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7(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一言不发望着他,他解开军装制服, 交给门口随侍的张猛,后者关住门,屋内只 点了一盏台灯,瓦数很低,时明时暗,像变幻 莫测的人心。

    关彦庭临窗而坐,单膝绕脚踝,臂肘撑 着沙发,似是无比疲倦,凹陷的卧蚕乌青比 两天前加深了一层,现阶段是他扶摇直上的 契机,作战制敌的杀伐谨慎与未雨绸缪,分 毫不能错。

    我将柜子上的水杯往他那边挪了半尺,“ 沈国安的气数,像扎漏的皮球,已经踢不高 了。沈良州按兵不动,是拿不准成败,你来势 汹汹,沈国安节节败退,纵然官衔差了两级, 也未必不能上演以少胜多的戏码,他窥伺 着,早晚会当头一棒,打得你猝不及防。”

    关彦庭没顺坡答复我,而是不着痕迹避开,漫不经心问,"明日出院,回哪里。"

    我攥着粗糙的被单,撕扯出一缕缕干瘪 的褶皱,“自然回我丈夫家。”

    他面无表情抬眸,言辞是喜悦的,眉宇 是冷漠的,衬托得格外阴鸷,“关太太有这样 的觉悟,我很欣慰。”

    我未拒绝戳穿我,就有余地,我松了口 气,“关先生抵御十面埋伏的尔虞我诈,四面 楚歌的百万雄师,你给予我一方安稳天地,

    我做你的温柔港湾,各取所需,夫唱妇随。"

    他摩挲着左腕佩戴的江诗丹顿,这块表 是我买了送他的,他四十年唯一有关女人的 礼物,我依稀记得,他凝视着我,他是欢喜 的,意外的,他的眉目灿如星辰,他温热的掌心 扣在我脸颊,他说,我倍加珍视,形影不离。

    关彦庭一贯不喜金银装饰,奢华昂贵更不沾,他清正廉洁的作风禁不起讹传亵渎, 如今遮着庐山真面目的云雾溃散,蓦然回 顾,关彦庭的种种荒谬至极,讽刺可笑。

    “韩复生招安了,他是我掌控沈国安的干 里耳,沈国安大权在握,操纵省委,省委的指 示牵连省厅,省厅条子是张世豪死敌,我有 这一枚棋子融会贯通,不愁降服东三省。"

    关彦庭似笑非笑扫过我面庞,他不惊 愕,但也诧异我的手眼通天,我笑容十分明艳, “关先生晓得,韩复生的地位与作用。"

    他不置可否,"沈国安的第一爪牙。”

    我抓起枕头,饶有兴味抱在怀里蹂躏,“

    他提供了我三十三页精悍属实的证据,涉及 沈国安买官受贿、弑杀同僚、结党营私、借职 务之便牟暴利、戕害发妻、包养情妇、总计二 十一件罪状,件件罄竹难书,血泪交加,必能 钉死他在法律和道德的耻辱柱,再不得翻身。

    关彦庭后仰,他倚靠着沙发背,指尖灵 巧剥开烟盒,颠出一支黄鹤楼,他没点燃,而 是夹在指缝,置于鼻下嗅气味,良久,他闷 笑,"很有意思。"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眼神示意他,"我瞩咐保姆带来了,关 首长想要吗?”

    他压下打火机,绯红的火光跳跃间,他 清俊的脸照映得虚无,极不真实。

    "你想给吗。"

    我言谈举止冠冕堂皇,"对我丈夫有裨益 的,我身为妻子,有义务分享。只是免费的筵 席,凭我对关首长的了解,你不吃。"

    他笑声愈发清晰,“不愧是关太太,短短 八个月,同床共枕不足二十次,便在我体内 放了 一条你的蛔虫。”

    我从抽屉内取出档案袋,"关先生,失控的天枰,本是不可制衡的,你分量太轻,它的 曝光不一定扭转乾坤,但你和沈国安持平, 它就价值连城了。”

    关彦庭转动着无名指的婚戒,那闪烁的 银光,刺目碍眼得很,“让我猜一猜,关太太 和我交换什么。”

    我悄无声息举着茶杯饮水,谁也看不到 我的颤栗和赌注的惊惧,他怅然若失,“我的 关太太,拥有我渴望的饵料,却深情款款替 另一男人求饶。放过张世豪何其简单,我宁 愿你索要任何,也无关他。”

    我抻平信封的折痕,"你知道的,我只这 一个条件。”

    他掸落长到弯曲烟灰儿,“关太太手中, 是沈国安罪行的附件。"

    我一怔,他勾唇笑得意味深长,"原件在 谁手里,关太太想过吗?”

    我脑子轰隆,扎得魂飞魄散,像世界末 曰,海啸从天而降,缭绕着冲塌的碎片和灰 烬,目之所及,天昏地暗,断壁残垣。

    我几乎拼了全身力量才发出嘶哑的声 音,"你拿到了。"

    他嘬了 口烟雾,喷吐在冷僻而黯淡的光 柱中,"韩复生对你的确一腔热忱,可惜他比 我的人脉,差了一截。”

    我一阵阵胆寒,不由自主攒着棉被包裹 自己,〃什么时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