横行霸道条子都睁眼瞎。

    我掸了掸衣摆,冷嘲热讽说,“沈书记的 夫人这么跋扈,众目睽睽也不管天高地厚,

    都踩破相了。"

    白太太笑得意味深长,“妻子的罪过,往 浅了说,争风吃醋,嫉妒任性,往重了说,无 非是勾心斗角,肝肠蛇蝎,上不了台面,充其 量是小打小闹,而局外人记账,记在丈夫的 薄子,妻的不贤淑,是丈夫的纵容,她的惺惺 作态,反映着男人的嚣张狂妄。"

    她偏头打量我,"关太太的手段,我见识 了,您第一招,掣肘沈书记,三太太在上流社 会背负毒妇的骂名,牵连沈书记声誉,他的 乌纱帽戴得好坏,大家心知肚明,威严是省 委吹捧的,私下的漏洞和丑闻,一旦凿开冰 山一角,被他压迫的官僚源源不断捅出。您 不便出头,暗中操盘,官员落马,十之八九的 禁忌是情妇猖撅,贪婪无度。第二招,杀鸡儆 猴,让我把嘴巴闭严实,少在背后兴风作浪, 恶语伤人。”

    我面不改色,仍睥睨混乱的一幕,"白太 太编纂的剧本,自导自演,很有意思。”

    她了如执掌的腔调,"韩局长的不轨,我 旁敲侧击警醒韩太太。她疑窦丛生,到处打 听,无形中泄露,闹得天翻地覆,韩局长为自 证清白,必与关参谋长为敌,他是沈书记的 心腹,他越咄咄逼人,沈书记越相信他的忠 诚,您改写乾坤,纵然有城府和计谋,也缺襄 助的帮手,雇佣的下属众说纷纭,哪有韩太 太的一字,具备说服价值呢?”

    我怅惘收回视线,讳莫如深瞥她,"白太 太想告诉我什么。”

    “关太太安心,我家老白不成气候,不足 威胁关参谋长,他亦无关公安,不做引火自 焚的事,立功固然好,无功可立,有津贴有补 助,我们一家衣食无忧,我也不求他出人头 地,攀龙附凤,因此那位在黑道横行的张三爷,老白也是没机会过招的。”

    我恍然大悟,敢情白太太,是不露声色 的人精。

    她眼力非凡,识破我现阶段要保的,是 一黑一白两个男人,丈夫和情夫。

    这般狡猾通透的女子,要么杀之,让她 一字吐不出,要么友好相待,和她占着三分 情面,无论如何,撕破脸也没好处。

    我擦拭着新买的手串,“逆水行舟不进则 退,白太太是敌是友呢?”

    她说,"中立。我不帮谁,也不害谁。一亩 三分地,有肉吃肉,没肉吃素。东北和云南, 是中国的两大乱世,京城也无可奈何,滋生 毒瘤比扫射的枪子儿快多了,关太太受情关 拖累,卷入风波,我家老白,不爰慕您呀。” 她掩唇笑,我望着她戏谑的曈孔,也笑 了声,"我信白太太,不过有言在先,我程霖的心狠手辣,你是有耳闻的。我不怕临时反 悔,因为谁反悔,也没我的阴招过硬。”

    "鬼门关干锤百炼,常人降不住您了,关 太太的能耐,我心服口服。我躲还来不及,撞 您的枪口,我不蠢。"

    船翻了,我和白太太好歹是场面上的 人,戏得演完,才不辜负自己的好演技,我们又 装模做样的寒暄了几句才分道扬镳。

    我把礼品袋递给阿波,阴鸷着面孔,"查 白太太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从她嫁白主 任,不,越往前越好,这女人不简单,慧眼如 炬满腹心计,在东北,特别是政权集中的黑 龙江,独善其身何其艰难,她想中立,时局允 许吗?她总要站队的。”

    阿波说白太太的交际圈子很小,碍不着 咱。

    "她能悟透曲折的一团乱麻,怎不能藏着掖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