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6 流产(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和关彦庭之间的隔阂,像漏的无底越扩越宽,他未试图弥补,我也愈发看不透他,

    傅令武出殡前的送别仪式,由黑龙江省军区操办,省委选址,盛大而隆重给全了他身后的体面。

    关彦庭与他官拜同裘,不免要送最后一程。虽是讨嫌的人,但形式工程,硬着头皮也得做。

    张猛拉开车门,支起一把棕的防弹伞,侍候我和关彦庭下车。他吩咐护航的武警通禀,很快司仪的报丧穿过十几排陈列的致哀的故友,回荡在空寂凄婉的灵堂,“关参谋长携夫人吊唁。

    啼哭声,嚎陶声,抽噎声,顷刻戛然而止。

    我跟在关彦庭左侧,他的军装飒勃爽发,在灯火闪耀下,英姿笔挺。风华毓质。我一袭黑衣黑裤,胸前佩戴白花,各自神情庄严,虚与委蛇人尽皆知,又不得不演,莫名讽刺,我望着灵堂中央摆放的花圈香炉,丧葬的规格十分气派,不逊色正国级,我和关彦庭并肩而立,两旁武警齐刷刷敬礼”关参谋长,夫人!'

    呼声燎亮撼房梁,宏伟雄浑,气动山河

    傅司令,彦庭来迟了。”

    他脱帽鞠躬,我眼角泛滥着悲恸的濡湿,嗓音不高不低,说给傅夫人听,“傅司令赤胆忠肝,为东北的军政事业抛头颅洒热血,是后辈楷模,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军委决议,彦庭以第一顺序任黑龙江省军区掌权人,他资历尚可,功勋也多,傅司令在位时极其器重他,打了好基础,八方臣服,而顾政委接管彦庭的差事,往后傅家孤儿寡终,有麻烦,您尽管委托我便是。

    司仪燃了三柱香,关彦庭面无表情沉思着,傅夫人目光一阵徘徊。仿若天方夜谭,她跌跌撞撞在蒲团挣扎着,她鬓角一夕花白,六十的年纪,苍老犹如八十耄耋,她褶皱堆叠的脸颊是不曾干涸的泪迹,她抖动着四肢懊恼苦笑,”关参谋长东北十几万陆军,您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了吗。’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关彦庭面不改色,“服从于党,纪恪守于人民”

    傅夫人的脖颈像堵了密密麻麻的石子,呼噜呼噜的,混沌而不真切,“老傅腾位置了,如今关参谋长是北方现存中将之首,前途似锦,你扎根基层高,升后也与士兵同吃同练,你何等廉政,就算你意图造反,你的苦心孤诣,有得是陆兵一呼百应,你垄断了东北多则全部少则一半的军权,中央也震慑无力,你营造了二十三年的口碑,黄粱枯了,上司亡了,它该派上用场了。

    家属席乌泱泱的影子攒动,关彦庭惺惺作态的祭奠,无异于给横遭劫难的傅家火上浇油,每个人咬牙切齿,谁也没胆量贸然讨债,如何讨呢?傅令武撒手人寰,傅家的显赫付诸东流,博弈统率三军的参谋长,以卵击石,蝼蚁之斗。

    傅太太一腔愤懑,指着上香行礼的关彦庭唾骂,“老傅错信了你,你是道貌岸然的卑鄙小人,你的顺从、妥协统统是掩饰狼子野心的伪装,他提携你在部队独当一面,叱咤军区,换回你恩将仇报,冤屈不瞑。你的目的,取而代之东三省至高无上的官位,老傅馈赠你的,你根本不满足。

    傅家简直疯了,大庭广众也敢口无遮拦,我使了个眼色,八名警卫纷纷拔枪,家属席哗然一片,张猛掸肩章沾染的灰烬,语气不疾不徐,“傅夫人,节哀。何必让仙游的傅老司令因您的唾骂九泉不宁。参谋长体恤您丧偶,不予计较。您适可而止,无凭无据的脏水,泼半盆您老眼昏花刹闸钝了,有得原谅,泼一盆“张猛荫森色唇,“您无妨,您的儿女幼孙,太不懂规矩了。

    傅夫人气得抽搐,事态一发不可收拾,隐隐有议论声在人群中烯嘘迭起,我呵斥警卫,“瞎了吗?没长眼吗!傅司令的葬礼,死者为大,你们不敬傅司令,军规处置!"

    八名武警纹丝不动,枪口朝下,戳在硬梆梆的砖缝,我赔着笑脸儿,春风拂海棠似的摇晃至傅夫人面前,亲昵拉着她的手,她甩开,我锲而不舍再握住,她也执拗,还甩,我禁锢她瘪了的十指,她愕然,我皮笑肉不笑”傅夫人,傅司令这座靠山,不能庇佑傅家了,丈夫以外,您有孙男嫡女,安享晚年是聪慧的抉择,彦庭绝非不知恩的人,您有转圜,他才有回报,不是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