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6 流产(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九个字万箭穿心,狠狠C`ha进我的心脏与肺腑,我压抑的所有情绪倾巢而出,仰面声嘶力竭,我自诩百毒不侵刀枪不入,骇浪漩涡无所畏惧,我不怕报应,也不屑诅咒,老天偏扼住我唯一的软肋,砸得我肝肠寸断……

    张世豪拥抱着颤栗的我,无助的我,我哭了不知多久,久到体力消耗殆尽,连呼吸一丝氧皆是奢侈,我伏在他结实的腰际,世豪,我们失去了两个孩子。

    他一僵。

    我哭哭笑笑,惶惶抚摸着他英俊乌黑的眉目,“我对不住他,是我疏忽了。我这样奔波,我无愧彦庭,无愧你,无愧自己,但我到底在做什么,我无能。

    他白皙的额头皱成一团,扣在我脊背的手,颠簸蜷缩得越来越紧。

    我知他比我崩溃。

    我尚且能啜泣,能排遣,能喊叫,能痴癫一时片刻,能卸掉我的无坚不摧,我的坚毅恺甲,他不行。

    他必须迅速填埋他作为父亲的绝望,不露声色,无喜无悲,他要撑起一方辽阔跌宕的天地,数以千计马仔的命。

    这无边无际的重压,挤得他透不过气。

    千言万语,只得融化一句,还会有的。

    我们都清楚,这是多难。

    凌晨六点多,阿炳来医院请张世豪过去,西码头出乱子了,一艘货轮翻覆在江浪,死伤不祥,货物有六成是当日交接给下家的,下家不要钱,只要货,卡在这档口寸步不让。

    张世豪等保姆拎着食盒赶到,他才亲吻了我离开,丧子的噩耗折磨着我,我哪里有胃口,含着汤匙食难下咽,又把米粥啐吐在碗里,保姆焦急舀了第二勺,”夫人,大夫诊治您的身子不孕,能怀上,这是好事,您愁什么,您身强力壮,还怕坐不住胎吗。

    我倚着枕头,麻木而空洞望着肚子,我还不知他在,他就不言不语消逝,打得我措手不及,又悔不当初,炙热的掌心颤抖盖在上面,“我年轻时不检点,天道轮回,我认。

    我泪眼婆娑要抬头,”我宁可肚子一直空空荡荡,既然给了我,又为什么没收,我造孽,就惩罚我断子绝孙吗?"

    保姆手忙脚乱擦拭着我浑浊扑簌的泪痕,“夫人,您振作,现在的东北呜烟瘴气,黑白蠢蠢欲动,您怎能踏实养胎,母体也遭殃;孩子孝顺,您该高兴,等时局平稳,他会再投胎给您的。

    我问会吗。

    她点头,我扯了扯嘴角,“我想吃西街老字号的灌汤包,路程不远,你买一屉来。

    保姆盼着我肯吃,她忙不迭跑出去,我收回视线,无波无澜念叨了句,“过门不入,不像蒋小姐的作风。”

    几秒钟的工夫,那扇敞开的门人影一掠,她幸灾乐祸大笑,“知我者,程小姐。你受了挫磨,我岂有不看戏的道理,你朝思暮想盼来这一胎,做母亲的春秋大梦毫厘之遥了,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下场,你是否锥心之痛,生不如死?"

    她每一颗汗毛孔都酝酿着酣畅淋漓的爽快,“你罪有应得你这一辈子,荣华利禄,风月欢愉,名分宠爱,呼风唤雨你踩着多少女人的尸首上位,你的嚣张背后,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讥笑“你哪只眼睛瞧见我生不如死了?”我探入抽屉搜寻一只首饰盒,抠出里面的耳环戴在耳垂,“得失有命,贵贱在天,一滩没成型的血疙瘩,气儿还不会喘,蒋小姐当真以为能击垮我?区区两子而已,丧十子,我程霖也顶得住。

    蒋璐窥伺着我风平浪静的容貌,点点朱红在眼角,随着穿堂而过的风浅淡了些许,倒看不出泪痕,她的狂笑微敛,居高临下站在闲尾,”裱子无情,戏子无义,你真是魔鬼。

    我置若罔,动作利落拔了手背的细针,针头窜出皮网,喷溅一柱血,我像是感受不到疼,拧开口红涂着青白的唇瓣,女人是一汪水,澄澈时,男人百般疼惜,污秽时,各色各样的垃圾倾覆而下,越作呕,越厌弃,蒋小姐,你晓得我拼到今天,依附什么筹码吗?男人不蠢,尤其你我世界的男人,不只主角的情爱势均力敌,注定枉死的配角也Ju一技之长。

    我照着镜子,梳理零散的长发,”我没资格自怨自艾,沉湎哀伤。我如果脆弱不堪一击,尸横遍野的垫脚石,将有一具属于我自己。

    蒋璐慢条斯理走向窗柩,她把玩狭长的君子兰枝条,“你好奇韩复生和你的床第艳照是从何而来吗。”

    我眯眼不语。

    她笑里藏刃。"是我。”

    出乎意料的答案,我愣怔。

    她有趣嘲弄,“韩复生文质彬彬的,脱了裤子,路子够野呀。纵然是你的历史,张世豪那会儿不相识,无权参与,可他心里,总归别扭,对吗?

    世道不缺蛇蝎毒妇,社会亦不缺薄情寡义的男子。

    岁月有七情六欲,堕入放不下的深渊,是无涯苦海。

    我盯着她崭新的黄裙,你快乐吗?"

    蒋璐折叶子的手一滞,我心知肚明,‘你渴求的生活,你毕生也没得到。”

    “那有什么,鲁曼死了,陈庄死了,你生不出孩子,而我的孩子。”她笑吟吟流连高耸隆起的腹部,“他再有三个月呱呱坠地,我是最终赢家,这才重要,我的快乐,你消受不成,不值得我吗。

    我冷笑,“沈国安朝不保夕,你生了他的孩子,你赢了吗。”

    “保不保的,你说了不算,关彦庭别妄图白白利用我,我和他的账,他得给我结清了,我反噬,他兜不住。

    她一副高傲的胜利者姿态跨出门槛儿,蓦地想起什么,意味深长打量我,“程小姐,你逼我山穷水尽,投降张世豪的劲敌苟延残喘,我恨你入骨呐,所谓礼尚往来,还有一桩厚礼,要等半年后,你亲自验证呢。届时,天塌地陷,但愿你还像刚才信誓旦旦说自己顶得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