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8(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国安驾驭东三省的政权,堪称民国首 屈一指的大军阀张作霖,觊觎眼红他的人何其之多,他只败给了自己的懈怠自负,而不 是任何敌人。关先生能掣肘沈国安,令他山 穷水尽,你的段位强悍十倍百倍。张世豪混 子出身,东北再容他猖獗,他的逆鳞,他的软 肋,比沈国安更岌岌可危。你萌生计划,我相 信你箭无虚发。”

    关彦庭闷笑,“关太太对我赞誉颇高。" 他言下之意,并未和我终止合作,有得 缓和,毕竟论唱空城计的嗓门儿,东北无人 出我左右,我初次唱,吞噬了胜义帮,二次 唱,少损兵折将,是好事。

    我瞟向玄关候着的静默不语的张猛,咳 嗽了声,"说吧。"

    张猛毕恭毕敬绕到关彦庭一旁,"沈国安 出逃了。”

    我咀嚼糕点的动作一滞。

    "纪检委掌握了充分的证据,涉及沈国安受贿、奸淫、枪杀、买官、结党营私,省检察 厅签署了红色搜查令,发布前晚,纪检委收 到中央密令,似乎是——”

    他顿了数秒,"要悄无声息处决,对外宣 称畏罪自杀,以免他抖落更奥妙的机要,打 得所有人措手不及。上一届退居二线的正国 级,京城总军区,与沈国安来往甚密,歪门邪 道的内涵,他这张嘴不稳妥。他做官四十年, 深谙官场其道,又到了这位置,要么实打实 的双规,否则谁也不能剥夺他出行自由,他 可暗中搅动的涟漪防不胜防。捅给纪检委, 等于石沉大海,调查组替中央卖命的,不许 流泻的消息,化成灰儿也守口如瓶,沈国安 不傻,他势必要托付能真相大白的路子,中 央翻脸,他反目,官官相护的玄机是压轴大 菜,咱有账薄,张世豪有,他能不存着吗?死 到临头,他畏什么。"

    我合栊棋盘,71日前刚曝出他的丑闻, 做掉就是了,拖到今天,是在犹豫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中央在人祸面前一向弃车保帅,沈国安 位高权重,他的对立面综合分量比他重,与 他有关系的同僚也在想法设法抽身,估计是 难了,绑得太紧,那些人抱团排挤沈国安,上 缴了筹码,换风平浪静晚节无恙,中央再三 权衡,一群人闹大了,和一个人闹大了,显然 后者压得容易,才做了舍沈国安的决定。何 况一―,,

    张猛愁容满面,"纪检委疑窦关首长,省 委的风向标转得太快,无首领按部就班的组 织,谁信呢?他们想从沈国安的嘴里,挖点东 西。一虎才亡,又来一虎,及早扼杀,万事大 吉。沈国安也了解关首长一些内情,他愤懑 咱撅了他的根基,肯定和盘托出,中央借此 遏制关首长独大,也算找由头雪藏了。"

    我指尖的糕点应声而落,关彦庭脸色也 倏而一变,沉声说,"上面还不罢休。”

    福临厌多尔衮,康熙平鳌拜,权倾朝野 功高震主,有沈国安的前车之鉴,关彦庭的 上位和存在更履步维艰。

    我思索良久抬眸,注视关彦庭,“一了百 了。沈国安出逃是意料之外的事,想必官场 同我们一样,大吃一惊。古稀的年纪养尊处 优惯了,他能撑几日流亡的苦楚呢?早晚要 落网,沈良州非但不会襄助他保命,还会大 义灭亲,赶在你之前,摸到沈国安的藏身处, 举报出卖,以撇清中央对他和老子同流合污 的猜忌,反而立功。上级有了让你坐冷板凳 的心思,你扭转局势,难以扭转态度。你先发 制人,令他们无从下手,没由头,你就能化险 为夷。"

    关彦庭食之无味喝着冷却的乌龙茶,“怎样化险为夷。”

    我擦拭着棋盘折射的我和他的倒影,“沈 国安必定要一桩人质谈判,王权富贵在生死 之际,活着最重要。他要逃离出境,越是你们 珍视的的底牌,越能万无一失,你或许不在 意我的死活,张世豪和沈良州也要救我。因 此,我是他的首要目标,我们不妨将计就计, 送我入虎口。届时他若枉死了,是同归于尽 未遂,抑或是狙击手过失杀人,全凭两张嘴 皮儿了。你大可邀功,是你当机立断,保流言 外泄,周全了上一届元老的清誉。他们不但 挖不出你的错失,甚至明知你奸诈圆滑,还 要犒赏你,关参谋长是仕途的硬茬子,往后 得过且过,你省了诸多劳神劳力的心病。” 关彦庭默不作声看着我,我笑得胸有成 竹,"除了我程霖,其余人质,沈国安不绑,你 即使送去,他反倒生疑,他碰也不碰。关先生不必逼张世豪穷途末路,你也收得锦绣前 程,你调任京城,东北的是非黑白,与你无关 了。这买卖亏吗?”

     西子说

    明天沈国安结局。袓宗,张世豪,关彦庭都有 戏份。

    字数会多,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