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2若有来生(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前我疑窦他,他冷血寡义,无情狡猾, 时过境迀,我赌他舍不下我,雄图霸业睡手 可得了,他怎会不想要美人,干辛万苦狩猎 的宠物不收获嚢中,他一万个不罢休。

    我叮瞩司机在回廊候着,别打搅我。 我脚尖抵门,吱扭一声忽闪着推开,韩 复生皱眉,他下意识背过身,我定格在他咫 尺之遥的位置,"韩局长。"

    他原本弯曲的脊骨一僵,像按了静止 符,恍若雕塑纹丝不动。

    韩复生在我的记忆里,是残缺而空白 的。

    我努力寻觅他的蛛丝马迹,一无所获。 他是我滚滚红尘的长河,一滴混了沙砾的水。

    来得漫不经心,汇入江海,我未曾给他 只言片语的烙印,我释怀那段萍水相逢的孽

    缘。

    他赎罪,抑或念念不忘。

    我不纯粹,我利用他的情深意重,摧毁 沈国安的棋盘。

    那么他呢。

    他是惨烈的牺牲品,是一壶凉了、遭人 厌恶的陈余。

    它泼向贫瘠的旱田,无妄轻重,死不足 惜。

    他缓缓扭头,隔着迷离的寂寥的黄昏, 我们四目相视,他的意气风发,他的英姿勃 勃,他初识我,不多不少,刚好四年。

    旧时的烟花柳巷,在狼烟烽火中灰飞烟 灭,韩复生恨我,我知道。我毁了他的利禄,

    毁了他的安宁,毁了他的前程似锦。

    我倚靠审讯桌,攥着颓唐冰冷的桌沿,“ 你怨我吗。”

    他耸动着麻木的身躯,“助关太太化险为 夷,是我的荣幸,我了却一桩遗憾。"

    “你哪有遗憾,我昔年淫糜,连我都憎恨 自己。于你而言,我是合该敬而远之的亵渎。 你押赴刑场,带进棺材,写在墓碑,也洗不掉 我给你的羞辱。”

    “我不悔。"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韩复生脱口而出,猩红的曈仁积酿着一 汪水汽,"我高兴。”他咧开嘴,笑容匿着无边 无际的沧桑,“你不知你有多好,这份好,有 人不珍惜,有人想捧在掌心,只没机会, 我脚步顿住,悄无声息颤栗。

    时明时灭的斑驳光影投洒,笼罩他的轮 廓若隐若现,“沈国安落马,我也是早晚。这辈子扪心自问,我不愧怍自己的警服,不愧 怍王法。”

    “你无愧所有。"我强忍席卷的啜泣,"是 我愧你。你反叛沈国安,我拉你上了我的船, 给你招致杀身之祸。否则你死不了。”

    韩复生垂眸,打量着手铐,“给旁人系了 二十年,轮到我了。关太太。”他两手交握,他 在颤抖,在压抑,可他在我面前,克制不住他 濒临决堤的情绪,"其实在开始,你就预见我 的结局,你并不介意我死活,你只想得偿所 愿,对吗。"

    我别开头,我忽然畏惧他的眼神。

    他在我的人生,总共出现了两回。

    都是错的。

    我避而不答,他了然于心。

    他痴痴失神,他试图捂住什么,半张的

    手,在如梦初醒后,又艰难合拢。

    "如果阴间真有再世轮回,下辈子一一”

    他讲了一半戛然而止,我握拳不语,半 响,他自嘲笑,"即有来生,你依然是权贵趋 之若鹜的红颜,而我,也许籍籍无名,只能自 己的方式,护你一份周全。”

    他盖住脸庞,"关太太,你保重。"

    三十六岁的韩复生,枪林弹雨,血性男 儿,他活在这世界最动荡的金三角,他大约 不谙风月,世故脏秽,误入我的歧途。

    浑浑噩噩,不知所措。

    他是我荒谬岁月打马而过的青舂,我有 何其多的青春,我有何其多的疯狂。

    我是他不染尘埃月华如洗的污点,掩埋 了他毕生的洁净。

    我跨出审讯室,一名矮个子的刑警接管 了刚才惹恼我的蠢货,他们蹲着面对面抽 烟,"老张r我招呼司机,"吩咐这群生瓜蛋子。

    "鼻梁酸涩翻涌,哽咽仿佛万箭割心,我一再 深呼吸,仍横亘着一块堵塞的巨石,“吃喝住 的条件好一些,超了预算,军政大院的关宅 找我索取。不准拦韩夫人探视。”

    老张一愣,刑警也懵怔,“关太太,没这 先例啊,韩局长十之八九双规三个月,搜集 证据,就要不公开审判了。沈国安的结果,韩 局长无法遁逃。您何必参与其中保他一阵, 择不清声誉。探监是绝不行的,日子稍稍好 过,我尽力疏通。"

    我闭着眼,朦胧濡湿的水雾缀在睫毛,

    仓促一颤,簌簌浸满下颔。

    我狼狈佝偻,力量耗殆,扶着大理石壁 踉跄朝前挪动,关太太的名衔,不言而喻的 尊荣,可我推他下悬崖容易,捞他上岸难。 一将功成万骨枯。

    我不过是女人,熬到今日,脚下也是血流成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