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6(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无法形容这一刻的感受,就像一列火 车疾驰在漫无边际的隧道,杳无音讯,它驶 向何处捉摸不透,目之所及,是一片混沌的 大雾模糊。

    保姆小心翼翼打量我神情,"夫人,您高 兴吗?”

    我扮作喜极而泣,"彦庭功高震主,我还 担忧他被京城忌惮,中央寻摸由头整治他, 把他踢出政坛,沈国安的案子,涉及的厅部 级高官,无非他和沈良州,老子死了,儿子能 不留吗。何必招惹非议,总有担骂名的,我低 估彦庭了,他功勋显赫,受基层爰戴,他平步 青云,是意料之中的事。"

    保姆比我激动,她完全分辨不出我语气 的落寞和恐惧,噙着热泪感慨,“关首长鞠躬 尽瘁,他没背景,没靠山,没优渥体面的出 身,被挫磨打压得还少吗?他翻盘了,往后只有 别人卑躬屈膝向他乞讨,他再不用看人眼 色,忍辱负重了。”

    我踉跄站起,和保姆一并进厨房,兀自 念叨着,"好事儿。煲他爰吃的桂鱼,赴京的 曰子迫在眉睫,正宗家乡的滋味,外省尝不 到。,,

    保姆喜笑颜开,"夫人体贴,关首长也算 美满了。”

    关彦庭晚上未归,一连三天,他都没在 宅子露面。

    保姆的电话几通十几通的追着,张猛和

    下属挡了,只说他交接公务,周旋各类会议, 无暇分身。

    我心知肚明,关彦庭躲避的并非我,而 是我无法无天令他为难的恳求。

    他晾着我,晾到我幡然顿悟,东北的天 变了,他懒得过问,也没理由干预,为我保全 张世豪,趟这滩荆棘丛生的浑水。

    我的耐性消磨得所剩无几,总算在关彦 庭上任仪式的早晨迎来了他。

    我们谁也不挑明,和谐平静得很,像往 常那样相敬如宾,张猛和保姆在一旁侍奉,

    我伺候他换上将的军服,他伸展双臂,魁梧 的轮廓巍峨挺拔,我理正崭新的帽子,铺平 内衫和军装的衣领,讲出我憋了几十个小时 的第一句话,"希望关参谋长信守承诺。"

    他漫不经心垂眸,扫过我憔悴的神色,“ 我的承诺,我遵守。其他,关太太聪明,你知 道求我是无用的。”

    我莞尔一笑,"你是最强悍的劲敌,你肯退让,张世豪岌岌可危的处境,好歹有喘息 的余地。”

    "喘息。"他意味深长重复,"很难了。”他 立在镜子前,我们透过澄澈的玻璃相顾,我 面无表情,他笑意浅淡,“是逃生的余地。"

    我脚底猛地趔趄,保姆眼疾手快拽住 我,我才堪堪站稳,关彦庭牵住我手,"澳门是 意外。卷土重来,虎视眈眈的两省不可能让 意外第二次揭开。”

    我仰面瞧着他,他帽檐镶嵌的熠熠国徽 在白炽灯下无比闪耀,"如果人生有回映,我 宁可自己从不认得你。”

    “这件事,我答应你不参与,一定不参 与。,,

    张猛低眉顺眼横亘在敞开的门缝,“关总 参谋长,别误了吉时。”

    庭院的车恭候良久,他乘坐了十几年的军用吉普换了车牌号,庚A81,中控台安装了 一盏警备,车顶棚镂空,警灯呼啸,这是北京 总军区司令部的标志,通天级的人物,东北 街头半世纪不见。

    典礼的伊始设在军部大楼,乘车仅是过 场,才几分钟,便在观礼台泊住。

    乌泱泱的坐席是一张张陌生又刺眼至极 的面孔,隐约

    礼炮鸣奏,礼花盛绽,十里长街繁华璀 燦,贺喜的官员成百上干川流不息,密密麻 麻肃立在道旁,七十二炮兵驾驶十五辆坦克 开路,三军仪仗持枪护航,海陆空军服英姿 飒爽,恍若画中。

    关彦庭气宇轩昂,踏上前排率队的狙击 坦克,阳光恰好不燥,投射在他无坚不摧铿 锵如钢铁的身形,他松开我的手,确切说,是 我主动松了他。

    他右臂一滞,唇边的笑纹敛去。

    西子说: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一定要领余额宝消费红包,额度更大!更大!更大!每天可领一个!

    我湮没在人山人海,与他一步之遥,却 谁也跨不过。

    省委政要携带的几名夫人见我没上车,“ 关太太,您怎还留在看客席了,您可不是我 们这队伍的了,别折煞我们,也别拉低您的 身价,关总参谋长的车,您得陪同呀。"

    她说着话便搀扶我推栅门,想将我送进 坦克,我不露声色抽出自己手臂,不卑不亢 云淡风轻,"我辜负了彦庭,也愧怍参谋长夫 人的名誉,我理该让贤,解除这段于他不光 彩的婚姻。他的身份得来不易,毁在我的种 种流言蜚语中,实在不划算。"

    我语出惊人,满堂宾朋愕然,他们面面 相觑,唏嘘声从四面八方涨潮蔓延,那名太 太大吃一惊,她盯着我,磕磕巴巴,“关太太,

    您在玩笑吗?”

    我和关彦庭感情不合的传闻,一丝一毫 也没有,突如其来的分道扬镳,落在旁人耳 朵里,的确像怪诞的笑话。

    我不置一词,最后一串响亮的礼弹,升 空幻灭为青色灰烬,视察巡游开始,武警开 路鸣枪,防弹摩托和铁皮警车夹道而行,弥 漫的弹药像两行白鹭直插云霄,张猛挥手示 意行进,轮胎刚挪动半尺,自始至终默不作 声的关彦庭忽而开口,“慢着。"

    浩荡的车队霎时止住。

    他目光灼灼望向我,幽邃的曈孔倒映着 我纷飞的裙衫,"霖霖,现在后悔来得及。"

    西子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