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7(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倒抽凉气,包厢的门正对着一池金鱼 喷泉,霓虹连绵,煞是好看。门因此敞开,竖 了一扇屏风,影影绰绰的轮廓投射在仕女 图,模糊不真切,也能辨认。

    炭火烹煮的茶壶暍了一半,他们先前商 议的我没听见,倒是气氛很诡异。

    关彦庭步步为营,挖坑请君入瓮,袓宗 似笑非笑,他端起茶盏,“关总参谋长弦外之 音,我听不懂。"

    关彦庭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沈厅长既 然不懂,你我也没什么好说。道不同不相为 谋,我摆了一条康庄大道在你睡手可及的位 置,你不走,怪不得我。w

    袓宗拂着杯盖斟酌,“关总参谋长直言不 讳。"

    “张世豪咽不下虎落平阳的恶气,况且他 留在澳门又怎样,我们依然猛追不舍,他安 生不得。倒不如凯旋而归,殊死一搏。兴许有 转圜,他该一清二楚,两厅不计数量的子弹 监控下,东山再起的几率,格外渺茫。沈厅长 把握时机,你需要做的——”关彦庭倾斜壶 嘴,源源不断的茶水注入碗口,他慢条斯理吐 出六个字,“烈火烹油,诛之。"

    袓宗何尝没抱着这份打算,可无事献殷 勤非奸即盗,他戒备扫视他,“你的目的。"

    作者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后者面带微笑饮茶,“张世豪穷途末路, 霖霖会来投靠我。”

    时过境迁,关彦庭已非屈居沈国安之下 谨慎恪守的他,他贪婪江山美人的狼子野 心,完全不加掩饰。

    袓宗轻嗤,"程霖跟我两年。她的执拗我 最明白。你恐怕等不到她求饶。"

    关彦庭食指横在唇齿,晃了晃,“衣食无 忧呼风唤雨的生活,培养人的怠惰,尤其是 女子。当张世豪一无所有,朝不保夕,不甘、 羞辱、欲望、统统萌芽,作崇。她或许是与芸 芸众生截然相反的女人,例外是,这份顽固 禁不起岁月摧残,可以改变。”

    他说罢松了手,托在掌中的杯子仓促摔 落,顷刻四分五裂,褐色茶水流淌蔓延在大 理石瓷砖,分明是英姿勃发的俊朗,倒映在 水汪汪的镜面,邪恶令人偟恐。

    "我一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如今动荡的 局势缓和,八方臣服,我赴京上任,沈厅长在 东北一己独大,你有多伟岸的凌云志,便有 多丰硕的果子。”

    我阵阵胆寒,关彦庭答应我不参与,原 来预备了后手,唆使诱惑袓宗下海,做他的 先锋军,马前卒,搅得风云乍起,张世豪丟盔弃甲,他再收割第二拨渔利,既是我。

    他犀利的言辞颇有胜券在握的架势,袓 宗执杯沉寂了好一会儿,“关总参谋长的心 肠,比我更黑。"

    关彦庭不恼不怒,"不狠毒,非君子。”他 指腹流连在陶瓷杯壁雕琢的花纹,“我不会出 马。不过沈厅长怎样凶残围剿,大肆杀戮,逼 张世豪弹尽粮绝,我一则袖手旁观,不沾不 碰,二则,不妨提供一些援助。舱片的分量不 够,张世豪在金花赌场和风月山庄的地下仓 库,我掌控了确切的方位。南北码头归沈厅 长之后,东西码头他的爪牙阿炳做了交涉, 供给他的货物出港,进闸口,分摊一笔租赁 费。,,

    他含笑,"够了吗?”

    袓宗舔着唇边沾染的茶叶,他显然也未 想到,关彦庭这么滴水不漏,阴招迭出。

    “你让我带兵堵截包抄,劫杀?”

    关彦庭老奸巨猾又斟了一杯茶,“沈厅长 自己的领悟,与我何干,我希望东北风平浪 静,国泰民安,这等血雨腥风,我闻所未闻。”

    作者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袓宗眯眼缄默片刻,“关总参谋长,伪装 温润如玉的君子假象窃夺了程霖,大功告成 还继续演吗。"

    “成了吗。”关彦庭不疾不徐反问,“远不 够。仕途的确如我所愿,饱暖思淫欲,情场我 该向沈厅长讨教。”

    袓宗冷笑,"我按照你的部署做这件事, 程霖对我势必恨之入骨,你一箭双雕,彻底 撅了我的念想,我和她死灰复燃的余地,好 计谋。,,

    关彦庭站起,将折叠搭在椅背的军装套 在脊背,他一边穿戴一边说,"省委书记的的宝座在那里摆着。沈厅长愿不愿掠夺,取决 你自己。我能推波助澜,你的功绩也要创立 给同僚看。言尽于此,沈厅长思量。"

    齐琪拉着魂不守舍的我藏匿隔壁门后, 关彦庭踱步走出,朝着电梯门而去,很快消 失在回廊。

     西子说

    记得领上面的支付宝红包哦,明天是袓宗结局,张世豪和程霖也有一半结局,后天开始张程的戏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