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7(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指腹流连烟灰缸镌刻的花纹,“三周 前。,,

    韩复生是一周前交给我附件的。

    迟了何止一步。

    我有些呆滞,干言万语哽在喉咙,又想 不起该向他说什么。

    反而是许久,不曾如此专注认真的看过他。

    夜色掩盖不住,关彦庭幽邃澄澈的眼 0青,那双眼睛填满世俗,填满苍劲,填满不屈服 的矜傲,那般神采炯炯,令人蛊惑。他的唇濡 湿绯红、棱角削薄,我吻过他,勃发的咽喉,

    坚韧的舌,缱绻的皓齿,他口腔的烟味也馥 郁,淡淡的绵软,淡淡的墨香,淡淡的恒温。

    他麦色肌肤遍布着细腻的毛孔,一簇簇 茂盛的黑而粗的毛发,像一望无垠的森林。

    世间的风花雪月,男欢女爰,在他身上, 是另一番模样。

    惆怅,忧郁。

    他偶尔情不自禁,恰似一团熊熊烈火。 摇摆,放肆,溶蚀天地万物,沧海桑田。

    他抚摸我肉体膨胀克制的欲,他舔舐我 皮嚢蛮横啃晈的狂,同样勾魂摄魄。

    他是腐蚀性残忍的硫酸,是上瘾的罂 粟。

    张世豪滚烫邪恶,关彦庭无孔不入。

    嫁他。

    卸红尘污秽,忘蚀骨纠缠。

    痴痴癫癫的岁月,我过厌了,腻了。

    我有一时片刻,这念头一闪而过。

    它毁灭在他虚伪的面具下,他哪句是 真,哪句是假,他动容过吗,我连他的眼神也无 从分辨。

    也许他从未沦陷,从未沉浸在儿女情长 的欢梦中,他抽离得这般容易。

    我嗤笑出来。

    张猛隔着一堵门,轻轻敲击,“关首长, 五分钟。”

    关彦庭掐灭烟蒂,他快速揉捻鼻梁,略 烦躁嗯,张猛透过狭窄的玻璃窗瞥了我一眼

    "夫人,国庆阅兵在即,军区繁忙,关首长三 天三夜没睡好觉了。您安心等他腾出空。”

    关彦庭站起身,他理正头顶的军帽,经 过我床尾时,我叫住了他,"你真的爰过我 吗?”

    他动作随即一滞。

    我笑中带泪,执拗不肯垂,“你没爱过任 何女人,你不知什么是爰。你爱皇权,爰贵胄 的荣耀,爰呼风唤雨,爰操控输臝的快感,你 爰仇敌的女人,爰征服驾驭的刺激,你和张 世豪相同的起点,都因我是沈良州的情妇而 萌生了掠夺的心,却走了截然不同的两条 路。"

    指甲嵌入棉絮,攥得骨节灼灼,我按着 胸口,五脏六腑撕心裂肺的炽痛横冲直撞, 我努力震慑着,平复着,却发现怎么也压不 住。

    关彦庭漫长的无声无息,终是没留下只 言片语,便消失在幽暗的回廊。

    潺潺墨香,也一并消融。

    他不说,反而非绝情。

    他的性子,原本难吐露心弦。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他若说不爰,干干脆脆,这份谎,他撒不 出。

    他若说爰,只会换我的肆意嗤笑。

    关彦庭走后,我像一池大旱的湖潭,一 丝力气也无,我视线掠过纹丝不动的纸袋, 一股懊恼油然而生,我怒吼着狠狠一掷,文 件洋洋洒洒,铺天盖地,仿若下了一场雨。

    他太恐怖了。

    他持有的不见天日的秘密,压根不逊色 我。我有韩复生倾嚢相助,沈国安这艘船除 了他,土皇帝谁都防着,包括三太太齐琪,水 能载舟亦能覆舟,官员落马跳崖了对簿公堂二奶颠倒黑白致百口莫辩的前车之鉴,沈 国安再贪慕美色,也不会脑袋一热,给她们 叛变的可趁之际,底细乍泄,微乎其微。区区 蒋璐,我不认为她有这份本事,在男权漩涡 玩得如鱼得水绘声绘色,双面间谍做出彩儿 不暴露很难,关彦庭藏着的王牌究竟是什 么,让他的消息抢先了我。

    他和我的不欢而散,我彻底明白,他不 但不放过张世豪,他们的廝杀火拼,将前所 未有的凶残。

    我云里雾里猜不透,急火攻心小腹的坠 痛加重了,我摸索下床,循着医生的诊室,房 间空无一人,只有桌角的茶水冒着袅袅雾 气,我等了一会儿,仍不见踪影,我正要走出诊 室,还未迈几步,一名鲁莽的小护士神色匆 匆溜进来,捧着托盘和我撞个满怀,我下意 识扶住她,由于侧重平衡自己,掐她肩膀的力度猛了些,硬生生的推开了两三米,她跪 倒在地,托盘内的瓶瓶罐罐洒了一摊。

    其中一支针管莫名吸引了我的注意,那 支针管陈旧得泛黄,桶里的液体也枯涸,凝 固在塑料壁上,坑坑洼洼脏兮兮的,像回收 站捡的,住院楼频繁消毒,留这东西实属诡 异,我盯着它,针头贴了一张字条,标签是特 护病房关太太。

    竟是绐我用的。

    护士偟恐回神,她大惊失色,匍匐在我 脚下,把掉落的医药物品仓促揽入盘子,“关 太太,是我马虎了,您原谅我毕业不久,上手 还生疏。"

    我默不作声端详她,用修长的指甲梳着 鬟角零乱的长发,"名字。"

    她颤栗不语,我弯腰挑起她的护士牌,

    梭巡她的相貌和姓名栏,"王乃。"

    她涕泗横流哀求着,“关太太您饶恕我, 我再不犯了。”

    "哦? 〃我笑眯眯,“你犯什么了,怎不打自 招呢。”

    她叩首的姿势一僵,我倏地猜忌大涨,“ 你哪个大夫组里的护士。”

    她结结巴巴说,"马大夫。”

    我调子不阴不阳,“我的主治医师,马凯 文大夫吗?”

    西子说

    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