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4(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脑袋埋在膝盖,滚烫的泪滴流淌过耳 畔,像熊熊烈火炙烤,我强忍无边无际鞭笞我的罪恶感,一言不发。

    阿波送我折返西郊别墅便匆忙离开。

    我拿着牛皮纸袋直奔二楼书房,关彦庭 刚吃了晚餐,饮一杯清茶,他听见我的脚步 声,头也未抬,淡淡说,"保姆煮了你爰喝的 汤,尝了吗。"

    我倏而媚眼如丝笑,“不急。我无意得到 一份惊天证据,落在旁人那里,关先生要遭 殃了。喝汤算什么,我惦记你的安危,来邀功 了呢。,,

    我说完啪一下,甩在他桌上,袋子口系 得松松垮垮,纸噼里啪啦弹出,关彦庭微错 愕,我环抱双臂朝那摊狼藉眨眼,“关先生, 你肆意妄为不与人知的罪状,实在不少啊。"

    他目光梭巡在我和乱糟糟的资料之间,

    像是在周旋什么,半响他指尖挑纸张的边 角,只看了一眼,脸色显现一丝细微的皲裂,他思量数秒,指腹抽离,捏住方帕擦拭手,"我 没想到,剑指我巢穴反将一军的人,是关太 太。"

    我抚弄着指甲,“是诽谤,还是关先生真 做了。,,

    他避而不答,丟了方帕,"谁给你的。" 我扭头看卧室门,张猛候在回廊,他垂 着眼睑,虽无动于衷,我防备他比他警惕我 更重,他是关彦庭左膀右臂,赤胆忠肝,我吊 着张世豪的胃口替祖宗作弄他,阿炳多厌恶 我,张猛不相上下。

    我捂着唇咳嗽,关彦庭扬下巴,吩咐他 去隔壁取文件。

    渐行渐远的踢踏声此起彼伏,吞噬在尽 处的拐角,我抄起烟灰缸砸向摇曳的框柩, 惯性俯冲门扉,砰地合拢,凶悍干脆。

    关彦庭饶有兴致注视这一幕,他不疾不徐说,“你的功夫,是我教的。

    我和他四目相视,"你教我擒拿自卫,他 教我射枪。”

    他很忌讳我提及张世豪,“你可以回答我 刚才的问题了。”

    “沈国安记录了你从荣获中士警衔到他逝 去前半年你的所作所为,喏。"我嬉笑着,"关 先生瞧,有哪桩是泼脏吗?我在东北勉强算 有点道行,谁敢恶意中伤我丈夫,我岂有和 她不撕个天翻地覆的道理。"

    我的弦外之音昭然若揭,关彦庭摩挲着 字迹,"原件。如果我把它焚了,关太太交易 的砝码,不复存在呢。"

    我莞尔一笑,隐匿杀机,"岌岌可危了, 关先生还玩笑。我敢摊开原件和你谈,势必 有万全之策,你撕了它,吃了它,烧了它,不 影响大局的。"

    “有意思。"他攥拳克制遭枕边人暗算的 失态,“关太太,庆幸你托胎女儿身。”

    不论他面容如何风平浪静,我笃定,关 彦庭被这份言之凿凿的证据施压而惶惶烦 躁,清廉伟岸的省参谋长,光彩熠熠,万丈荣 耀,他的劣行一字泄密,仿佛澄澈的湖泊投掷 了一枚石子,涟漪泛滥,漩涡滔滔,天塌地 陷。

    前车之鉴沈国安并非完全死于违背刑法 党纪,他也死于自我折磨和舆论。关彦庭的 软肋,恰恰是他苦心孤诣经营的名誉。同僚 知他畏惧,就像魑魅鬼魔畏惧灰飞烟灭,心 痒难耐搜罗着,却没人扼住这一点,击垮他 所向披靡的斗志,

    跌下金字塔尖的落差,是沈国安退避的 症结,眼睁睁目睹他铸造的锦绣江山毁于一 旦,关彦庭的忌惮胜之百倍。

    "我从不认为,世上任何人具备威胁我的 资本。,,

    他将文件摞在一起,向桌角一推,"你想 怎样。"

    我慢条斯理逼近他,"欲望无罪,罪在实 施欲望的途径。它大白天下,关先生再不信, 也得信。不见棺材不掉泪吗?毕生的业绩,艳 羡的政权,押注赌博,输了一败涂地,你惋惜 吗。"

    我两臂支在笔洗的边缘,俯身和他咫尺 之遥的距离,"彦庭,你问我,曾经那样祈盼 的生活,如愿以偿为什么不要了。安生的岁 月和颠沛流离的逃亡,我选择第二个。爰情 里不张扬的执念,深入骨髓,无法更改。”我 一字一顿,“这些可以石沉大海,我要你一句 承诺,无论张世豪东山再起成与败,你饶他 不死。是隐姓埋名,抑或其他,你无权干预。

    你不肯,无妨,我们鱼死网破。他本是流氓混 子,他怕什么,你禁得起震荡吗。”

     西子说

    明天17号是蒋璐结局。

    关和沈结局在19号。

    20号开始张和程最后的部分,关沈作为推动 的客串,27号刺情全文大结局。

    28号开始三篇番外,番外顺序:28号关彦 庭,29号沈良州,30号张世豪。【番外的内容一 气呵成,从他们二十年前到结局没写的之后 的内容,每篇在6000字左右。】晚安。

    西子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一定要领余额宝消费红包,额度更大!更大!更大!每天可领一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