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1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81

    奔驰从四十五度的斜坡漂移而下,横亘 在关彦庭的防弹吉普和一块硕大的礁石之 间,打着旋儿的急刹,惊心动魄的巨响像轰平 了一片巍峨的山脉。

    轮胎惯性俯冲,熙熙攘攘的黄土拂开一 扇沙帘,黑雾弥漫,路灯也半明半暗,恍恍惚 惚映照着车厢内男子棱角俊朗的脸颊。

    那抹轮廓肃穆挺拔,含着风流的邪气, 我恐惧蜷缩,盯着缓缓降下的车窗。

    袓宗叼着一支烟,他并无丧父的悲恸, 相反他眉目是大功告捷的如释重负,沈国安 垮台,他贪污的财产一律充公,沈家表象一 夕颓唐,老泰山倒了,妄图一如既往的显赫 是天方夜谭,不沦为法律连襟炮烙杀鸡儆猴 的灰烬实属幸运,瞅袓宗的阵仗,省检察厅 厅长的殊荣他仍牢牢攥着,中央的惩处不祸及功臣子孙,赏罚分明在基层宣扬也好听,

    袓宗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这潭呼啸的骇浪, 他是逃脱了。

    外界当沈国安落马是中央临时起意,之 前毫无消息,枪打出头鸟,树威的德行。但袓 宗心知肚明,沈国安自作自受,他的把柄多, 口碑也差,搞谁不好偏搞两袖清廉的关彦 庭,跌下金字塔尖是情理之中,他垒砌了一条 抽身的康庄大道,将涉黑的桩桩罪孽推给了 亲家,岳丈和大舅哥以权谋私,大肆敛财,不 贤之妻里应外合助纣为虐,他蒙在鼓里,文 娴欲盖弥彰,充其量是管教不严,道德范畴 的事儿,他及时悔悟快刀斩乱麻,离婚撅了 毒瘤文家,中央即使探测出风声,统统死无 对证,三言两语的讹传就查办一省厅长太冒 昧,割裂了所有反噬的袓宗今非昔比,撼动 他也难了。

    我不禁想笑,果真是三国鼎立十面埋 伏,沈关张博弈哪有省油的灯呢。

    关彦庭把玩腕间的袖扣,“沈厅长,节哀。,,

    袓宗浮现一缕凄戚,"我父亲畏罪自戕, 关参谋长见证全程,他年迈,在省委呕心沥 血,黑龙江省的财政和民生,在他治理下也 有飞跃,功过相抵,他的葬礼,省委的安排是 什么。”

    “沈厅长弦外之音,沈书记的死,我难逃 其咎了。”关彦庭的琥珀色银钉在幽黯的霓虹 中若隐若现,“百余名武警在场,无人迫使沈 书记开枪,他是愧对党纪,无颜面对。官员双 规审判定罪服刑,这套流程缺一不可。沈书 记自行了断,中央过分苛刻导致舆论发酵, 沈书记的身后名,不如尽量体面。沈厅长还 要混一席之地。城门失火殃累池鱼,中央痛失正国级,这笔债平息,恐要费些时曰。”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关彦庭裹住我的手,搁在掌心磨搓着, 他眼底漾着势在必得的浅笑,笑容讽刺凉薄 得很,“我会酌情考虑,上书中央,批报省委, 沈厅长想抚平风波,完全择出沈书记这艘 船,丧仪能免则免,象征性祭拜。他是横死之 人,闹得铺天盖地,百姓知晓了,你的官衔也戴 不稳。我与沈书记同朝为官,情分是有的,我 推心置腹规劝,沈厅长掂量。"

    袓宗翘起右腿,搭在左膝,指节有条不 紊轻叩拍子,一副怡然自得,"我父亲九泉之 下,听关参谋长这番发自肺腑的陈情表,想 必气活了。”

    关彦庭闷笑,"那沈厅长合该感激我,救 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的八条指缝冷汗涔涔,关彦庭擦拭 掉,又氤氲了一层,他不着痕迹抬眸,打量我苍白的脸色,一言不发。

    “关参谋长,昔年,你一人之下,万人之 上,我父亲驾鹤西游,你独揽大权,许多麻烦 再留他放任,他的根基在东北土地愈埋愈 深,只怕你应付两个沈国安的能耐,他也不足 为惧。”

    我竭力克制自己慌乱无措的反应,不愿 被关彦庭察觉,试探摸底同盟大洗牌的阶 段,谁坚如磐石,谁便在局势中更胜一筹,丟盔 弃甲慌不择路,甭说做嫁衣,连针线都碰不 着,就踢出局一命鸣呼了。

    关彦庭松开我,臂肘抵在玻璃框,漫不 经心说,"他手里握着我不少东西。"

    袓宗指腹摩挲太阳穴,神态慵懒闲散,“

    关参谋长是最早识破张世豪手段强悍并防着 他的人,他搜罗你的内幕,怎可能搞到真的。 省委和部队杂七杂八的交易,羞于启齿的暗箱操作不胜枚举,关参谋长鱼目混珠,借同 僚不可告人的历史,张冠李戴扣在自己头 上,仕途之外无从核实。张世豪自认嚢获你的 黑料,在你解决了沈国安,必将对我赶尽杀 绝,永除沈家翻盘的后患。毕竟弑父之仇,我 做是自保,你做是逞凶掠夺,意义大抵不同。 而他不仅挣扎到最末,且稳操胜券,你一路 披荆斩棘,倍加爰惜自己的羽毛,珍视得来 不易的胜利,与捏着你底细的亡命徒斗法, 岂非自断羽翼。你不会自投罗网。”

    我面无表情坐在关彦庭身侧,袓宗字字 珠玑,全部超出我的意料,仿佛干百根银针 贯穿我的心脏,我垫在裙摆下的手不由自主 握拳,张世豪苦心孤诣搜集的物证,原来这 般不堪一击。

    假的,全是假的。

    在袓宗费尽心计追名逐利、沈国安栊络觊觎军权的时候,关彦庭便开始视他为劲 敌,掣肘抵御,设陷阱,请君入瓮。他的高瞻远 瞩,不露声色,简直丧心病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