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9(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吹嘘身份,意料之中激怒了阶下囚的 他们,男人彻底打消了我孤身羊入虎口的怀 疑,他义愤填膺撕开麻袋口,用胶条蒙住我 眼睛,往我嘴里塞了一团布,"臭婊子,你男 人不扒层皮,妄想把你弄回去,老子跟你姓。

    "大哥,让我死个明白,你是谁的人。"

    另一名嘟嘟囔囔,"这娘们儿落单,不代 表暗处没眼线吧,盯上了甩不掉。”

    男人说绕远,新加的油。

    他们拎着我衣领,将我捅上车后厢,经 过漫长崎岖的颠簸,泊在坑坑洼洼的土堆 里,我几乎被骤停的惯力甩出窗外,男人暴戾 推搡我下车,夹着烟卷东张西望,"有可疑 吗?”

    “邪门儿了,张世豪和关彦庭共用老婆他 妈的也不防备,和谐到这份儿了?骚婊子活儿不错啊。咱爷们儿尝尝,也没白来一遭。"

    男人抽开麻袋,碾在脚掌踩烂,“沈书记 说了,这娘们儿刁钻,一肚子坏水,没人护着 更好,省事了。”

    他们一左一右钳锢我迈石梯,我强作镇 定数通往目的地跨过的台阶,二十三级,不 出所料,在三楼的高度。

    特等狙击警擅长远程平射,即一百五十 米之内,横向靶子,百发百中,野外作战兵擅 长极限环境的攀爬、扫雷和持久战,即二十 层楼以下,方圆五十公里的近身格斗,沈国 安挑的地方,显然不符合他们施展拿手好 戏,公安特警相比大练兵捶炼的陆军差之千 里,老狐狸诡谲,他防备三个男人玩包抄,把他 瓮中捉鳖,于是铤而走险,在夹缝里漂移,和 我的猜测不谋而合。

    沈国安绑我,便是釜底抽薪鱼死网破,捡一线生机。

    我看不到前路,走得十分趔趄,他们被 我拖累得差点摔跟头,男人不厌其烦,将我 眼睑和嘴唇的胶带揭下,目之所及,杳无人 烟的荒郊野岭。

    四周断壁残垣,朔风呼啸,微弱的曰暮 之光被连绵陡峭的峰岩掩埋,投洒在矮坡, 寡淡幽暗,冷飕飕的倒灌脖颈,像堕入了阿 鼻地狱。

    这一处萋芜的山脉,是遥望长白山的北

    郊。

    城墙外糜黄的野草,顽强摇曳,一扇拱 形的砖瓦门缀满蜘蛛网,它不腐不亡,像生 生不息的官场,改朝换代,战争却从不消逝。

    颓废的五层工厂,楼顶一簇烟囱在燃 烧,气柱焦黑,直插云霄,磅礴而萧条。

    做戏要滴水不漏,拿捏精准人祸将至的 偟惶之态,迷惑绑匪,也给关彦庭争取部署 伏击的时间,沈国安已经无所不用其极,这 些忠心耿耿不曾拋弃反叛他的人,尚且理 智,我毕竟是手无缚鸡之力,也没带武器的女 人,打点好,稍后作人质的滋味不难捱,至 少,他们不会鞭笞蹂躏我,肆意凌辱。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和沈国安宿怨未了,他毁我一生,我 得光鲜亮丽,伶牙俐齿的见他,给他最后一 棒。

    我摆动着身子,拂开覆盖在脸上的长 发,露出一枚耳环,“大哥,这是和田玉石,江浙 的工匠精琢打磨的,南方雕刻师手艺巧,能 卖好价钱,我孝敬您,您给我碗水喝。”

    男人伸手粗鲁楸断,搁在掌心掂了掂,“

    值钱?"

    旁边的小喽啰说,“关彦庭的娘们儿,一件首饰一套房。沈厅长包她,张世豪也宠她, 内裤都他妈是镶金线的。”

    男人晬了口痰,"姓关的王八羔子,给咱 沈书记提鞋都不配!当年他刚进部队,高干 子弟欺侮他,蹲在墙角睡觉,隆冬三九,冰碴 子焐被窝,冻得皮开肉绽,烟霞路底层的下 九流,当洗脚妹的妈怕给他招非议,喝敌敌 畏自杀了,否则他下三滥背景,当军官?连长 他都升不了!”

    他骂骂咧咧推搡我,“喝你麻痹,再吵老 子撒尿喂你!”

    他吐露的涉及关彦庭的身世,我虽是他 枕畔的妻子,但闻所未闻,这则出乎预料的 消息轰得我大脑一片空白,我甚至觉得,关 彦庭莫名有些可怜。

    这念头,仅仅是此刻才萌生。

    他们将我带到一间乱糟糟的窝棚,遮天蔽曰的浓烟滚滚中,传来一缕衰老沧桑的男 音,"松绑。”

    我一激灵,聚精会神看向横七竖八堆砌 的石灰板,沈国安的轮廓在罅隙里若隐若 现,他的衣裳布满臃肿的褶皱,是他逃亡那日 的穿戴,而他的常委制服却崭新整洁,小心 翼翼安置在陈旧的桌角,无数张报纸包裹 着。

    这份山穷水尽的颓败,有生之年,他大 约是没想过的。

    我愣怔的工夫,两名警卫用匕首斩碎麻 绳,我踉跄倚着柱子,扭动失了知觉的手腕, 好一会儿才平复。沈国安一眼也未看我,他 兀自端着一杯泡得发白的茶水,"送信了吗。"

    绑我的警卫说,"送了军区,关彦庭这阵 收到了。”

    沈国安暍了一口,滋味不对,他蹙眉砸 向墙根,"其他人呢。”

    "都妥当了。"

    沈国安缓缓侧身,隔着沸腾的尘埃,我 们四目相视,他沧桑的眉宇积了一层薄薄的 灰,我笑得从容不迫,“沈书记呕精沥血,干 方百计保乌纱帽,盘算如何光耀沈家一族,

    您扛起万丈荣光,庆幸虎父无犬子,您的大 孝子沈良州也是可造之才,他继承了您的阴 鸷奸诈、追名逐利、六亲不认,实属您的翻版 呢。尤其是他的城府胆识不逊色您,您知天 命才升迁省委,良州不足不惑之年,省委大 权收获嚢中,沈氏的大旗,您心安理得交付 他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