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2若有来生(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82若有来生

    我一筹莫展,沈国安提携韩复生,闹得 沸沸扬扬,黑龙江无人不晓土皇帝的左膀右 臂是韩局长与白秘书。纪检委排查韩复生,

    他无异于羊入虎口,生还渺茫。

    我踌躇不决,韩夫人又跪下,“关太太,

    求您带我见复生。哪怕枪毙了他,临别一面,

    也不满足我吗?我人微言轻,局子不买账,想 必上级有人压着。"

    她弦外之音,关彦庭是幕后主谋。

    我骤然一激灵。

    堂堂局长被逼上梁山,若没大人物指 使,太诡异了。他因何斩草除根韩复生,莫非他 也捏着关彦庭的把柄。

    我让韩夫人先一步等我,敷衍了白夫 人,草草结束行程,白夫人的确聪慧,她察觉韩 夫人不对劲,不露声色挽着我,侍者在前方领路,她试探说,"韩夫人托您出面了?”

    我淡淡嗯,她意料之中的,表现很平和, "韩局长悬了。您晓得仕途的水,浑浊且湍 急。大树撅了,枝桠自然体无完肤,皮之不存毛 将焉附。沈国安栽得毫无征兆,他的党羽,在 关参谋长肃清下,贬官的,革职的,搜查的, 拘留的,他和沈国安同朝二十三年,关参谋 长他的老底揭短,那是一揭一准儿。中央搪 塞这后患干嘛?巴不得平息呢。谁踩一脚,谁 晬两口,由着他们了。说句不奉承的,东北能 没沈国安,不能没关彦庭。三军揩模,党政之 光,部队战功赫赫的将军,事已至此,沈国安 深陷泥沼,中央洗涮他?做梦。常委会看走了 眼,扶持大贪官做正国级,这口气没处撒呢。 他的小喽啰兵跑不掉,肱骨之臣,马前卒,统 统陪葬。”

    我倒吸冷气,“没转圜了?”

    白夫人胸有成竹,“关参谋长可欲盖弥 彰。非亲非故,他肯吗。”

    我向她致谢,她大度得很,“关太太邀我 们喝茶,是幌子,我有数。为您鞍前马后效 劳,是我的承诺,您不嫌弃我蠢笨,我是绝无二 心的。,,

    我们在台阶下分道扬镳,韩夫人万分焦 虑在车内向我挥手,我二话不说坐在她旁 边,"我替你瞧瞧,你老实等我,低调行事吧,韩 局长禁不起折腾。"

    韩夫人燃烧着明亮的眸子,一霎间黯 了,“关太太 ’’

    “你给我时间摸底,能见,我一定安排你 们见。”

    她担忧我这枚稻草也不翼而飞,不敢置 喙,犹豫着点头。

    司机驾车载着我和韩夫人抵达区分局,拘押韩复生的3号审讯室。在回廊尽处的一 间,安装着一层铁栅栏,局子的审讯室分门别 类,每个省份的公安局3号厅是审问重案要 犯,跨进这道坎儿,大多是沾了国字边儿的大 老虎,终生监禁在秦城监狱算好的了。

    我掩唇咳嗽,司机趾高气扬睥睨值岗的 外勤刑警,"关太太听闻,市局局长涉及沈国 安贪污贿赂草菅人命一案,关参谋长忙于政 务,特指派关太太咨询进展。规矩懂吗?”

    刑警毕恭毕敬说,“这破地方,关太太来 一遭,脏了鞋。”

    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一定要领余额宝消费红包,额度更大!更大!更大!每天可领一个!

    司机横眉竖目,"关太太呼风唤雨,在东 北出入自如,成百上干的官太太都仰仗着 她,甭废话,开门。"

    刑警吆喝得嘞,副局怪罪,关太太您兜 着。

    门封了两扇,第一扇是防弹胶皮,触手生温,枪子儿戳着惯性,像消声手枪,半点响 儿皆无,第二扇是感应指纹的电子门,这种 地界,随便拎一位,相当有能耐,家属硬茬 子,下属也有豁出去的,保不齐越狱偷渡了,设 施做得最全面。

    门板子三尺之余的空隙凿开了镂空的方 格子窗,单反的玻璃,由里到外一塌糊涂,由 外至内清晰可闻。

    曰薄西山,夕阳向晚,昏黄的四壁荒芜 而阴森,韩复生捆着一副手铐,衣衫堆叠褶 皱,逆一簇惨白的灯束,蓄着胡茬的面容非 常憔悴,像许久没有睡过,凹陷的眼窝一圈 乌青,无精打采蜷缩在墙角。

    这场景惊愕住我,我斥骂驻守的刑警,“ 韩局长警衔还挂着,你们作弄他谁的私授?”

    刑警并未悟透我的愤懑,他洋洋得意,“ 进了审讯室,哪有舒舒坦坦吐口儿的,扒了马甲乌纱帽,抽筋捱糟践是流程,韩局长干 这行,他嘴硬,不挫磨他能伏罪吗?”

    我怒不可遏一巴掌甩在刑警令人作呕的 左脸,"放肆!狗仗人势的混账,关参谋长退 位给你了?关太太你当吗?”

    刑警弯腰鞠躬,筛糠似的瑟瑟恐慌,我 抬腿踹他踢在肚子,"王八羔子,擅用刑罚, 滚!〃

    他捡起警帽如获特赦狂奔,我的恶名远 播,在东北是首屈一指的蛇蝎毒妇,有些不 堪启齿的遮遮掩掩,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得 罪我的人,我尚且没怎样,他们忙不迭的闻 风丧胆退避三舍,如今的关彦庭做事易如反 掌,唯独娶我,一个陷在父子、黑白情欲纠葛 中的女人,中央不耻而戒备,扭转我的口碑 尤其棘手,钉在了道德柱的程霖,岂是能抹 杀的。我愈是嚣张刁蛮,他愈是娶不成,关彦庭一贯嗜好迎刃而上、掣肘仇敌、痴迷于征 服一切的男子,我吊着他的胃口,他对我爰 恨两难,反而是极大益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