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4(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是温润如玉的男人。

    关彦庭的儒雅,凌厉敏锐,虚伪凉薄,张 世豪的书生气,藏匿杀机、深沉寡义,他们都 在各自阵营里颠沛流离,肆意沧桑。韩复生 是骨子里的刚正,严肃坚毅的包裹下,是温 柔念旧的玲珑心。

    "我唯一的不踏实,正国级的沈国安今非 昔比,他达标了中央层层考核,九名常委,他 位居第六,直隶管辖检察部、国防部,贵重不 言而喻。若他只是省委书记,中央惩处他,是 做地方表率,拔掉毒瘤,上流和平民只会拍 手称快,盛赞党纪的公正。现在——”

    我愁云惨淡,“中央自打脸疼,官威何 在,现任正国级牵出陈年旧案,道貌岸然冤孽 龌龊,血雨腥风弥漫,压不住的。因此问责他 的概率四六。四成中央秘密软禁在秦城监 狱,提拔候补常委填补他的空缺;六成斩草除根源头,沈国安漂洗的履历维持不变,官衔 如初,东北将面临六月飞雪的肃清大战,涉 及他底细,经手他档案的所有官员,无论大 小,一律革职,拎三到五名中等个头且不干 净的老虎替罪,保沈国安,何尝不是保这艘 船不见光的轶闻。水至清则无鱼,土至净则 寸草不生,他下面无妨,往上的中央就没把 柄了吗?他六十七岁高龄扶正,他的人脉打 点,是你我想象不到的。我存活二十二年,六 年的时间在赌博,拿我的全部身家血肉之躯 做筹码,这种输便白骨成堆全军覆没的博 弈,我还真没玩过。”

    韩复生掌心扣住玻璃,恰似重叠在我的 脸颊,缱绻流连,他耐性擦拭着薄薄的雾气,

    “试一试,总归有机会的。"

    我偏头打量他,“可这些石沉大海的罪状 浮出水面那日,沈国安垮台与否,你的前途百分百付诸一炬。沈良州怎样的性子我一清 二楚,他搞死自己老子,一复仇,二大义灭亲 的壮举,粉饰太平,盖住他的知情不报。你抢 了先,他的绸缪鸡飞蛋打,沈国安不单是生 父,更是他的王牌,他换取目标的武器,他必 须死晈不放,功勋他不敌彦庭,官职沾国字, 蜀道难,晋升难百倍。他唯有转圜策略,假设 杜撰证据替父申冤呢?闹一场乌龙,平反昭 雪,圆了中央的颜面,窃夺大孝子的美名,在 浑浊自私的仕途无比稀缺。倒霉的”

    我顿了两三秒,"我希望你替我出力,近 水楼台先得月,如你所言,沈国安信赖的下 属寥寥无几,你占得一席,犹如握着腥肥的 秋蟹。但冒这么大风险,我没想到你肯。”

    〃复仇?”韩复生一愣,他复什么仇。” 我也怔住,“沈国安父子的宿怨,你不晓 得?"我猛地醒悟,"我忘了,你在云南缉毒,东北十七年前的是非,你哪听闻。"

    韩复生额角的青筋贲张涨落,像在较劲 挣扎什么,他欲说又止,若无其事扯了扯嘴 角,“我,确实不晓得。"

    我凝视他波澜乍起的脸孔,察觉一丝诡 异,这段错综复杂的沈家血债,仿佛一杯沙 土,熙熙攘攘而过,残留了无限谜团,平心静 气剖析,沈国安弑妻也该百般遮挡,唯恐曝 光,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无情无义的男人业 绩再显赫,人民和党羽谁会信服,袓宗在案 发当天,就凑巧目睹整个过程,未免太蹊跷。

    我端详着言辞闪烁的韩复生,有不为人 知的内幕吗?”

    他沉吟良久,"不笃定真假,我是机缘巧 合探听了一部分。”

    我扬下巴,示意阿波的距离再远一些,“

    你讲,我听个乐子。”

    “沈国安其实并无杀妻的歹念。他的目的 仅仅是让沈太太变成植物人,瘫痪在床,永 远开不了口揭发他豢养情妇,贪污受贿。注 射的药物也没调换,但加大了剂量,致使脑 神经梗塞,大面积溢血,当天就逝世了。”

    我听得汗毛倒竖,"医生的失职?”

    韩复生讳莫如深笑,“沈太太的手术,医 生不竭力,沈书记那一关,挨得住吗?哪一环 节,都无虞。”

    我云里雾里的,"自己命里该绝吗?〃 "黑龙江省总军区的司令傅令武坐镇幕后 指挥,借刀杀人,买通一名炮兵团的连长和 两名特职警卫,在沈太太的氧气瓶里做了手 脚。"

    我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借谁的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