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4(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84

    沈国安败北,这艘驰骋东三省的巨轮, 轰塌得猝不及防,上船的一锅捞,下船的惶 惶躲避,关彦庭看似大获全胜,忧患系着疙 瘩,桩桩致命,浮出水面顷刻毁于一旦。他不 露声色故作坦荡,背地未雨绸缪,抹了不少, 也物色着替罪羔羊,仍百密一疏。沈国安搜 集的证据,不夸张说掀起滔滔骇浪,置身洪 流猛兽的包裹,忐忑惴惴,他方寸大乱,是我 翻盘的良机,我深谙此道,一招克敌,他不情 愿也无所遁逃,鱼死网破多么恐怖的词藻,

    关彦庭玩不起。

    他目光定格在档案袋,斟酌考虑半响,“ 这笔交易的年限。"

    “关先生混官场,有幸升至国字级,六十 二岁尚能参选最后一届,任期八年,七十岁 退居二线享用津贴颐养天年,仔细算,关家的旗帜伫立二十二年不跌。你的底细是否这 期间,都须不见天曰。”

    关彦庭不语。

    我趁火打劫威胁他,"那晚节不保呢?关 先生闲赋在家,读诗词,写书法,练围棋,养 金雀,从政一辈子人脉广阔桃李满天下,自 由显赫,沦为阶下囚,经营的伟岸形象轰隆 坍塌,功亏一箦,这结果,我想你会避而远 之。"

    他转动着一串雕琢精致的佛珠,“被攥把 柄的感觉,很不舒服,尤其抵着我的枪洞,出 自我的妻子。”

    我撩发凝视他,"蛇打七寸,张世豪是钳 在关先生手里的眼镜蛇,剧毒且獠牙丛生, 晈得糜烂乌黑,它的毒性人尽皆知,所以你 百般防备。而关先生是钳在我手里的花斑 蛇,相貌儒雅绝伦,温润如玉,毒气侵体不逊色他,这一点,沈良州最早悟透,遗憾是,他没 我的筹码。”

    我倚着桌子,干娇百媚,"我舍身上了沈 国安的钩,他是将死之人,其言虽善,行为狠 辣,他萌生同归于尽的念头,我自投罗网,我 能无虞?关先生自认,你我的情分,到我用安 危换你周全的份儿了吗。我不慷慨就义,众 目睽睽的监视下,我如何和他接头,花言巧 语迫使他在弥留之际归降我,给我求贤若渴 的王牌?在你眼皮底下李代桃僵,我谋划多 时了。,,

    关彦庭闷笑,"最开始,我欣赏关太太的 俏皮与智慧。风月娼妓精明识礼,贪婪的企 图摆在明面,不藏不掖,倒不显得丑陋了,坏 得干脆,坏得赤裸,远比良家妇女诱惑十足。 将军不爰驯服的千里马,爰不受控制的野 马,前提是它有用处,有资本。”

    他摩挲着决定他生死命脉的文件,"关太 太这样的女人,在权贵帝国,是一枚鲜艳毒 瘤,一如你口中花斑蛇的我。"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他说罢端茶盏,我趁他薄唇含住时,敏 捷掠夺,绕过莲藕般白皙纤柔的肩膀,自高 到低顺延而下,犹如瀑布源源不断淌进喉 咙,他默不作声瞧着,冷却的龙井是他喝过的, 有清幽的墨香,我亲吻的地方恰是他无色的 唇印,他口干舌燥,松了松脖颈的纽扣,我顽 劣的舌尖舔皓齿,"我猜,关先生最畏惧,半 路杀出程晈金,颠覆你头悬梁锥刺股搏得的 政权。你高瞻远瞩,张世豪弹尽粮绝,是他无 福在群雄逐鹿的时代争一席之地,他是汉 子,会老实认输。他十七岁下海当马仔,也十九 个年头了。大起大落,三进三出,他面对变故 与荣华,有东北扛把子土匪的凛冽气度。你 不戕害,他会无恙。关先生能整垮他,他也能扳倒你。两败倶伤的意义呢?侥幸吗?你清楚 的,侥幸在尔虞我诈中,是锦上添花,妄图定 乾坤,太冒险了。”

    关彦庭指尖叩击桌沿,##我可以答应。" 我笑说关先生有京城的前程似锦,张世 豪在东北继续为虎作伥,各自为王,互不干 预。

    他反问我,〜你呢。"

    毫无征兆的一句,问得我愣住。

    "我撤兵,不代表你能说服沈良州,我不 会出面做费力不讨好的事。他觊觎夺回你, 善罢甘休很难。张世豪这回根基不稳,他的 能耐凯旋有五成,栽跟头也情理之中,关太 太的退路,是什么。”

    他在试探我。

    我若说袓宗没戏,关彦庭必定察觉张世 豪有铠甲,显然他不具备,架得高不可攀,仇敌磨刀霍霍,可内里镂空不堪一击,纯粹自 酿苦果;我若说袓宗有戏,关彦庭也探出张 世豪摇摇欲坠的现状,十之八九乘胜追击。

    我琢磨片刻,滴水不漏说,“沈良州擅 攻,你擅守,珠联璧合,张世豪捉襟见肘。单打 独斗,他不怵。”

    关彦庭和袓宗,已是结冰的宿敌,他们 没结盟的余地,东北小范畴谣传沈国安死得 蹊跷,关彦庭是罪魁祸首,此时袓宗向他议 和,不但背负不孝子贪生怕死的骂名,他也 料不准关彦庭对他的打算,袓宗持观望,关 彦庭在徘徊,乃至划掉了这份战略规划。我 这么说无异于空头支票,你有途径放倒张世 豪,沈关同仇敌忾,这是不可能的局面,那么 就偃旗息鼓吧。

    我交待阿波办的一件事,他在第三天黄 昏给了我回音,我叮瞩他来的路途机灵谨慎些,我和关彦庭的君子之约,我信他,也有防 备,到底事关身家性命,小心翼翼总无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