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8(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78

    我的咄咄逼人轰炸得王乃哑口无言,她 不断后移,有遁逃的征兆,回廊鸦雀无声,一 盏狭长的灯管在风中扑簌摇曳,"谁收买了 你,对我意图不轨。"

    她颤颤巍巍啼哭着,“关太太,我们吃这 碗饭的,养家糊口讨生活,我和您无冤无仇, 配药的护士发我什么,我就拿什么,您误会 我了。,,

    〃哦?是上面的疏忽了。”我不阴不阳掐着 她下颔,“用错药,我只当你不谨慎,注射器 是新的旧的,你瞎了吗?”

    她仓皇无措,躲闪着我的拷问,我刀子 般凌厉的目光擒摄进她水波荡漾的惊惧曈 孔,“不讲?你倒忠心耿耿。这是哈尔滨,你侍奉 高干VIP,总道听途说程霖。”

    她筛糠似的癫抖,“关太太大名鼎鼎,无人不晓。”

    "是呀。"我指甲勾着她的脸蛋儿,左划一 下,血珠渗出,右撇一捺,烙印浄狞,她一声 不吭,眼泪憋着打转儿。

    "她们晓得我嗜血,癖好折磨稚嫩卖乖的 小姑娘,不招惹我,相安无事,得罪了我,我 让她悔不当初。坊间我的传奇发酵多年,但 我才二十二岁,我的未来长远着呢,你奔着 我弄死我来的,我能宽宏饶恕吗?”

    我狠狠一搪,王乃趔趄倒地,我趴在门 框朝外面大喊,驻守电梯的保镖闻言疾步跑 来,途经安全通道时,和两名窜出的陌生男 子狭路相逢,保镖一愣,对方极其矫健,三下 五除二缠住,回廊另一端尽头的铁锁被子弹 粉碎,门忽闪着敞开,王乃踉跄站起,跌跌撞 撞冲过去,我伸手拖拽,又是犀利的枪响,火 苗擦着病号服的束带一跃,烧了一片红光。

    我匆匆收回,眼睁睁瞧着匿在暗处的死 士掩护王乃消失得无影无踪。

    余党亦不恋战,迅速脱身,两名保镖撕 下了衣袂,遗憾是毫无线索。

    他们抵达我一侧,"程小姐,追吗?” 我眯眼睥睨人去楼空的门扉,“追什么, 天衣无缝的一盘局,你们何必送命。”

    我指着托盘里的针管,吩咐保镖做化 验,又想起什么,“别大张旗鼓,这里的医护不 干净。,,

    我心不在焉回病房,关彦庭只手遮天的 武警医院,发生这么大纰漏,他眼皮底下作 弄我,后台岂会不硬。

    蒋璐知情,十之八九是关彦庭授意,可 他没必要搞死我,起码零星的情分终归有。 染贫民的血,如弑杀蝼蚁,借他们的势,我也 算权贵,染了我的血,关彦庭自找麻烦。

    恨我入骨,沈国安吗?

    那蒋璐到底是谁的间谍。

    她扮演的角色,复杂且多重,两边效力, 关彦庭怎会委以重任。

    我糊涂了。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若是我和他的宿敌局面愈加明朗,留我 是心腹大患,他准备赶尽杀绝,断张世豪一 支羽翼,他的歹毒未免太可怖。

    换而言之,蒋璐密谋也说得通,我夺她 依靠,间接毁她人不人鬼不鬼,沦为权贵的 商品,她憎恶我晈牙切齿,稍稍具备兴风作 浪的道行,这支针管恐是她索我的命。

    果不其然,保镖傍晚递给我报告单,神 色非常凝重,我接过一扫,鬼画符的字迹,一 字看不懂,我没好气攒了扔在床尾,"查得出 之前扎针患者的病症吗?”

    "医院规定,一次性针具不可循环使用,

    您贵为官太太,他们坑,也坑不到您头上。八 成儿是戕害。为避免打草惊蛇,我在回收站 蹲堵了一天,再没护士盗取,幕后指挥撤了。

    我冷哼,〃王乃区区打杂的,她性格软 弱,本能是伪装不了的,她是贪财的废物,凭一 己之力掩人耳目,送我下黄泉,她成仙儿了 吗?”

    保镖茅塞顿开,"您是说,有人偷梁换 柱,李代桃僵。她是调虎离山的饵。”

    “不管她,落咱的手里,严刑逼供,她受 得了吗?她一吐,我们知道是男是女交接,顺 藤摸瓜,保不齐露馅。防微杜渐才能高枕无 忧。即便是弃子,也得捞。”

    保镖瞥了一眼皱皱巴巴的报告,“程小 姐,针筒内有司他夫定的残留物,是治疗艾滋 病的。”他欲言又止,"您确定,无需复查吗?”

    我烦躁得很,"什么节骨眼了,哪有这工 夫,张世豪那儿,你瞒着点。我发现及时,她 没来得及扎。”

    保镖踌躇几秒,"我明白。”

    东三省的天,在此后半月,变得混沌无 比。

    一切都像是蓄谋已久,顺理成章的爆发 了。

    关彦庭联合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主任、

    秘书会总秘书长,及省军区正副团、正副师 实名上呈文书,彻查黑龙江省委书记兼中央 副主席沈国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