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1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斜目睥睨着房门,冷笑几声,扬长而去。

    次曰清晨雨停,我迎着露水带了关彦庭 给我配置的两名警卫直奔茶楼,我邀了归降 我麾下的白夫人和与我关系微妙的韩夫人喝 茶,我的用意很明朗,关彦庭和沈良州很大 可能二十四小时盯梢我,履行沈国安的遗 瞩,并不那么容易,我得找机会,甚至千方百计 的制造机会。

    越是躲躲闪闪,独来独往,越是疑窦丛 生,官太太便是非常好的掩护。

    茶楼的地址不偏僻,距市中心二十里 地,四通八达,西南的巷子口,就是沈国安藏匿 筹码的方向。

    虽近在咫尺,我无比渴望拿到,但操之 过急也会适得其反。

    我在茶楼门口下车,恭迎我的小伙计掸 着抹布三步并两步颠颠儿的鞠躬,“关太太,您光顾龙井轩,咱们小店蓬荜生辉。"

    我扮作很吃这一套,千娇百媚戳他额 头,"嘴巴涂蜜了?中华词典不够你溜须拍马 的,你们茶楼还小呐,风月山庄恢复营业后,客 源流失不少,不都跑你这儿来了?”

    侍者赔笑直起腰,“关太太,韩夫人和白 夫人提前在205候着您呢。”

    我跨上台阶,“保镖呢。”

    “雅间只有两位夫人,他们的司机在另一 间饮茶。”

    他格外殷勤引我抵达二楼回廊,我挥手 示意他下去,我按住门锁,朝左拧了一下,房 中白太太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传出,“风尘花 町,名矂一时,美貌是她的敲门砖,却非唯一资 本。她的好命,她的道行,你我羡慕不来,桃 色情欲缠绕的女子,杀出重围何其艰辛。她 刚嫁关参谋长,后者被沈国安压着,张三爷和沈厅长制衡,履步维艰,固步自封。区区半 年,他扭转乾坤,军政的荣耀,功绩的依托,

    东北如今姓关了。程霖赌的是眼界,是长远,

    是世人窥伺不见的私密,咱孤陋寡闻。贵胄 的兴衰,从不是一成不变。”

    韩夫人一筹莫展,复生是沈国安的心 腹,跟随他打江山,沈国安栽了跟头,我家复生

    白夫人骤然捂住她嘴,机敏瞥向房门,“ 谁在那儿?”

    我面不改色推门进入,“哟,你们这是打 我的脸呢,我做迟了,你们都喝上茶了。” 白夫人长松一口气,"我还寻思是来者不 善呢,沈国安东山再起无望了,他儿子不还 矗着呢嘛。得罪不起。"

    她熟络拉着我临窗坐下,打开墙根的鼎 炉,续了一勺香饵,"听说省委、军政、三司忙不迭向关参谋长道贺,沈国安的葬礼文书批 下来了,从简,官场不缺见风使舵,这两字摆 着,祭拜吊唁的两手数得过来。"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她剥着瓜子仁儿,百般感慨,"东北地大 物博,水也深,好官儿却不多,关参谋长受中 央器重,您很快要随他赴京了。”

    我唉声叹气,“不瞒你们,彦庭如鱼得 水,我高兴也忌惮,我出身卑贱,没生育一儿半 女,议论我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纷纭流言,像 坟地的鬼嚎挥之不去。我有数。”

    白太太斟了一杯姜枣茶,“关参谋长争 气,关太太妻凭夫贵,名流圈谁敢不敬您。孩子 嘛,讲究缘分的,您年轻体壮,反贪局副局长 的续弦何太太,三十八了还诞大胖小子呢。

    您愁什么呀。"

    我竖起耳朵迫不及待询问,"是吗?她有 灵丹妙药?”

    白太太笑得耐人寻味,"何局长年迈,关 参谋长正值狼虎,您不需要的。”

    我臊得面红耳赤,伸手推搡她,"没正形 的,胡言乱语!"

    韩太太从我进门便意兴阑珊,偶尔视线 交汇,也爰搭不理,强颜欢笑,我朝白太太使 了个眼色,她心领神会,念叨着闷热烦躁,凉 茶也食不下咽,添一桶冰块解暑。

    白太太走出雅间,我尚未开口,韩太太 噗通跪在我面前,抱住我的脚踝,突如其来 的举动吓住了我,她哭喊着恳求,情真意切 震得房梁颤抖着,“关太太,您想法子捞我家 复生,沈国安的案子牵连了他,他被关押三 天了 !,,

    我大惊失色,“为什么?”

    她崩溃至极磕头,哀伤过度令她的皮肉 无休无止的抽搐,“三天前的傍晚,反贪局和纪检委来了十几号人,饭都没吃完,出示了 市检察院的搜查令,直接把人抓走了。我找 了门路,死活不准见一面,说怕串供,我想是 大难临头了。沈国安贵为正国级,他的心腹, 怎能让张着嘴巴?中央压,他们抖落,早晚是 满城风雨。一了百了,上面才能踏实。”

    我搀扶她落座,递给她糕点压一压情 绪,“你怎不早说,耽搁了这么多曰才告诉我。

    韩太太磕磕巴巴的啜泣着,“关太太,我 不知复生和您的渊源,他虽娶了我,缉毒公 务忙碌,我们的生活始终我一人在支撑,他 对我谈不上体贴,也算不得冷漠,我们风平 浪静度过了十一年。这十一年我战战兢兢, 仰望和等待充斥了我的岁月,我们不匹配,

    我不漂亮,也不聪慧,常常口无遮拦,他是我 赖以生存的一切。他重孝悌,我亡父是云南省缉毒总队队长,复生的老师,在99年4。12 中缅贩毒战役牺牲,我父亲的遗愿,牵挂我 的归宿。复生接纳我,是报恩我父亲,我装作 一无所知,我怕。怕捅破了,我的姻缘也魂飞 魄散了。关太太,复生这一关,熬不过去了。 审讯室什么地方,阎王殿。我只求您通融,让 他少吃点苦头。”

    韩复生被查,我惶惶不宁,他也算半只 脚在我的船上,他洁身自好注重名誉,阶下 囚的滋味,他能忍吗。

    我懈怠了,沈国安倒台,我把韩复生弃 在危险边缘,要是拉他一把,也不至到这棘 手的地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