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5世豪,我们会死吗 (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莞尔,“关先生耳聪目明,我找她讨 债,她欠我一条命呢,你怪罪我?”

    他慢条斯理品尝酒香,"榨干的棋子,废 了不足惜,你开心就好。”

    我一怔,撩发风情万种,“男人狠毒,我 们女子肤浅的手腕,充其量望其项背,不足 挂齿。,,

    大约滋味美妙,他又斟了第二次,"别人 吁叹,我不反驳。关太太免了。”

    我一言不发折返,关拢门,若无其事试 探,"省委的任免书和中央的批文,快公示了 吗?”

    他不曾喜悦,犹如一切尽在掌控,很是 云淡风轻,"嗯。"

    我脱了鞋子搁置在玄关的衣柜,“沈良州 受益匪浅,他老子垮台,中央钦佩他深明大 义,举报生父,既没同流合污,也没包庇纵容留任省厅长,提携为省委的候补书记,和他 竞争的五个人,低至主任,高至副厅长,功勋 资历、背景口碑、他拔尖了,傻子都清楚,十 之八九,副书记花落沈良州。关先生更是渔 翁得利,这场仕途与黑白的博弈,你臝得非 常漂亮,沈良州是捡漏吃,他该谢你。”

    关彦庭不疾不徐注入陶瓷内三分之二的 酒水,“张世豪东山再起有了转圜,他也不 亏。"

    我耐人寻味的腔调,“关先生不搞损招, 他的确黎明在即。禁不住你穷追不舍。"

    他何其睿智,他执杯的手一滞,自我进 门便始终吝啬绐予的目光精准投向我,"谁讲 了什么。”

    我靠住墙壁,“关先生呢,无言以对吗。" 他揉捏眉骨,神色波澜不惊,“关太太,

    夫妻间的猜忌疑窦最伤感情,绐旁人可趁之 机。,,

    我狐媚含春,婀娜逼近他,葱白的玉手 抵在杯口,微微一压,扣得严丝合缝,隐隐的 嬉闹娇憨玲珑,更深露重,听着格外放荡妖 冶。

    关彦庭濡湿的舌舔唇瓣,抬眸,"怎么。”

    “关先生和我谈烟花饮食,背地里玩阴 的

    他蹙眉不语。

    我拽着他衣领,拖向自己,“贩毒潜艇的 舱片,是张世豪走私两点五吨毒品的证据,

    他撇不清,关先生待盟友表里不一,两面三 刀,你的信誉如此廉价,你和我讲夫妻?" 我松开一搪,似笑非笑摊手,“关先生想 恢复在我记忆中绅士伟岸的形象,舱片给我既往不咎,夫妻情分也不至一干二净。"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关彦庭漫不经心哦了声,他整理着我扯 得糜烂褶皱的衬衫,“沈良州用筹码交换了舱 片,暂时不在我这处。”

    翻腾的骤雨瞬间将我五雷轰顶,我愣在 距他咫尺之遥的桌沿,〃什么时候。"

    “半月前。”

    沈国安还在世,正被双规调查时。

    我踉跄瘫软,有一股猩甜哽在心窝,我 几番挣扎,勉强咽下,没喷溅而出。

    沈良州和关彦庭,从没反目。

    他们结得梁子,一则是沈国安,二则是 我。掣肘张世豪的大局当前,微不足道,他们 不为伍,也不为敌。

    事已至此,任何手段也难弥补超出我预 料的插曲,我故作镇定,“他索取吗。"

    关彦庭拂开我力量殆尽的无名指,"我不肯,他有法子强迫吗。”

    “关先生交换了他什么。”

    他不遮掩,“沈国安由我处置。"

    鸦雀无声,片刻我低低发笑,“狼心狗 肺,丧败天良。"

    关彦庭指节蜿蜒,隔着单薄的西裤敲击 膝盖,"我提醒过关太太,我可以让步,同僚 的歹念,我阻拦的理由呢。”

    “你不需阻拦。"我不放弃仅剩的希望," 你干预一二,省公安厅、检察厅、司法厅、中 级法院唯你马首是瞻,巴不得阿谀你,沈良 州是厅长,能僭越你的官衔吗?”

    他笑里藏刀,"张世豪和我非亲非故,我 为什么趟浑水干预。你的生死安危,与我息 息相关,你身陷囫囵,我一定出手。"

    我跌进他幽邃的曈仁,恍然大悟。

    张世豪不信袓宗,同盟是天方夜谭,而关彦庭享有我,风月之事彬彬有礼从不强 迫,官场稳中求胜弹无虚发,在局外人认知中, 是托付妻儿的绝佳选择。张世豪和他同盟, 也着了袓宗的道儿,关张澳门握手言和,袓 宗是幕后渔翁,他表现同关彦庭商议失利的 落魄,在港澳码头抛出橄榄枝,其实关张的 结盟是假的,浮于质表,沈关的结盟才是真 的。

    澳门收网,关彦庭姑且低调行事,袓宗 丧父,明着重振旗鼓,不较恩怨,效忠中央,

    暗着背水一战冲锋陷阵,他们在战役中各取 所需,各司其职,绞杀的是张世豪。

    我早有疑惑,怎就那么凑巧三人齐聚澳 门,想必沈国安来势汹汹威逼我屈服,袓宗 没少安插细作煽风点火,旁敲侧击,张世豪 走投无路,自然而然迈上关沈精心筹备的贼 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