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4(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韩复生不露声色看我一眼,“关参谋长。 那年他二十三岁,在傅令武的提携下,升中 士不满一月。沈太太归西的次年,他升上士, 兼陆地特战队队长。算是正儿八经的有军衔 了。"

    我脑子轰隆一声,脸色煞白,顷刻天塌 地陷,我本能脱口而出说谎言,太荒谬的谎 言。

    韩复生低头,“关太太,这档子阴谋沈国 安也不知,我替他解决麻烦拉错了抽屉,打 开了傅令武的,他退居二线多年,档案积了 灰,唯独这一份,像被人翻找过,封皮干净得 很,里面撕了几页,我根据撕掉的前后文,寻 找纰漏,记下了文件中T代号的刀刃升迁历程 和年份,我搜遍省军区那几年雷同的军衔, 关参谋长完全吻合。”

    我醍醐灌顶,袓宗斗张世豪,关彦庭偏生卷了进来,沈国安力克他、妨碍他晋升省 委,两人是结了梁子,但坊间传言,关彦庭先 挑破与沈国安不睦的序幕,后者辨明他狼子 野心,愈加一发不可收拾对垒。他千方百计 扳倒沈国安,不计代价拖入万劫不复之地, 而傅令武斩钉截铁阻拦关彦庭和我成婚,甚 至不惜登门以决裂威胁,关彦庭云淡风轻便 化险为夷,我猜不透的症结,竟集中这一处。

    他一届草根,无依无靠,单打独斗,廝杀 机遇,从迈出第一步,便没了回头的可能。

    对军权的贪欲,对摆脱底层卑贱泥泞阴 影的渴望,令他十七年前做了傅令武的偿子 手,推动他走向一条不归之路。

    他务必要封锁每一个、哪怕零点零一几 率戳穿他真面目的劲敌,沈国安是弑妻的当 事人,他在袓宗面前认了这盆污水,不代表至死无危机,至于傅令武,他是行凶的罪魁 祸首,自相残杀过于愚蠢,他全身而撤,军旅 一生载誉退役,他犯不着晚节不保,因此互 相忌惮,可凭我对关彦庭的了解,他惨无人 道的谨慎,是万万不留后患的。

    满目疮痍。

    人生如戏。

    这天下最精彩绝伦的戏子,皆在东北官 场了。

    我松开攥得麻木的拳,按在玻璃框,干 言万语融为一句柔情似水的,“复生。”

    他身子剧烈一颤。

    "多谢你,我欠你的情,只好来生偿还 你。,,

    他唇边是无尽的涩意,“在茶楼重逢关太 太,我就知道了。”

    我问他知道什么。

    "我清醒了半生,要犯糊涂了。是我的劫 数,不怨任何人。”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你会忽然清醒吗?〃

    他缄默不语,片刻的工夫,他垂下眼睑 摇头,匆匆忙忙带着下属消失在黄昏的巷 子。

    马路牙子蹲着的阿波瞅他走远,甩臂丟 了烟蒂,垫在脚掌撵灭,他折返车厢,"程小 姐,姓韩的会反水吗?沈国安老家伙给他开 的条件相当诱人。升官是混排场的男人,最 致命的吸引。"

    我摇上车窗,势在必得的把握,"利益与 逼迫能震慑百姓,妄图拉拢狐狸同僚为己所 用,已经不算最有效的手腕,拼尔虞我诈,谁 不懂呢?”

    阿波一头雾水,“应酬图钱,图拿下一笔 合同,当官的不图升迁发财,难不成,当真是—门心思予人公仆吗?”

    我睥睨窗外流光溢彩的霓虹,眉梢眼尾 勾着灿烂至极的浅笑,"世间饮食男女,逃不 过情关。”

    我返回庄园,下车前拽着车扶手恍惚记 起一件事,"明儿是关彦庭接我的日子吗。" 阿波估计了下,"是。"

    我淡淡嗯,"军区和西郊,风平浪静吗。"

    “沈国安还没动静,三太太唱大戏,那些 在场的呱躁的太太们,最迟一天半天的,也 就闹得满城风雨了。”

    "我手里有威力更大的炸弹,吵不吵的, 我倒不在意了。搞到原件,立刻就能见分晓, 暂时,我先观摩情势再定夺。"

    阿波搀扶我往别墅内走,阿炳跨下台阶 和我迎面相碰,他似是特意恭候我,鞠躬唤了句程小姐。

    我看向他。

    "豪哥支应了关参谋长,延迟两日送您过 去。,,

    我莫名其妙,"原因呢,

    他扭头张望客厅,一簇米白的灯罩虚掩 着半明半暗的轮廓,是男人英挺欣长的背 影,阿炳侧身让路,“豪哥没多说。”

     西子说

    今天最后一天输液,明天全天写,字数会多, 明天是张关程的戏份,袓宗稍后。

    各自大结局时间:沈国安在11号左右,关和 袓宗在17号左右,张和程结局都在27号,28 、29、30是三男主番外各_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