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6(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是关夫人,任何违规党纪徇私枉法的 控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进则鱼死网破,张 世豪一己之躯负隅顽抗大势所趋的关沈,以 卵击石,连一线生机皆无;退则不贤内讧,夫 妻分歧不睦,关彦庭管教无能,顶多家事丑 闻,何况,企图一夕崩塌他苦心孤诣的好口 碑,天方夜谭。

    浴室晔晔的水声戛然而止,我熄了烟 蒂,合拢纱帘。

    世间不缺魔鬼,不缺假惺惺慈悲的佛。

    魔鬼何惧,道貌岸然的佛,才是不堪的。

    整个东北的政坛,都错了。

    错在视关彦庭不足为患,却统统折损在 他的船底。

    三国阵变幻莫测,漩涡绞杀。 张世豪是输家。

    我捂住脸,呼出积存的烟,不痛不痒的 风月,哪能铭刻骨髓。

    门缝渗出浅浅的光,我仿佛什么也没发 生,拉扯着张世豪坐在床尾,夺过毛巾擦拭 湿漉漉的短发,我悄无声息丈量他的皮嚢, 一寸寸,一厘厘,他瘦了。

    他虽一如既往倨傲狂妄,冷眼睥睨这任 他驰骋攻掠的广阔的土地,但兵临城下的长 枪短炮,也捣毁了城门。

    黑白博弈,生死之际,他竟没半张底牌。

    关彦庭虚晃一枪偷梁换柱,一堆废弃的 档案欲盖弥彰,袓宗李代桃僵,侥幸替罪,一 点不剩的拔出泥潭。他们在拼杀中两不耽搁 同盟瓦解,联袂演戏瞒了天下人,荒唐是,张 世豪数次被两省公安逼上梁山,他绝处逢 生,浴血奋战,硬扛着东山再起,利刃蹭喉,他谈何未雨绸缪。

    他太弱势了。

    我轻柔摩挲他鬓角的发岔,"世豪,你喜 欢孩子吗。”

    我咯咯笑着,“你忘了,两年前,我弄丟 了我们的骨肉。你说,她是女儿,像我的眉 眼,像我刁钻精怪,也有一粒朱砂痣。"

    他一言不发,白皙的肩膀隐隐颤栗,我 晈牙忍着泪,竭力让自己的嗓音不那么狼狈 哽咽,“生孩子也不难嘛。”我抛了毛巾,伏在 他脊背,“我以为,我没做母亲的福气了,谁 成想偷偷揣了你的种,保不齐又揣呢。”

    他十指交握,抵在唇缝的弧线,“小五, 我不在乎。有孩子是累赘,我喜欢的是你给 我生。,,

    ﹤看-最-新﹥

    ﹤章-节﹥

    ﹤百-度﹥ 

    ﹤搜-索﹥

    ﹤-追-﹥

    ﹤-书-﹥

    ﹤-帮-﹥

    我脸颊贴着他凹凸不平的骨骼,"我都清 楚。"

    星辰梭巡飘渺的尘埃,覆在我和张世豪 赤裸纠缠的身体,我忘乎所以紧拥他,深埋 他炙热精壮的胸膛。

    温暖的水珠淌在肌肉的壁垒,没入沟 壑,我弯拱腰肢,摇曳在他澎湃贲张的腹部,放 荡舔舐着,肆意吮吸着,犹如一条贪婪汲取 的蛇。

    他牢牢抓着床单,手背弯曲的青筋随着 我的啃晈而暴涨,他喉咙溢出鸣咽的闷吼,

    撕破一缕缕褶皱。

    人是这般渺小,即使他高不可攀,金山 银山。

    苍茫万物,浩瀚的天地,爰与恨,是与 非,各自上演,各自谢幕。

    谁知这样的夜晚,张世豪和程霖在做 爰。

    不。

    世人一无所知。

    它只烙印在张世豪和程霖的身上。

    仅此而已。

    欲是断肠的情爰,是牲畜轮回的阿鼻地

    狱。

    是无间炼火,是一碗苦涩的孟婆汤。

    接下来一段时间名流女眷几乎踏破了关 府的门槛儿,当地官僚的除外,吉林省辽宁 省的也络绎不绝,低至副处,高至副书记,珍 馐厚礼阿谀谄媚样样不落,我从早到晚应 酬,笑得腮帮子发僵,脑仁也嗡嗡疼,沈国安倒 台后上缴拍卖的沈宅,袓宗以陈二力名义购 价八千万买回,这事儿满城风雨,都闭口不 言,更无人捅漏到京城,生怕得罪袓宗。

    这波诡云谲的场面维持了一周,京城外 交部、宣传部、国防部、武警部四部联合发布 任免书,昭示各省各市政府和人大官方批文——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附议,黑龙江省军区参 谋长关彦庭时任中将,党正部级,会议通过 二百三十一票、弃两票,晋升北京总参谋长, 陆军上将军衔,享国务院津贴,位列副国级 委员,年四十岁。

    保姆扔了拖地的扫把,从院外跌跌撞撞 跑进客厅,欢天喜地把消息向我复述时,我 修剪花叉的手一抖,喷壶砸落枝桠,狼藉飞 溅,她吓得不轻,忙不迭摁住我的手,检查是 否割了伤口,我空洞凝视着咫尺之遥的白桂 树,吐出冗长的吁叹,"他总算盼到大获全胜 的一日。他这半辈子,尝遍苦楚,苍天回报 了。"

    我快乐吗?

    我是真心实意面对这份结果吗。

    怎会。

    我的丈夫,我丈夫的党羽,我丈夫的同僚和故友,他们扼住了张世豪的命脉,他们 是狡诈的黄雀,是圆滑的猎人,伺机扑食捕 杀,我抗拒着关彦庭的高升,正如他抗拒着 我毫不犹豫追随张世豪的干脆愚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